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跟傅修遠正配
loading...

不過,他終究是什麽都沒有做,隻是這樣靜靜地欣賞著,珍惜著。


……


時瑾次日一早醒來,才看到姚嘉鴻發來的微信,回道:“隨便看到的。”


姚嘉鴻信了才怪。


他全網都找遍了,都沒有找到資料。


博物雜誌也不是一個具體的人,而是由多名專家團隊組成的,才會給出權威解釋。


隨便看的?時瑾她隨便在哪裏看到的?


不過,姚嘉鴻倒是勾起了唇角,這份工作,他現在開始有興趣了!


時瑾換上了短發,妝扮成司錦的樣子,今天該是她去醫院看傅荷宴傷口恢複的日子。


她很快出門,直奔醫院。


傅荷宴正言笑晏晏地跟護士聊天,眼睛一邊不停地朝著病房門口張望:“司醫生怎麽還不來啊?”


“我也不知道。她不是我們醫院的醫生。”護士搖頭。


傅荷宴知道她不是。


不過這不影響她對司錦的信任,這兩天廖醫生和理查德每天輪流來看她幾次,就是想從她的傷口上看出點端倪,順便打聽一下司醫生的事情。


當然,傅荷宴將他們全部都給打發了。


不是她不想說司醫生的事情,而是她……也還不知道這位司醫生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片刻後,門口響起清淺的腳步聲。


傅荷宴頓時來了精神,“是司醫生來了嗎?”


時瑾聽到聲音,便沒有敲門,直接推門而入:“傅小姐,我今天是來給你瞧瞧傷口的。”


“好。”傅荷宴的聲音恢複了前段時間的熱烈和高亢,一聽就知道她恢複得不錯。


不過,時瑾保險起見,還是接過她的手,細細地觀察。


傅荷宴也在觀察她的模樣,眼前的女孩兒,雖然帶著醫用口罩,但是露出來的眉毛精致幹淨,眼眸清澈有神,長杏眼微勾,含羞帶俏,偏偏又是頗為的清冷,顯出幾分端莊來。


肌膚瓷白而健康,整個都散發著一種高級感的氣質。


“司醫生,你不在這家醫院工作,怎麽會想到來給我治傷呢?”傅荷宴問道。


“我……師兄以前在這家醫院工作過,那天我來幫他拿資料,正好看到你的情況。醫者不能見死不救,所以才會出手。”


傅荷宴點頭,她也經常聽到這些醫生說他們的職業道德標準,沒有懷疑時瑾的動機。


片刻後,時瑾已經檢查好了,輕聲說道:“傅小姐,你的恢複情況不錯,隻要好好保養,心平氣和,再有一個月時間,就可以完全恢複了。”


“太好了!”傅荷宴眸底一片水光,激動得臉色泛紅。


這話從司醫生口裏說出來,比其他人口裏說出來更有可信度。


傅荷宴讓護士給時瑾倒了一杯咖啡過來。


時瑾接過來,沒有拒絕,摘下了口罩。


已經遮住了疤痕的妝容很清透,女孩兒更是顯得眉如遠黛,眸色明亮,巴掌大小的臉龐十分可人。


好一個小美人兒!


這不是跟傅修遠正配嗎?


等到時瑾的咖啡喝得差不多了,傅荷宴將她的手拉過來,聲音難得的溫柔:“司醫生,你多大年紀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