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古怪的男人
loading...

走進院子,伍彤州撥開門旁的雜草,露出一個破角的紅泥大花盆,在花盆底座裏掏出一把鑰匙打開了門。


“十年來別墅鑰匙一直放在花盆底下,方便我媽有一天回家進門。”


伍彤州的話讓柯楊聽得有點感動,可是看伍彤州的神情,不知是不是宿夜未眠眼神不濟,竟然覺得伍彤州的神情透出幾分恨意,眼角還微微抽動了兩下,顯得十分怪異。


柯楊和伍彤州在三樓的破窗邊露出了臉,柯楊朝站在院門口的何芷揮了揮手。何芷點了點頭,拉著豆豆轉身朝自己的別墅走去。


豔陽風輕,湖麵波光粼粼像麵鏡子。豆豆好奇地盯著湖水,看樣子很想過去玩玩。


“想去湖邊玩嗎?”


何芷俯身柔聲問道。


小孩子要善於表達自己的思想,這個年紀正是養成性格的時候。


“嗯。”


豆豆怯怯地抬頭看著何芷。


何芷笑著說:“豆豆不用怕,心裏想什麽就勇敢表達出來。豆豆是最棒的!”


何芷邊說邊領著豆豆準備往前麵不遠的湖邊親水碼頭去玩水,發現豆豆停住腳步不走了。問她怎麽啦她也不說話。


剛剛明明是誇她,哪有小孩子不喜歡誇還垂頭喪氣的樣子。


“豆豆不喜歡大姨是嗎?為什麽不理大姨?”


豆豆使勁搖頭。


“那豆豆是因為什麽不想去湖邊玩呢?”


何芷蹲下,雙手扶著豆豆細小的肩膀,歪頭看著豆豆的眼睛。


豆豆的眼睛竟然含著淚,嘴角扁著好像強忍著不哭,這可把何芷嚇了一跳,把豆豆摟進懷裏撫摸著她的頭。


豆豆在何芷的懷裏抽了幾下鼻子,然後掙紮著站直。


“粥粥爸爸說我媽媽不愛我了,我媽媽不要我了,她走了再也不回來了……”


忍了半天的眼淚撲簌撲簌地成串地掉了下來。何芷再次把豆豆摟進懷裏,一邊給她擦淚一邊安慰她,世上隻有媽媽好,豆豆是媽媽掌心裏的寶,愛也愛不夠……


終於把豆豆哄得破涕為笑,緊緊拉著她的手往湖邊碼頭走去。


湖邊碼頭原先有商戶承包做遊船業務,因客源稀缺最後生意賠本不幹了。


延伸到湖水裏的寬闊石階可以看見小魚遊來遊去。


豆豆伸手抓小魚,不一會開心地咯咯笑。


看著豆豆倒映在水裏小小的身影,何芷的眼睛有些發澀,何婧如果真的出了意外,豆豆該怎麽辦?


一輛黑色豐田緩緩駛來,經過碼頭時停了一下,看見何芷和豆豆在玩水,又緩緩開走了。


豐田車開得越來越慢,終於靠著湖邊棧道停了下來。


一個男人下車快步走到湖邊圍欄前,探身朝湖水望了一眼,又回身走到車後,打開後蓋拿出一把粉紅百合花,再回到圍欄邊。


看著男人把粉紅百合扔進湖裏,然後雙手合十閉目念念有詞的樣子,何芷舉起手機拉近鏡頭拍照。


男人突然睜開眼朝何芷望來,何芷趕忙伸直手臂對著手機擺拍,看起來好像在自拍。


男人又望向湖麵似乎有些失神。


這時有車駛來,男人警覺地轉身急忙上車,掉轉車頭方向疾馳而去。


何芷調出照片放大,高清放大後的影像裏,男人臉上的每一根細紋和頭上的銀發都絲毫畢現,看樣子有五十多歲了。往湖裏扔花撒氣那是年輕人被放鴿子的幼稚行為,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這樣做就顯得比較古怪。


何芷來不及細想,發現豆豆已經走到了最後一級石階,兩隻小腿都沒進了水裏,再往前一步就掉湖裏了。


看孩子一點也不能大意。


何芷驚出一身冷汗,趕忙帶豆豆回去換衣服。


回到家才發現當時隻顧著哄豆豆出門,竟然忘了給豆豆帶換洗衣服。與其和伍彤州回去拿豆豆的衣服,不如現在就去商場買。


何芷從商場出來收到左岸的信息要地址,何芷把別墅地址給左岸發了過去。等她拎著大包小包衣物牽著豆豆從出租車下來,柯楊正靠在院子門口曬太陽。


“就知道你去逛商場了。伍彤州想起來沒給豆豆帶換洗衣服,他想一會送來,我說你肯定會買新的,讓他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何婧失蹤的這些天他應該沒睡過一個好覺,剛才我問話時他反應比較遲鈍,不知是不是裝成大智若愚。”


柯楊俯下身捏了捏豆豆的下巴,繼續說:“豆豆,大姨給你買了這麽多好衣服,你說大姨好不好?你喜歡大姨嗎?”


“大姨好,喜歡大姨。”


豆豆如實回答,粉圓的臉蛋笑得還有點不好意思。


柯楊順勢把豆豆抱起來,跟在何芷身後上樓。豆豆看見柯楊屋裏大床上掛著的粉色水晶簾,激動地拍著柯楊肩膀要下地。柯楊放下豆豆,豆豆馬上跑去大床抓水晶簾玩。


“伍彤州嚇唬豆豆媽媽不愛她不要她了,豆豆害怕,不敢離開伍彤州半步。”


何芷收好豆豆的衣服,發現柯楊聽她說話沒有回應,回身發現柯楊雙手抱肘靠在門框上,似乎一直在欣賞她的身材。


“柯楊,你有什麽想法?”


何芷冷下臉。


“伍彤州應該不是嚇唬豆豆,他應該是知道何婧回不來了。他是想讓豆豆徹底忘了何婧,和他一起生活。”


柯楊嗬嗬笑著鬆開一隻手然後托在下巴上,又繼續說:


“剛才在他家裏,伍彤州似乎不願意走進三樓那間主人房,看見整齊的床鋪和陽台上的小白鞋也沒有覺得驚訝。我建議他向物業報警,以後保安會格外關注他家動靜,他不想多此一舉。”


“你的意思是?難道昨晚上跳湖逃走的人是他?”


這時隔壁房間傳來豆豆的驚呼聲。柯楊比何芷搶先一步衝進房間,看見渾身纏滿珠子的豆豆,兩個人哭笑不得。


豆豆越掙紮,柯楊和何芷越難以解開纏在她身上的珠子。


水晶珠簾質量上乘想扯斷是不可能的,屋裏又沒有剪刀,隻能耐心一根一根去解開。


兩個人脫鞋上床一人負責一片,嘴裏哄著豆豆乖不要亂動,手裏不停扯著珠子解開打死的結結。


“我的龍仔仔。”


豆豆這時想起她的綠恐龍公仔不見了,踢蹬著小腿從一片珠子的空隙裏鑽出來,不等何芷說話,跳下床鑽到了床底下尋找恐龍公仔。


何芷被豆豆站起來帶到的珠線纏到了手臂,柯楊伸手幫忙去拉扯,何芷下意識地向後挪了挪。這時柯楊已經抓到了何芷手臂上的珠線,沒提防被何芷向後的力道帶了一下,俯身之間急忙撐住了床墊,何芷卻失去平衡向後倒去。


“你們兩個,大白天的竟然幹這種事!”


左岸氣急敗壞地站在門口,顫著右手食指,指著床上姿態曖昧的柯楊和何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