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網友寄來的禮物
loading...

柯楊投來的目光表示黑臉已經唱完了。


何芷朝前挪了挪身體,端起茶幾上的茶杯,目光落在茶水上,像是斟酌茶葉的品種,不緊不慢地問:


“我看過警局的記錄,你覺得何婧會和男人私奔嗎?”


何芷的語氣不帶一絲感情,好像在說一件公事。


伍彤州似乎早有準備,馬上說他把知道的情況和發現的情況都告訴警察了。何婧近幾個月行為反常,時常半夜還在網上和人聊天。他偶然看到了那個人的網名,估計那個叫豪帝的網友把何婧騙走了。


“你相信何婧和網友私奔了?”


何芷緩緩喝著茶,不讓伍彤州覺得她在逼問。


“很難不讓人懷疑吧。”


伍彤州咬了咬嘴唇。


“你們結婚也才六個多月吧?”


何芷抬起眼眸,清冷的目光讓伍彤州不敢直視。


“嗯,對,我們結婚到今天正好一百九十九天。”


伍彤州籲了一口氣,架起的雙腿交換了一下位置,看著自己的腳尖繼續說:


“以前何婧被保護得太好了,從來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凶險。我勸過她不要輕易相信網上的陌生人,在網上能聊得來的不代表是好人,現實中也許是個騙子或者殺人犯。可是何婧不聽我的,還說我不該幹涉她的自由。我哪有幹涉過她的自由,她是嫌和我二十四小時呆在一起有些厭煩了吧。”


“兩情久長時,豈在朝與暮。”


柯楊隨口說道。


“……”


何芷瞥了一眼柯楊,這時聽到這句怎麽都覺得像風涼話。


柯楊咧嘴微笑與何芷對視,然後開始環顧四周。


“婚姻確實是愛情的墳墓吧!”


伍彤州眯眼按著太陽穴,神情顯得很痛苦。


“豆豆快四歲了吧?如果何婧還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你打算怎麽辦?”


何芷望著對麵三屜櫃上的一張全家福,照片上何婧笑得像個大明星,靠在身穿白色休閑裝的伍彤州身上,伍彤州雙手抓著坐在他肩膀上豆豆的雙腳。豆豆梳著兩根衝天小辮,雙手揪著伍彤州的耳朵,好像一個玩具娃娃。


幸福養眼的一家人。


何芷眼睛有那麽一瞬間發花,看著照片上的伍彤州好像看見了藍浩。


“豆豆和我在一個戶口本上,她叫我爸爸,她就是我的女兒。我不明白你說的怎麽辦是什麽意思?”


伍彤州的話瞬間讓何芷無語了。


難道她要說讓豆豆回到親爸藍浩的身邊嗎?一個女孩子跟著繼父生活畢竟不太好。


“我看豆豆可以先放在大姨身邊帶著。長姐如母,大姨和豆豆的媽媽長得那麽像,這對孩子來說也是一個安慰。”


柯楊聽出伍彤州話裏的火藥味,連忙嗬嗬笑著打圓場。


“我不要離開粥粥爸爸,我哪也不去,我就要和粥粥爸爸在一起。”


豆豆突然從走道裏閃了出來撲進伍彤州的懷裏,一邊大聲哭訴,一邊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柯楊。


奶聲奶氣的聲音帶著哭腔,聽得人心裏不是個滋味。


“豆豆乖,豆豆哪也不去,豆豆跟爸爸在一起。”


伍彤州捋著豆豆散落下來的頭發,溫和地哄她去屋裏畫畫,如果畫累了可以打遊戲。


“小孩子不能偷聽大人說話,偷聽是不好的行為。豆豆哪兒也不去,爸爸不會把豆豆送走的。”


在伍彤州的一再保證下,豆豆終於止住哭聲,抹著濕漉漉的毛絨大眼睛,一步兩回頭地回去自己的小屋。


柯楊受不了這種氣氛,也覺得沒有再問下去的必要。他朝何芷努嘴,何芷的目光卻故意避而不見。


柯楊走到三屜櫃前拿起相片在眼前打量,好像眼花看不清,又特意把照片拿到陽台看。


目送豆豆進了房間,伍彤州轉頭朝何芷尷尬地笑了笑。


“小孩子就是這樣,誰能跟她玩她就覺得誰好。何婧在家的時候豆豆也不願意跟她在一起,何婧喜歡玩手機打遊戲,豆豆跟我的時間就比較多。我的生活比較單調,畫畫既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愛好。豆豆喜歡畫畫,我想好好培養她。我學畫比較晚,初二時意識到我的文化課成績想考上好大學很難,我爸決定讓我學畫畫考藝術學院。我沒天份,畫畫全靠勤能補拙刻苦努力。豆豆畫畫就比較有靈氣。”


說到豆豆伍彤州的臉上不自覺地揚起笑意,看見何芷若有所思的臉,伍彤州又斂去了笑意。


“都這麽長時間了,警察那邊一點線索也沒有,我都要急瘋了。何婧應該不會離開穗城,她那個網友的注冊地址也是穗城的,他們肯定躲在某個地方。”


“噢對了,那個網友給何婧寄過幾次禮物,我去找給你們看看,說不定能查到什麽線索。”


伍彤州起身去三屜櫃裏翻找,拿出幾個沒有拆封的快遞盒子。


“就是這幾個了。”


伍彤州把快遞盒準備交給何芷,見柯楊走過來便遞給了他。


柯楊伸手掂了掂盒子的份量,奇怪地望著伍彤州。


“你看過了是什麽東西?”


快遞盒有打開又重新貼好的痕跡。


“我沒看,我那時沒想過翻看何婧的東西。夫妻之間要相互信任。”


“難道你不好奇那個男人給何婧寄了什麽?”


柯楊上下左右翻看快遞盒,隨口說道。


“沒什麽好奇的。我也是今天看見你們才想起來這個事。上次警察過來應該拆開快遞盒查看過了。”


“那你為什麽肯定這幾個快遞就是何婧那個網友寄過來的?”


“快遞盒上有標注。”


就在伍彤州回答時,柯楊已經看到四個快遞盒上都有同樣的落款“hd”。


“豪帝。”


伍彤州盯著柯楊的動作,眼神充滿期待的樣子。


聽伍彤州的意思可以拆開快遞,柯楊也不客氣,一口氣把四個快遞都拆開了,把盒子裏的東西都拿出來擺在了茶幾上。


柯楊交叉抱著左右手肘,盯著茶幾上的四樣物品:一盒天然葉片刻畫書簽,一個古風麵具,一把墨字金漆紙扇,一隻白鋼刻著“z”字形花紋的寬邊圓耳環。


網友之間送這樣的禮物也算禮輕情意重。


發現禮物沒有太多破案價值,柯楊又抓起快遞盒研究起來。


伍彤州的目光一直追隨著柯楊,呼吸都明顯變得短促一些。


何芷冷眼注視著一切。


柯楊放下快遞盒又拿手機對著快遞單拍照,最後把快遞盒放到茶幾上,問伍彤州要不要把東西再裝回去。


伍彤州連忙說“不用”。


兩個男人的目光齊齊落在何芷的臉上,那意思看她還有什麽話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