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辣耳朵
loading...

今晚,大家就想看她還有什麽新花樣。


當然,大家也準備了新花樣來罵她。


一陣熱烈的吉他聲忽然響起,如同強烈的心跳。


間奏結束,時瑾開口:——


今晚,是我的主場


我將開心度過


像流星躍過天空


像賽車光速飛行


燃燒,燃燒,燃燒


像煙火


竟然不是唱的大家想象的軟軟綿綿的情歌,節奏飛快而熱烈,是讓人想舉起雙手來的那種歌。


時瑾的歌聲落,顧輕畫跟著唱起來,跟前者歌詞一致,但是兩人唱出來的風格,截然不同,卻又相互融合和互補。


難得的是,顧輕畫並沒有怯場。


她無法跟人直視,平時唱歌又不得不和人直視,時瑾在練習當中就發現了,隻要將她的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她的怯場就會逐漸減少。


今晚她抱著吉他,眼神有了落腳之處,時瑾又站在她身邊,她果然很在狀態。


台下、電視前,已經有人忍不住地跟著哼唱起來:“燃燒、燃燒、燃燒,像煙火……”


不是情歌,更不是唱給楚淩的歌,而是自己在台上發光發熱。


“小石頭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難不成這就是她用來吸引楚淩的方式?”


“這次不作妖,不代表她下次不作妖。”


“誰知道她是不是想為了楚淩燃燒呢。”


台上,時瑾和顧輕畫的聲音在最後一段的時候,合二為一,時瑾的聲音多變而又空靈,顧輕畫的聲音高亢熱烈——


我的主場,我會開心度過


不負這一生期望


流星一定會躍過天空


賽車如光速般飛行


燃燒,燃燒,燃燒


將整個天空點亮


在場的人,全部被點燃,掌聲從角落四處響起,最後匯集成為一處。


……


停車場的保姆車內。


姚嘉鴻正在等待著時瑾出來。


“小李,你一會兒去接一下時瑾。”他叮囑了一句。


他每次來,都隻呆在車上,除非十分必要,否則不跟時瑾接觸。


讓外界知道他這個金牌經紀人,現在帶著一個不成器的時瑾,他的臉沒處擱。


可是誰讓他欠著傅修遠一個人情呢?


不過今晚他心情不錯,因為前幾天,他收到一份東西。


是時瑾寄來的。


解約協議書。


隻要當著傅修遠的麵,他和時瑾簽下這份協議書,兩人就可以一拍兩散,以後各不相幹了。


小李是開保姆車的司機,一直都跟在姚嘉鴻身邊做事,對姚嘉鴻的心情很理解。


他例行公事問道:“姚哥,你不去看看時瑾今天的表演嗎?”


“不去,辣耳朵。”姚嘉鴻懶聲說道。


小李笑著說道:“那倒也是。估摸著今天她就應該進入淘汰位,最多再撐一場,就該離開比賽了。”


這次是三十個選手,排名最末尾的八位,會進入淘汰位。


這八位選手,下一場會有一個複活的機會。


姚嘉鴻預估時瑾進入淘汰位後,複活的希望就不大了。


他的煎熬也快要結束了。


小李跑去後台的時候,時瑾和顧輕畫才剛剛下舞台。


遠遠地,場內還傳出來一陣陣的掌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