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你是?
loading...

而且當時夏培風主要針對的人也是楚淩,不是她,讓她在經濟方麵還能勉強承受。


但是這一次,她怎麽都逃不過了。


她用過的時瑾的歌曲太多了,而且靠此盈利、晉級,獲取到的利益也非常多。


需要賠償的數額也就相當不菲,比她賺到的多數倍,也是她以後都難以企及到的那麽多利潤。


王經理對此非常惱火,對鄧雨菲失望透頂,直接給她接了一大堆爛片、三無微商廣告,以期盡快收回利益。


這樣的工作安排,純粹是壓榨,也會將一個藝人的生命力全部扼殺。


鄧雨菲在拍戲的間隙跑了出來。


她也不知道該找誰,唯一能夠幫她的就是楚淩,然而楚淩早已經單方麵斷絕了和她的一切關係。


她正慌張地躲避著王經理的人找來,驀然看到前方傅修遠的身影。


雖然他戴著口罩,然而鄧雨菲對他愛慕多年,將他的樣子都印刻在腦子裏,一眼就認出了他的身份。


她如同遇到救星,朝著傅修遠的方向跑過去,急切地說道:“傅爺!”


隻需要傅修遠出手,稍微幫她一把,她的人生就將完全不同!


她不能失去這個機會!


“傅爺,幫幫我!”鄧雨菲急迫地流出眼淚,求懇地望著傅修遠。


傅修遠摘下了口罩,眼神頗為的疏離。


“你是?”傅修遠問道,是真的沒有認出來她是誰。


他眼裏隻有時瑾,其他的女性隻能分為時瑾的朋友和陌生人。


鄧雨菲在別墅裏來來往往許多次,他也沒有記住她的樣子。


鄧雨菲傻了,馬上說道:“我是鄧雨菲啊!以前到淺灣別墅來過很多次的。你幫幫我吧!”


傅修遠蹙眉了一下,想起了這麽一號人物,明裏暗裏偷用了時瑾無數的歌曲,給他和時瑾兩人的關係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傷害。


他問道:“你怎麽了?”


以為傅修遠是真的關心自己,不舍得自己,鄧雨菲頓時心中一喜,忙說道:“我現在已經走投無路了,金域娛樂給我定下來的工作,每天連軸轉二十個小時也忙不完,還全部都是些質量極低的工作,忙成這樣,收入卻隻有一點點。我頭發大把的掉,臉上被劣質化妝品弄得一直過敏,已經快要毀容了,半天工作,晚上還要去陪酒……傅爺,你幫幫我吧!”


還有沒說出口的事情,王經理不光自己睡她,還讓她去各種陪酒陪睡,輾轉於老男人的床上,為公司其他藝人拉資源。


她的生活已經一片混亂。


隻是這些她不敢說,怕說了傅修遠會嫌棄她、厭惡她。


聽到她的話,傅修遠深冷的眼底裏,卻好像有一絲十分詭異的滿意。


他甚至露出了一絲笑容。


在鄧雨菲以為自己救贖有望的時候,傅修遠終於緩緩說道:“挺好的。”


挺好的,得罪了時瑾的人,就該有這樣的下場。


說完,傅修遠再沒有多看她一眼,轉身離開。


鄧雨菲還要衝上前來,跟在傅修遠身後的保鏢早就上前來將她攔住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