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姐姐歸來
loading...

夜,霧濃得化不開。


無風,灰亮的水麵上卻蕩開一圈又一圈漣漪。


墨色海草在漣漪的漩渦裏,飄飄蕩蕩反轉往複漸漸散開,慢慢露出一張白得刺眼的臉龐,一張女人的臉龐。


女人雙目輕合,唇角微揚,在水麵浮沉不定。


女人的臉突然近前,瞪大雙目張開口唇,鼻子額頭幾乎貼在了何芷的臉上。


何芷猛然驚醒。


眼前一片漆黑。伸手摘下紅絲絨眼罩,眯眼盯著麵前坐椅靠背,心髒依然劇烈地悸動著。


伸手摸臉,冰涼濕漉的感覺,掌心似乎能看見細小的水珠。如此真實的夢境連續幾天出現,攪得她心情忐忑不能安眠。


“請問女士有什麽能幫到你嗎?”


金發碧眼的空姐彎下纖細的腰肢,關切的目光落在何芷沁出細密汗珠的鼻尖。


何芷搖頭表示感謝,拉起掉落在胸前的線毯,嚴實地圍在下巴上。


這裏是國際航班頭等艙,柔和的燈光,清新的香氛,寬敞舒適的座椅,無不讓人身心放鬆愉悅。


何芷微閉上眼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試圖驅趕心底裏的不安。此時她本應該躺在曼哈頓高級公寓舒適的大床上,為第二天精神充沛地走進金融大廈工作補充能量。


廣播響起溫馨提示,飛機即將在四十分鍾後落地。


何芷打開窗邊遮陽板,晨光下山巒河川村落漸漸變得越來越清晰,久違的城市輪廓讓她激動地抓住了窗框。


穗城,我回來了!


妹妹,我回來了!!


國際航班到達大廳。


何芷拉著二十八寸碳纖維旅行箱步出閘口,透過墨鏡看見一個男人正對她招手。


左岸一手捧著一把白色洋桔梗,一隻手朝何芷興奮地揮舞著。


“天啊,你終於肯回來了。”


十年未見,何芷還是左岸記憶中的模樣。就算何芷黑超遮麵,他還是一眼就能認出她。


“左岸,你應該早點告訴我何婧不見了。”


妹妹何婧失蹤一個月了。三天前左岸通過電子郵件告訴了何芷。


“我也沒想到何婧會失蹤這麽長時間,當時也是怕你擔心。”


左岸伸手緊握何芷的手,又趕忙把手裏的鮮花送給何芷,殷勤地接過何芷的旅行箱快步送去銀色大奔後備箱。


“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何婧應該不會有事。”


左岸從後視鏡望向何芷。


左岸和何芷在一個社區長大,何芷是學校有名的校花,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全年級前三名。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左岸對何芷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既渴望和她接觸,又怕和她接近。直到左岸複讀一年,以優異成績考上大學和何芷成為同級校友,他才有了和何芷做朋友的底氣。


“帶我去警局吧,我要了解一下我妹失蹤的情況。”


左岸趕忙打方向盤轉向另一條街道。


“脫口秀女王趙雪芬在演播廳現場中毒身亡,警方正展開調查……”


左岸想調一個音樂台讓何芷感受一下鄉音,沒想到收音機裏播報的新聞讓他吃了一驚。


警局門口擠滿了各路媒體人,有拿手機拍直播的,有對著架起的攝像機現場播報的。亂哄哄的人群,七嘴八舌的聲音,每句都能聽到趙雪芬的名字。


何芷跟在左岸身後好不容易擠進人群堵塞的大門,又被守門的保衛攔住說什麽不讓他們進去。


左岸亮出大律師身份,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帶何芷走進警局。


“何婧失蹤是她丈夫報的警。警隊領導非常重視,成立了專案組調查偵破。經過一個星期的調查取證,證明何婧是有預謀地離家出走。從她的網絡聊天記錄裏,我們發現她有一個網上情人。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何婧應該是和情人私奔了。大致情況就是這樣。”


負責接待的女警保持著職業耐心和嚴肅。


“什麽叫如果沒有意外,如果有意外呢?你們警察怎麽能這樣查案?”


何芷控製著情緒,聲音冷靜字字紮人。


“偵破失蹤案的原則不該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對不起,警局現在很忙,該向你們家屬盡責的工作,我們都會盡力去做,也請你們體諒警局的警力有限。隻要失蹤人沒找到,我們都會繼續追查下去。失蹤人口資料庫長期保持更新,會隨時比對失蹤人。”


女警剛說完話,馬上被同事叫出會議室。女警站在會議室門口,抱歉地請何芷和左岸離開。


“等等,請讓我看看你們搜集的我妹和情人私奔的證據。”


何芷盯著女警的眼神讓人不容置疑。


女警猶豫了一下,回頭讓同事幫忙取何婧失蹤案的相關記錄,然後交給何芷。


何芷坐在車後座上認真地翻看著何婧的網絡聊天記錄。打印出來的聊天記錄有厚厚的一遝,時間都集中在三個月前。


“有什麽發現嗎?”


左岸看了一眼後視鏡裏的何芷,小心地問。


何芷從最近的聊天時間看起,一字一句地默讀,再閉眼沉思。


看著何芷彎起的嘴角和皺起的眉頭,左岸不敢再問話了。


看完資料,何芷雙手按壓著太陽穴,腦海裏反複拚湊那個網名叫“豪帝”的形象。


毫無疑問豪帝在勾引何婧,鼓動何婧離開丈夫享受人生……


“你最近一次見到何婧是什麽時候?”


何芷突然問。


“哦,是她再婚的婚禮上。”


左岸說完,馬上意識到他說漏了嘴,回頭看向何芷,馬上補充道:


“何婧和藍浩離婚兩個月後再婚,也就是半年前。大家都說何婧是閃婚,不過何婧再婚的丈夫確實符合她的審美,就像是從動漫裏走出來的人物。聽說那個男人是做自由職業插畫師的。”


“……”


左岸的話無疑像一道晴空霹靂擊中何芷,瞬間讓她的大腦不能思考。


“不過一個月前,應該是何婧失蹤的前一個星期,她打我電話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她說如果發現十年前的事故是謀殺,能不能申請立案。


我說隻要有確切證據當然可以報案。不過都過去十年了,凶案現場早已無影無蹤,要立案肯定很困難。不過刑事案畢竟不是我的專業,我的答案隻能做參考,具體還要看警方的規定。”


“哦?”


何芷的心再次被震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