第二章敢撞大奔
loading...

十年前除了父母意外車禍身亡,還有什麽事故是妹妹關心的?


那時何婧剛考上大學,何芷正在讀大二。


“我也奇怪得很,不過何婧也沒再說什麽,這件事我也沒上心。那時候我正忙著一個過億標的的經濟要案,整天忙得焦頭爛額。現在好了,我可以有時間陪你尋找何婧了。你這次回來準備呆多久?是找到你妹以後還回曼哈頓嗎?”


“不,我這次回來定居不走了。這是去哪兒?”


何芷發現方向不是去市區的帝都酒店。


“我的別墅剛好裝修通風滿一年,環保達標,空氣指標絕對令你滿意。你別住酒店了,住酒店肯定沒有住家裏舒服。”


左岸嗬嗬笑著又望向後視鏡。


左岸的笑容還沒收攏,突然聽到一串激烈的摩托車馬達聲。


“嘎~”


“砰!”


“轟—”


刹車、碰撞、倒地。


一輛輕型摩托在左岸眼前劃過一道弧線,飛向了路邊的綠化帶。


左岸吃驚地張著嘴忘了說話。


何芷探頭望去,那輛摩托車倒地刹那,騰身躍起的人影敏捷得讓人來不及眨眼,頃刻間消失在綠化帶對麵。


“完了,完了!”


左岸反應過來,跳下車查看銀色大奔被撞的情況。


“從哪冒出來的混蛋,我的大奔也敢撞。”


左岸彎腰心疼地摸著被撞凹掉漆的車頭右前臉,馬上咬牙朝倒地的摩托車走去。


摩托車兩隻仰天的車輪嘶嘶地轉動著。


“車子撞得還不算嚴重。也不知那個人受沒受傷……”


何芷驚奇於那個人的身手,望著綠化帶對麵卻已看不見半點人影。


“哼,好家夥,冤有頭債有主,讓我找到那家夥可有得他受罪。肇事還逃逸,夠他喝一壺的。”


左岸對著倒地的摩托車拍了幾張照片,臉上露出勝利者的微笑。


何芷看見摩托車上噴的廣告字,終於明白左岸為什麽要笑了。


“芙蓉嶂別墅物業管理處巡邏車”。


左岸的別墅在芙蓉嶂最深處,臨湖靠山,風景優美裝修簡約精致。


何芷站在落地窗前,望著遠處樹林掩映下的湖水,眼前卻是與妹妹何婧相處的一幕幕往事。


左岸端著剛煮好的麥片送到何芷手裏,順著她的目光望向湖水對岸。對岸是芙蓉嶂一期別墅區,十五年前建成的別墅已顯出陳舊。


“你肯定累了,喝完麥片上樓睡覺倒倒時差吧。”


左岸正說著話,他的手機響了。


看到來電號碼,左岸馬上按下靜音不與理會。手機屏幕熄滅不到一秒,鈴聲再次響起。


何芷抬起眸光看著左岸,那意思如果因為她在讓左岸不方便接聽電話,她可以回避。


“不不,你不用回避。我對你沒有秘密。”


左岸急忙解釋,打電話的是個追求他的女生。最近兩年他的桃花太旺,特別是今年被市裏評為“十佳青年律師”以後,追著他的女生數不勝數。


“她們哪裏是看中我的人才,一個個的都是看中我是律所的合夥人,以為我是鑽石王老五啦!”


“你做了你爸律所的合夥人?郵件裏沒聽你提起過。”


“這個也沒什麽好提的,不然你會以為我在炫耀。”


手機鈴聲又頑強地響起。左岸朝何芷無奈地聳聳肩接起電話,幾句話打發了電話那邊的女生。


“被不喜歡的女人糾纏,真是讓人心煩啊!你先休息,我去找那個混蛋算帳,撞了我的大奔還逃跑,我得讓他賠得傾家蕩產。”


左岸走了,屋裏頓時顯得冷清。何芷一絲睡意也沒有,隨手打開電視。


女主播語速飛快地播報午間焦點新聞:“新晉脫口秀女王趙雪芬在電視台演播廳現場中毒身亡,目前警方正在現場勘察。趙雪芬的丈夫已趕到現場配合警方工作。可能是什麽原因導致趙雪芬死亡,下麵我們來連線現場記者,聽聽趙雪芬的同事和朋友們怎麽說。”


畫麵切換,現場男記者舉著麥克風隨機采訪脫口秀演播廳的其他演員。有人低頭無視記者躲開,有人對著攝像機一臉憂傷。


“趙雪芬新婚剛度蜜月歸來,今天是她第一次跟我們錄節目。沒想到她會倒在台上……她那麽年輕,那麽風趣幽默,那麽友善,整天笑嗬嗬的,喜歡的她的粉絲那麽多,她竟然就這麽沒了。我的耳邊到現在還響起她倒地時麥克風發出的滋滋聲。”


男演員聲淚俱下說完雙手抱頭哽咽不已。


記者又采訪節目組導演。


中年女導演連連歎氣說:


“趙雪芬是從穗城走出去的大明星,隻要家鄉召喚,她從來不講報酬馬上回來幫忙。雪芬是咱們穗城的財富,我實在無法相信雪芬那麽可愛的人會被人下毒殺害。警察一定要嚴懲凶手,一定要盡快破案,絕不能讓凶手逍遙法外。”


……


電視畫麵轉到警局大門口,左岸穿著灰藍高級西裝的身影在電視現場主持人身後一晃而過……電視聲音顯得嘈雜讓人心煩意亂。


何芷拿起遙控器關閉電視,從茶幾上拿起從警局帶回的資料又一字一句研究起來。


大門響,何芷把手裏的資料放到一邊,起身迎向左岸。


在這裏她是客,左岸是主,起碼的禮貌周到要有。


左岸興衝衝地走過來。剛才他去物業管理處找到騎摩托車撞他奔馳的家夥了。


“那小子叫柯楊,在物業公司做保安隊長。現在恐怕是躲起來了。打他手機關機,他在物業登記的住址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不知道他入職使用的身份證是不是真的,我拿了一份他的身份證複印回來。


隻要他敢露麵,我保證讓他吃不了兜著走。那家夥說不定還是一個有前科的墮落青年,物業公司聘用他做保安隊長簡直是引狼入室。”


左岸扇著手裏灰白的身份證複印件。身份證上的照片大多數難看,複印件照片上的男人看著更顯得凶悍。


“你的車應該買保險了吧?”


“當然買了保險,不買車輛保險哪敢上路。我已經報了保險,今年第一次報保險不用出現場,下午就可以把車送去4s店修理。不過我買車的那家4s店有點遠,當時是看朋友的麵子在那裏買車的,日常保養維修去那裏真是不太方便。”


左岸拿出手機查詢附近的修車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