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說過陪,就會陪
loading...

“那……傅小姐?”


“現在誰跟你糾結稱呼的問題啊?你給修遠的湯裏放了什麽?”


時瑾放的是調理胃病的藥物,其實最近她已經趁和傅修遠一起吃飯的機會,偶爾放一點進去了。


但是胃要靠養,所以一時半會兒的藥物作用還不夠明顯。


時瑾說道:“治病的藥。”


“你時瑾時大小姐的一張嘴,全是騙人的鬼!我信了你的邪!”傅荷宴生氣說道,“拿走拿走!少在這裏貓哭耗子假慈悲。”


“姐……傅小姐,我不會害修遠的。”


傅荷宴露出一個鄙夷的表情,“那你自己喝一碗。”


時瑾慢條斯理地倒了一碗加了藥的湯,一口氣喝光了。


傅荷宴詫異了一下。


但是她還是沒辦法將傅修遠的安危交到時瑾的手上。


她揮手:“走走走走,趕快走!不要在我麵前礙眼!”


她將人連帶湯一起推了出去。


時瑾不得不先出來了。


也不怪傅荷宴這個態度,之前傅修遠才帶時瑾回家的時候,傅荷宴很是寶貝這個弟弟好不容易才動情的小姑娘。


她拿了很多好東西送給時瑾,巴巴的來討她的喜歡。


誰知道,時瑾不僅不領情,還將她最喜歡的鋼琴給弄壞了,順便打碎了她丈夫結婚當天送給她的玉手鐲。


是可忍孰不可忍,傅荷宴終於忍不了了,跟時瑾決裂了。


前世,就是因為時瑾和傅修遠吵得太過厲害,傅荷宴開車出來打算勸勸兩人,半途出了車禍,將手掌給摔斷了。


作為蜚聲國際的知名鋼琴家,傅荷宴在那以後,就再也沒有碰過鋼琴。


好在,這一世,時瑾雖然也搞壞了她的鋼琴,打碎了她最為珍重的玉手鐲。


但是還沒有將她的手弄傷。


看她十指纖纖,格外修長細白,時瑾眼裏不由帶上了一抹釋然。


時瑾對她帶著歉疚,也帶著彌補的心態,所以即便傅荷宴過分些,她也沒有放在心上。


……


傅荷宴進了傅修遠的病房。


她輕手輕腳進去,傅修遠還是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醒來後,偏頭看了一眼手上正在輸液的針頭,毫不猶豫一手拔掉。


“傅修遠,你幹什麽啊!”傅荷宴著急上去給他冒血的傷處捂住。


“陪時瑾吃晚飯。”


傅修遠緊抿著薄唇,邁步就要走。


傅荷宴死死地拉住他:“吃什麽晚飯啊!才下午五點!還有,你都昏迷了,還想著什麽時瑾!”


“說過陪,就會陪。”傅修遠不為所動。


傅荷宴就是生氣這件事情,傅修遠性子倔強,認定的事情就不會回頭。


而偏偏時瑾也是死倔,兩人扭不到一塊去。


見傅修遠手背上還在冒血,卻堅持要出去,傅荷宴沒辦法,隻好大聲喊:“宋特助,去找時瑾回來!小祖宗,時瑾馬上就回來,你能先坐下嗎?”


傅修遠微怔了一下,時瑾來過了嗎?


時瑾說是要離開,其實並沒有走多遠,宋帆追出來的時候,她還沒有走出走廊。


“時小姐,傅爺醒了,請你回去。”宋帆對她也是一肚子氣,但卻不得不低聲下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