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對楚淩,依然還抱有妄想
loading...

這話也是故意提醒大家,時瑾二十歲了,跟時雪心年紀沒有什麽差別,一個已經在大學裏風生水起,而另外一個,還在高三苦苦掙紮。


而這高三是怎麽升上來的……其實大家也都各持不同的意見。


三兩句話,時雪心已經達成了自己的目的。


“不用了,季老師在學業方麵,已經給我安排得很妥當了。”時瑾語氣很淡然,充滿著將一切都不放在心上的舒展,“有空的話,你還是好好練習一下你的小提琴吧,之前那個比賽,我記得你的目標是奪冠的哦?”


時雪心看著時瑾的背影,不由暗暗捏了捏掌心。


時瑾的話,深深地抓住了她的痛腳。


李老師關切問道:“雪心,你小提琴的學習怎麽了?”


“沒什麽,都好好的。”時雪心故作鎮定地說道。


其實確實沒什麽,原本一直學得好好的小提琴,這次竟然在一個中等的比賽當中,還沒有進入決賽,就被淘汰了。


這不是一個很重要的比賽,失利也沒什麽大的影響。


她學習的東西太多了,要樹立的人設也不少,有時候確實是難以兼顧。


但是她心氣高,怎麽能夠容忍自己沒有進入決賽就被淘汰?


這件事情,她連時清和毓秀華都沒有告訴,更不想被外界的人知道。


時瑾就這樣指了出來,她真的怕被有心人發現。


然而她越是怕什麽,就越是來什麽。


“對啊,雪心,你的小提琴比賽現在進展如何了,奪冠應該沒問題的吧?”一位學長問道。


“哈哈哈,孟學長說笑了,以雪心的能力,奪冠肯定是沒問題的。”另外一位學姐當即說道。


旁邊的幾位精英人士當即問道:“雪心最近參加的小提琴比賽是什麽比賽,正巧我們最近要在帝都多逗留幾天,過去欣賞欣賞,順便組個後援團,給你加油打氣。”


時雪心掌心狠狠地捏緊。


這些人還在繼續打趣,都知道時雪心各方麵能力都很強,大家確實是真心想去看她比賽的。


時雪心被逼得無法,隻能遺憾地說道:“真是抱歉了幾位學長、學姐,因為這個比賽跟我後麵的英語演講比賽有衝突,我隻能先放棄了,專心備戰英語演講。”


聞言,大家果然發出了遺憾的歎息聲:“可惜了,可惜了,原本還想去現場看看呢。”


另外有人說道:“不可惜,雪心各項技能都很不錯,參加的比賽,基本都能奪冠,沒有這一項,還有其他項目嘛。”


時雪心被時瑾這樣一搞,心被提了起來,幸好大家都知道她厲害,相互打著圓場,總算將這件事情給揭了過去,沒有人再提起。


她心中卻不敢再小看時瑾,充滿了警惕。


時瑾是怎麽知道自己參加那個小提琴比賽失利的?她是不是專注調查了自己的每件事情?


她這麽關心自己的事情,是不是因為對楚淩還抱有不該的幻想?


“雪心,你沒事吧?”李老師見她神思不屬,關切問道。


時雪心忙搖頭:“沒事。”


李老師見她沒什麽,笑著說道:“那你先去休息一會兒,今晚還有你的壓軸表演呢。大家都很期待。”


時雪心打起了精神。


今晚她的小提琴表演,是壓軸節目。


整個二中都對她頂禮膜拜,她自然要全力以赴。


時瑾回到學校,到處都已經傳遍了她和時雪心的關係。


之前還有不少人沒有關注到這件事情,因為時雪心的到來,所有人都知道時瑾是那個一無是處的假千金。


盡管她現在已經在《全民唱作人》當中展現了自己的能力,也用實力升上了高三。


但是眾人將她和滿身都是光環的時雪心相比的時候,她還是略遜一籌了。


她一路走回去,到處都是類似的聲音:“原來時瑾是時家的假千金啊!假的果然是假的,處處都比不上時雪心。”


“時學姐那是什麽樣的人?那是仙女下凡一般的存在,別說時瑾比不上了,再換一堆《全民唱作人》的選手過來,那也比不上啊。”


“之前我覺得時瑾挺厲害的,現在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時瑾倒是也有一個優點,不比時雪心差。”


“是什麽是什麽?”


“時瑾的相貌啊!”


“這倒是!可是就連時瑾自己也說了,相貌是最次要的東西,這麽一筆,還是時學姐要勝一檔!”


“所以別說了別說了,我們早點去禮堂,早點見到時學姐,爭取今年大家都有個好成績吧!”


因為所有學生都要參加校慶,時瑾從善如流地跟著一起過去,在寫著高三一班的座位上坐下。


不少人還自製了時雪心的應援手幅,舉起來喊著她的名字,搞得像是明星的應援現場一樣。


高三一班的位置和最前排的嘉賓位離得很近。


時雪心在她朋友的陪伴下,坐在嘉賓位,不時有人上前去跟她說話。


她旁邊坐著她大學裏的同學,也是二中出去的學生,一個叫陳潔柔,一個叫趙喜月,正一左一右陪在時雪心的身邊。


不時有二中的學生上前去找時雪心打招呼,簽名,儼然將她當做一位當紅藝人來對待。


有些男生,更是因為和時雪心多說了一句話,激動得在後排跑圈。


時瑾低垂著頭,神色平淡,陳潔柔和趙喜月各自回頭看了時瑾一眼。


身為時雪心的姐妹團,這兩人對時瑾十分熟悉,也早就看不順眼。


剛才時瑾說了小提琴比賽的時候,讓時雪心的心情一直有些低沉。


陳潔柔和趙喜月當時沒有跟在她身邊,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都低下頭去問時雪心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倒是沒什麽,就是時瑾可能對楚淩哥哥,依然還抱有妄想。”時雪心低聲說道。


不然,她怎麽會知道自己參加的那個小提琴比賽,對自己的動態了如指掌?


“真是不要臉。”陳潔柔忍不住罵道,“她以為自己是誰啊?還在肖想楚淩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