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厲家那邊的父母
loading...

此刻的時瑾的演奏就是這樣。


時雪心原本還一臉笑容,慢慢地就笑不出來了。


趙喜月更是覺得自己犯了錯誤,歪打正著的讓時瑾表現了一番!


她們都有一個巨大的疑問,時瑾到底是什麽時候學的小提琴?


她們都知道之前時瑾基本什麽都沒學,十二歲後因為身世的問題,又傷春悲秋沒有時間去學習,之後更是追著楚淩跑。


為什麽,她現在這樣優秀?


追光落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她簡潔的身影。


《匈牙利舞曲第五號》帶著匈牙利民族天生的熱鬧和喜悅,時瑾輕快的打扮和這首曲子十分相符。


再想想剛才時雪心穿著的繁複的厚重的公主服,反而顯得有些不合適。


一曲結束,整個現場安靜了幾秒鍾後,才徹底地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時瑾的粉絲這個時候才爆發出一陣陣的呼喊聲,大聲叫著她的名字。


趙喜月知道自己沒有幫到時雪心,反而犯錯了,強打著精神登台,為校慶活動拉下了帷幕。


她拿著話筒一下台,就趕忙追上時雪心:“雪心,你等等我。”


時雪心心情不好,沒有心思敷衍她。


兩人一路走過去,都聽到有人在議論時瑾和時雪心的對比。


原本今晚是時雪心一個人大放異彩,搶占風頭的時候,結果卻因為這個意外,讓時瑾異軍突起,時雪心反而備受詬病。


片刻後,還有老師找趙喜月談話,詢問她今晚台上犯錯的事情,畢竟讓高三a班的學生臨時登台,時瑾所在班級的所有老師,此刻都很不爽。


看起來,趙喜月還有得解釋了。


校慶表演過後,還有一場晚宴。


時雪心本想推脫不去,但是她之前風頭太盛,很多人都已經在等待她,她不得不出現。


她到場後,大家照例麵帶笑容地迎接著她,然後不少人都問道:“雪心,怎麽沒有見到時瑾呢?她沒跟你一起過來嗎?”


時雪心當即臉色一黑,再也沒法撐下去。


……


姚嘉鴻從季歡的辦公室裏出來,天色已經不早了。


雖然趙喜月將在台上的犯錯粉飾成為無心之失,姚嘉鴻還是上綱上線,給她施加了很大的壓力,直到她崩潰大哭,連聲道歉。


校方息事寧人,做了和事老,將事情揭過去了。


姚嘉鴻走出來,想起舞台上時瑾那一抹纖細倔強的聲音,時家的事情也重新歸於他的腦海中。


其實時瑾在時家發生的事情,姚嘉鴻早就知道,隻是以前時瑾一直不堪大用,姚嘉鴻下意識地屏蔽了這些事情。


現在趙喜月做局想要害時瑾丟臉,他回想起這些事情,不由一陣呼吸急促。


心疼感也幽幽地升起。


……


次日,時瑾下課後,很快離開了學校,直奔蘭亭花序。


她跨步進客廳,陳管家見她回來,馬上說道:“時小姐,傅爺在樓上衣帽間。而且,已經進去好幾個小時了。”


陳管家一臉的憂色,不知道這位爺現在又怎麽了,也沒人敢去探究。


“嗯,我知道了。”時瑾放下書包,快步跑進樓上衣帽間。


陳管家盯著她的背影,有時候不得不說,整個傅家,還是真的很需要時瑾的。


傅修遠現在和時瑾公用衣帽間,說是衣帽間,其實麵積遠遠超過一百平米,用以放置兩人的衣物。


傅修遠正對著鏡子裏的自己,搖頭,對自己身上的衣服不滿意。


旁邊已經堆放了小山似的衣服,全部都是傅修遠試過而不滿意的。


穿麻袋都好看的身材上,現在套著的西裝是今年的最新款,高級手工定製,每一處都熨帖合身。


時瑾一進門,就看到傅修遠穿著的這套,非常符合他的氣質,也足夠好看。


而他,卻依然蹙著眉頭。


“老公。”時瑾腳步邁進去,打了聲招呼,“還沒選好?”


“嗯。”傅修遠聲音沉沉的。


他所有衣服都是量身定做的,他身材管理又非常好,不至於胖了瘦了不符合這些衣服的尺碼。


時瑾知道他在擔心什麽,今晚,她說過要帶他去接父母。


她提到的父母,自然是她的親生父母,厲家那邊的父母。


也是她心心念念了好久要去見的人。


連她都會緊張、會忐忑,何況傅修遠了。


時瑾見他這一身已經非常好,她左右看了一眼,親手挑選了一條合適的領帶,替傅修遠係好,說道:“這下呢?”


傅修遠對著鏡子看了一眼,在鏡子裏看到時瑾清澈的雙眸裏寫著“非常帥”幾個大字,他也覺得自己順眼了,滿意地點頭:“很好。”


時瑾推他出去:“那你先出去,我先換個衣服。時間快要來不及了。”


傅修遠被推了出去。


時瑾關了門,開始找衣服,換衣服。


傅修遠站在門口,裏麵是女孩兒窸窸窣窣換衣服的聲音,像是小貓爪子撓在掌心上,讓人癢酥酥的。


他可以輕而易舉推開眼前的門,但是有什麽東西又阻滯了他的動作。


傅修遠天人交戰良久,還是克製住了自己的動作,安靜地等待著時瑾換好衣服。


片刻後,時瑾就出來了,她挑選了一條很乖巧的長裙,頭發紮了一個馬尾,學生氣十足,盡顯青春靚麗。


她出來後,展開裙子給傅修遠看:“爸媽會喜歡我這樣穿嗎?”


“一定會。”傅修遠十分篤定,這樣好的女孩兒,誰不會喜歡?


兩人一起下樓,隨便吃了一點飯,就出發去機場了。


陳管家見時瑾一回來,傅爺就換好了衣服下來,不由暗暗稱奇。


……


機場內的停車場裏。


傅修遠耐心地陪同時瑾等待著。


時瑾攥緊了掌心,回想起前世的事情。


厲家最開始在帝都是數得上名字的豪門世家,是現在的時家拍馬莫及的家族。


然而二十多年前一場極大的變故,導致他們差點家破人亡。


雖然時瑾的父親厲爵楷保護住了全家人的安全,但是厲家還是沒落了。


所以這就是時雪心會跟著厲老爺子在一個偏遠的小鎮上生活的重要原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