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故居
loading...

眼前的情景如此熟悉,好幾次出現在她的夢裏。何芷的心裏咯愣一下。


風搖樹影,霧氣瞬間消散,被雲遮住的彎月露出身影,倒映在湖麵上灑落無數點碎銀……


許是真累了,從不睡懶覺的何芷起床時已經九點多了。


芙蓉嶂離市區有些路程,何芷擔心延誤了和伍彤州約定的時間,匆忙梳洗拎包下樓直奔門口,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才發現客廳有人。


望著沙發旁站著的女人,何芷並不認識。


“何芷,你不認識阿姨了?我是左岸的媽媽。看來我是真的老得不能見人了。”


十幾年沒見,左岸的媽媽確實讓何芷認不出來了,昔日苗條的身材發福已不見腰身,瓜子臉變成了多肉的圓盤臉。


“伯母好,我趕時間出去辦事。”


何芷點頭禮貌地說道。


左岸的媽媽笑著點頭,卻又忍不住說,左岸前兩天讓家裏的保姆過來打掃衛生,又采購了一大堆家居用品,她估計左岸突然要搬到別墅住,可能是談了女朋友要同居。


左岸的媽媽意味深長地望著何芷,見何芷麵色平靜,深以為海歸女見過世麵就是不一樣,若是換成一般姑娘,早就麵紅耳赤過來討好她了。


“他爸說,左岸昨晚喝醉了,讓他回家他非要趕回別墅,早知道有你在,我也不用擔心一整夜了。今天大早上還特意跑過來看看。真沒想到,你們是什麽時候發展成戀人的?其實阿姨老早就看好你的,那時你……”


這誤會可真是大了,何芷卻沒時間向左岸的媽媽解釋。聽見院門外有人按門鈴,估計是柯楊來了,便禮貌地向左岸的媽媽告辭,快步出門,果然看見柯楊站在院門口。


柯楊昨天騎著破自行車,今天開來一輛破吉普車。


何芷二話沒說直接坐到了副駕駛座上。


“你家大奔應該兩三天也能修好了。我這破車代個步找人還成,讓你坐這車受委屈了。”


“哪那麽多講究。”


“行,那咱們就效率第一,路上我跟你說說我的尋人想法。”


十年前柯楊剛入職做偵警,碰到的第一樁案子就是家庭主婦失蹤案。


本市一位全職主婦深夜離家出走,至今人也沒有找到。


何芷沒想到她竟然揀到寶了,柯楊曾經還做過刑警辦過案。


“那樁案子和你妹妹的這個案子很像。”


“哦,那你為什麽沒有破案?”


那時何芷的父母突然身故,何芷並沒有關注過本市新聞。何況死者隻是一位家庭主婦,不可能像公眾人物一樣得到媒體的過多關注。


“瞧你不懂了吧,刑偵辦案哪是一個人能辦成的。案子不破也不能怪到我一個人身上。當然了,後來隻要我經手的案子沒有破不了的。所以那樁失蹤案才讓我記憶猶新耿耿於懷啊!”


柯楊歎息著,又用力踩油門,嘴裏嘟噥著要報廢的車確定不好開,但凡有點錢都不會開這種車受罪。


柯楊的嘮叨抱怨,讓何芷察覺出一絲緊張的意味。十年前的失蹤案何芷並不關心,她隻關心妹妹何婧能不能找到。


“警察說那個網名叫豪帝的男人使用的是虛擬地址,查不到他具體的位置。我覺得隻要找到那個豪帝,應該就能找到我妹妹。”


“……”


柯楊咂咂嘴沒有接話。


“豪帝一定長得很帥。”


“為啥?”


破吉普車加速發出轟轟河馬似的吼聲,柯楊的聲音被淹沒。他扭臉看了何芷一眼。


何芷盯著前麵的高架橋轉彎繼續說:


“我妹妹從小就是顏控,隻要她看著喜歡的就會想要得到。那個豪帝一定和我妹妹視頻過,不然我妹都不會和他在網上聊那麽久。”


“我看資料上顯示他們在網上聊了三個月,那算久嗎?”


“我妹妹再婚隻用了兩個月。”


何芷微皺起眉,神情說不出地冷清。


“認識兩個月閃婚?女人真是善變啊!”


柯楊吹了一聲口哨。


何芷的餘光瞪了柯楊一眼。有求於他,暫且忍他。


二樓東側的四個窗口都拉著窗簾,屋子裏的人似乎還未起床。裝著防盜網的陽台裏垂下幾枝盛開的桃紅三角梅,給整個灰色的建築增添了一抹生氣。


何芷望著那個垂花陽台心情無法保持平靜了。這裏裝滿她花季青春的記憶。


“這個樓得有二十多年了吧。”


柯楊總算找到了停車位停好車,大步朝何芷走來,見她仰臉注視著二樓陽台,隨口說道。


“剛好二十年。”


何芷依然望著二樓陽台。


“房子老是老了點,不過像這種地段好樓距寬又是學位房,在穗城應該很搶手。”


何芷扭頭瞅了柯楊一眼沒有接話,徑直朝樓門前走去。


柯楊咧嘴無聲地笑了一下跟上了何芷的腳步。


一樓至二樓的樓道牆麵刷得雪白,樓梯轉角的窗戶也擦得很幹淨,沒有一般老樓的破舊灰暗。


何芷在201門口站定,朝三樓掃了一眼,三樓樓道的牆麵就呈現出破舊和汙漬。


何芷估計是妹妹在半年前結婚時重新裝修老宅,連樓道也粉刷了一遍。


門鈴響過一遍,屋裏傳來踢踏的腳步聲。


何芷在車上已經像柯楊介紹了此行的目的,和何婧再婚的丈夫見麵,尋找可能的線索。


聽說何婧和前夫離婚兩個月後再婚,柯楊並沒有顯出吃驚。可是聽說何芷並不認識妹妹的再婚對象,甚至連照片也沒有見過,柯楊顯得很吃驚。


做為合作夥伴,柯楊希望有關何婧的情況事無巨細何芷都要告訴他,這樣他才能盡快幫她找到何婧。


何芷說了她和妹妹很多過去的故事,包括父母身故以後姐妹倆相依為命,她把家裏的大部分財產都留給了妹妹,獨自出國讀書打拚。對妹妹感情這麽深的姐姐,卻不關心妹妹再婚,這顯得有些說不過去。


柯楊盯著何芷的紅底高跟鞋看,能穿這麽奢侈高跟鞋的人應該不會舍不得買機票回家參加妹妹的婚禮。


“吧嗒”一聲門鎖擰開,防盜門打開一道縫。


柯楊趕緊收回目光望向門縫裏,卻沒看見人。


“你是豆豆吧?”


何芷彎下腰摸了摸小女孩毛絨絨的頭發。


豆豆探頭看著何芷,一臉好奇地樣子。


“我是你媽媽的姐姐,你的大姨。”


何芷伸手從包裏掏禮物準備給豆豆。


豆豆卻猛地關上防盜門,扭頭趿著男士拖鞋朝屋裏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