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不盡不實的汙蔑
loading...

時家這些事情,外界原本也是心知肚明。


隻是時間過去了這麽久,毓秀華又慣會說嘴,將厲家越說越是不堪,仿佛厲家真的欠了時家多少一樣。


現在大家細細想來,總算是想起了這一茬兒。


“所以這十二年,大家算是扯平了吧?”時瑾說道。


“是啊,談不上誰虧欠誰。”旁人也都這樣說,畢竟是看著時家在時老爺子眼睛不好沒落了一陣子又再次崛起的。


時瑾小時候那些年日子也不好過。


“我後來確實在時家賴了三年,到十五歲的時候才提出搬出去住,所以我在時家,多生活的時間,是整整三年,對嗎?”時瑾問道。


毓秀華不得不承認:“對。”


旁人有些詫異,“隻有三年嗎?”


毓秀華一直對外宣稱自己養育兩個女兒辛苦,厲家不肯來接人。


外界都以為,時瑾到現在都還賴在時家不肯走,加上時瑾確實常常去探望時老爺子,就更是給人一種這樣的假象。


現在時瑾當麵揭穿,眾人當然覺得奇怪了。


“原來時瑾隻在時家多呆了三年啊!”


“那麽我們經常看到時瑾出現,其實她是去探望身體一直不好的時老爺子了?”


大家現在才反應過來這一點,毓秀華的話,有許多不盡不實之處。


時雪心不肯母親被人非議,當即說道:“時瑾後來確實不怎麽呆在時家,她畢竟跟著楚淩哥哥到處跑,花費了不少時間。其實媽一直都有勸說時瑾,讓她將時間多放在學習上,而不是那些還不足以她的年紀可以承受的事情上。”


眾人當即了然,想起時瑾追著楚淩到處跑的事情。


楚淩也不由多看時瑾一眼。


時瑾笑了一笑,說道:“對啊,我一共跟過楚淩三部戲,客串過幾個角色,前前後後大概,花費了三個月時間吧。至於《全民唱作人》,我和楚淩的交集,其實並不多?”


說到這個,就不得不感謝傅修遠了。


十五歲那年,是他堅決要將她接走,不讓她在時家受氣。


也正是因為他處處卡著時瑾,將她關在淺灣別墅,千方百計不讓她去見楚淩,時瑾浪費的時間才並不多。


說起來時瑾在楚淩身上花費了很多時間,但是細細算起來,大部分時間時瑾都是在跟傅修遠較勁兒,跟他鬥智鬥勇,真正浪費在楚淩身上、以及她跟在楚淩身邊的時間,屈指可數。


三個月vs五年,實在算不得什麽。


眾人細細這麽一想,確實啊,時瑾好像並不是很喜歡楚淩?


雖然以前她確實愛跟著他跑,但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孩子,誰不是這樣呢?


然而在最近的那個歌唱比賽當中,時瑾非常避嫌,剪掉了蘭花不說,連歌曲都是《滾》這種名字,實在是說不上對楚淩有什麽深情。


一想到楚淩和比賽,大家又難免想起了楚淩抄襲的事情。


一想到這樣的事情,就忍不住看楚淩一眼。


楚父楚母見大家的眼神從時瑾身上落在楚淩身上,自然知道他們在想什麽,臉上有了幾分不悅。


時雪心頓時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今晚,不該將楚淩拉下水的。


她隻能快速說道:“我就是看到八卦新聞這麽一說,所以挺擔心你沒有住在時家出事,所以才想起這件事情的。”


“我本人說的話可信,還是八卦新聞?”時瑾反問。


時雪心這樣的大家閨秀,自然不可能說自己更相信八卦新聞。


她說道:“時瑾,我知道你惱爸媽沒有照顧過你,但是就算你隻在時家多呆了三年,這三年,也算是爸媽對你的付出啊。誰知寸草心,報得三春暉?不管如何你怎麽想的,這些養育之恩都是無價的。


當然了,時家不會要求你的回報,爸媽更不會,但是希望你不要因此而記恨時家,也不要在心中有所怨念。”


一番言語說得大家都極為的動容。


是啊,就算時家對時瑾並不是處處盡心,就算時瑾隻是多在時家呆了三年,依然抹不過去這個情分。


依然說明,厲家這對夫妻,沒有對女兒真正盡心,現在還想靠著女兒來攀附時家。


時瑾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好笑地看著時雪心,說道:“對,我確實不會回報時家。但是今天在這裏,我必須要澄清一下,我為什麽不會回報時家。


因為,我確實沒有一直賴在時家不走,更不可能帶著父母,來沾時家的光,拿時家的任何東西。


相反,我的父母,是一對真正負責任的父母,他們當初沒有來接我,純粹是因為我父親出了嚴重的車禍,曆經多次手術和轉院,我母親擔心將我接回去,我會為父親的病情擔心,而且他們害怕,我離開了熟悉的環境,會嚴重影響我的正常學業。”


三嬸輕嗤:“還說不會沾光,這不就來了?”


“說得好聽,有本事不要來時家。還說什麽出車禍,我看就是推鍋。”七姨跟著諷刺。


時瑾懶得搭理她們,而是說道:“我父母雖然沒有來接我,但是卻並非沒有管我。他們從我十二歲開始,每年都給時家一筆三十萬的現金,我想試問一下,三十萬一年,足夠養好一個孩子嗎?


我想請問各位,我從十五歲起就已經搬出去了,為什麽時家不僅沒有將這筆錢退給我的父母,也沒有將這筆錢給我,反而處處都說我賴在時家,不僅將虛榮、拜金的標簽貼在我的身上,還非得要狠狠地貼在我父母的身上?”


此話一出,全場靜寂無聲。


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大大的出乎大家的意料了。


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時清和毓秀華。


厲爵楷的雙手緊緊地握住輪椅的把手,顧青青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夫妻倆又難過又欣慰,原來自己的付出,女兒都知道,女兒今天來,也是專門來為他們倆討公道的!


他們之前沒有提這些事情,一來說什麽時瑾都不肯聽,二來這些大人之間的事情,他們也怕說多了給時瑾太大的壓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