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想要一雪前恥
loading...

厲爵楷因為身體一直不太好,有些抑鬱不得誌,所以盡管五官無可挑剔,但是給人的感覺難免是蒙著一層灰色,看著就比實際年齡要大些。


尤其是坐在輪椅裏,身高上也矮眾人一截,給人的感覺就太過其貌不揚了。


壓根兒就沒有人能夠認得出,這是當年叱吒帝都豪門的厲家少爺、也是後來在影壇享有盛譽的厲影帝。


顧青青因為常年奔波於照顧厲爵楷,雖然氣勢也顯露出了優雅,但是也無人能夠得知她也是當年顧家備受寵愛和尊重的大小姐。


他們倆身上穿的衣服,全部都是時雪心口裏所說的手工製作的,沒有任何標牌,自然也就讓人無法看出品牌和價格,盡管,實際上的價值,說出來可能會嚇到這些人。


夫妻倆就算是再落魄了,但是豪門貴族的很多標簽也並沒有丟棄,隻是隱而不顯而已。


在今日盛裝打扮的人群當中,他們顯得普通、平凡,絲毫不出眾,真正的像是從小鎮當中出來的那種尋常夫妻,隻是相貌比那些人,要惹眼一些。


時雪心當即笑著叫道:“厲叔叔,顧阿姨。”


厲爵楷和顧青青點頭算是應了,他們私下裏打聽過了,時雪心對時瑾並不好,反而處處針鋒相對。


以前他們對時雪心完全當做親生女兒,現在這心思也早就慢慢地淡了下來。


今天若不是時瑾堅決要求他們前來參加時清的生日宴,夫妻倆原本是不想來的。


隨著時雪心這麽一招呼,所有人都看向了這邊。


看到厲家夫妻倆的時候,都有些不以為意。


在看到時瑾的時候,大家都有些呆住了。


“這是時瑾嗎?”


“真的是她嗎?”


大家都不由發問。


雖然在電視上沒少看過她的樣子,但是屏幕是有距離的。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電視上是有妝發效果的,現在的化妝師和造型師能力之強大,完全可以讓人出現換頭的效果。


但是現在站在大家麵前的時瑾,跟電視上相比,絲毫都沒有變化不說,隔得近些的去看,還會發現她實際上根本沒有化妝,皮膚通透細致幹淨宛如嬰兒。


以前她不是唯唯諾諾,妝容又濃又重嗎?


現在這個樣子,真的是找不出半點瑕疵來。


越是如此,她和厲家夫妻倆的差別就越大,讓人不由覺得:“這個孩子該不會是厲家夫妻撿來的吧?”


見大家目露驚豔,時雪心微微掐了掐掌心。


她為了不被時瑾比過去,早晨五點就起來梳妝打扮了,但是卻還是被比下去了,所有人都誇她大方懂事,卻沒有人誇她長得好看。


時瑾臉上那道疤也全然都不見了,她是怎麽做到的?


那麽嚴重的傷疤,怎麽就沒了?


當時雪心看到楚淩的眼裏也是顯而易見的驚豔的時候,不由微微咬唇。


幸好毓秀華知道女兒的擔憂,也露出了誇張的笑容:“時瑾,你帶著爸媽過來了,快來坐吧。”


旁人聽到這是時瑾的父母,都不由暗暗地翻了一個白眼,這對夫妻可真是的,將女兒丟在時家不管不顧,現在竟然還上門來攀親了。


真是臉大如盆啊!


“時瑾,陪著你爸媽,在主位去坐吧。”毓秀華說道。


時瑾不卑不亢地陪著父母,在主位挑選了一個位置坐下。


今天她來這裏有正事要說,主位正好方便。


厲爵楷和顧青青當年也是習慣了處處在主位的待遇,所以到了主位,神色平和,絲毫不顯慌亂,一點都不露怯。


其他人則是暗想:“看他們這鎮定的模樣,怕都是表麵上做出來的,實際心裏不知道多害怕多惶恐吧。”


楚家的人也是掃了他們一眼,便快速收回了視線。


尤其是楚淩,雖然他覺得厲爵楷似乎有一點麵熟,但是總也想不起在哪裏見過,便作罷了。


“既然人都到齊了,不如就開始酒會了吧。”時雪心出來井井有條的安排,“爸,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你來說幾句吧。”


時清沒有拒絕,溫和地說了一段開場。


馬上,大家就將自己攜帶的禮物,送了上來。


作為和時家有聯姻的楚家,當然是當仁不讓的第一個獻上了禮物。


時清高興地接過來,當著眾人的麵打開。


裏麵是一株珊瑚玉樹。


說是珊瑚,其實全部都是玉雕刻而成,通透的顏色流光溢彩,一看就是上等的好玉。


時雪心不由說道:“比起金銀之物,玉是最能反應一個人的心性的東西,金銀易求,好玉難得。而且這是罕見的暖玉吧,冬天撫摸上去,觸手溫暖,十分舒適養人。楚伯伯和楚伯母還有楚淩哥哥,真的是有心了。”


其他人也都盛讚這份禮物,時清和毓秀華非常滿意楚家的態度。


楚父楚母見她落落大方,見識廣博,更增了幾分喜愛。


時雪心前幾天才在二中的校慶會上丟臉,所以今天更加願意表現,想要一雪前恥。


她很快拿出一副國畫,獻給時清:“爸,這是我自己畫的畫,祝你越來越年輕。”


國畫展開,是一幅青鬆圖,筆觸精致,頗有風骨,可見其功底。


楚淩當即說道:“雪心學習了這麽久,越發的精進了,難怪連國畫大師劉老都一直對你讚不絕口。”


旁人自然跟著一起誇獎:“能夠得到劉老青眼的人,實在是不簡單啊。”


“雪心是真的很有天賦,又特別的努力,能夠到這個地步,是她應得的。”


“一時之間,真是非常羨慕時先生了。”


時雪心落落大方地笑。


她其實原本為父親準備的生日禮物,不是國畫,而是一個小型的獨奏會。


那也可以最大限度的展示自己的所學。


然而,前幾天她才在二中的校慶會上,明顯被時瑾壓過去,如果要辦獨奏會,很明顯會讓人想起時瑾的好來。


萬一再有人起哄讓時瑾跟著一起表演,那豈不是要悲劇重演?


如此一來,時雪心選擇禮物的時候,便慎之又慎,不得不挑選了國畫這樣保險的禮物。


【時瑾還沒出手,某些人就自亂陣腳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