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要解綁了?
loading...

不過即便如此,丁永健還是賣了姚嘉鴻一個麵子,回頭就把辭退書給到了那名工作人員手裏。


“丁部長,這是什麽情況啊?為什麽啊?”那人不解,十分惶恐。


“你的伴奏帶闖了大禍了。知道時瑾是什麽人嗎?”


那人震驚地搖頭。


其實丁永健也不知道,不過能夠讓姚嘉鴻出來替她說話,她背後肯定還是有點門道的。


相比較於這樣平平無奇的工作人員,還是寧願不要得罪時瑾的好。


“走吧,去找份兒別的工作吧。”


……


本次比賽還沒有完全結束,最終的排名結果還沒有出來。


不過時瑾和顧輕畫配合的這首歌曲,已經流傳開來。


畢竟不是人人都是楚淩的粉絲,很多觀眾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石頭的創作能力真的很不錯啊!”


“小花生也發揮出了自己參賽以來的最佳水平!點讚!”


“怎麽感覺,小石頭和楚淩要解綁了?”


楚淩的粉絲憤憤不平:“蹭完了哥哥的熱度想解綁?”


“讓小石頭這種人解綁?下輩子吧!”


時瑾比賽完就跟姚嘉鴻一起離開了。


她讓小李直接送自己去醫院接傅修遠。


經過兩天的休養,傅修遠已經明顯見好。


時瑾輕輕推開病房門,看到他正坐在沙發上處理文件,平板電腦打開,上麵正密布著紅綠交替的各種粗細相關的線條。


他穿著淺色細條紋的病號服,生生的將直筒筒的病號服,穿出了高定大牌的氣勢。


這樣的容貌,就算是放在美男如雲的娛樂圈,也是吊打所有小鮮肉的存在。


時瑾不由輕聲感歎,自己以前是有多瞎?


時瑾沒有打擾他,將拎著的湯放在桌子上,打開蓋子開始放固定的藥物進去。


她正細致地做著手上的動作,感覺到身後有熱源靠近。


熟悉的感覺傳來,不用說身後的人是傅修遠。


她馬上回轉身去,看到果然是他,眸裏馬上就自然地帶笑:“該喝湯了。不會打擾你工作吧?”


“不會。”傅修遠眼神都沒有看他那一大堆工作一眼。


“喝完我就和你一起回家,我問過醫生了,回去養著就可以。”


“嗯。”傅修遠一口同意,就像之前一口同意她堅持讓她留院觀察兩天一樣。


時瑾對自己的藥物很有信心,但是之前,他畢竟都胃出血了,所以她還是覺得有專業的醫生進行觀察最好。


時瑾陪著傅修遠走出醫院的時候,發現自己的保姆車還沒有離開。


姚嘉鴻一向跟她不對付,除了工作外並無其他接觸,今天怎麽這麽耐心等著?


難道就是為了接傅修遠嗎?


時瑾和傅修遠手牽手的上了車。


“傅爺。”姚嘉鴻馬上打了個招呼。


視線緩緩地移動到兩人十指相扣的手上,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傅修遠頷首算是打過招呼,他已經換上了自己的衣服,白色襯衣挺刮板正,扣子扣在最頂上的一顆位置,外搭黑色高級定製西裝。


領帶束緊在脖子的位置,冷厲如霜,嚴肅似冰,充滿禁欲的氣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