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親生家庭
loading...

時瑾回到房間,摘下了口罩,卸掉了臉上的妝。


精致明豔的上半張臉,毫無瑕疵。


鼻翼以下的位置,卻有一道扭曲的疤痕,橫貫嘴唇,直達下巴的位置。


已經結痂的傷疤扭曲而猙獰,像是一道惡作劇的潑墨,直接毀掉了一副精致而完美的畫作,在時瑾的臉龐上,刻下不可磨滅的痕跡。


這都拜時家真千金所賜。


時家真千金,原名厲雪心,被時家接回後,火速更名為時雪心。


她以優雅的談吐和表現,快速取得了時家所有人的寵愛,何況她還是時家真正的血脈。


那個時候的時瑾,隻有十二歲,厲家原本答應來接她,她也願意放棄一切回去,然而,厲家爽約了,沒有人過來。


時瑾沒辦法,隻能重新留在時家,成為了時家的笑柄。


眾人都嘲諷她,是貧困的厲家故意不來接人,好讓她能夠繼續在豪門大戶的時家沾光,免得回去過苦日子。


更有人惡意揣測,當初就是厲家故意將時瑾換進豪門裏,為的就是讓親生女兒擺脫原生家庭的貧苦,過上好日子。


假千金的日子,要多難有多難。


時雪心表麵上對她照顧有加,私下裏,卻處處陷害,刁難。


這道傷疤就是在她手上留下的。


時瑾在時家勉強生活,隻有那個名義上的未婚夫楚淩,是她黑暗當中的一道光,她死死地抓著他不放手。


後來厲家拜托傅修遠來接時瑾,時瑾卻沒辦法信任厲家了。


但是多年後她才知道……厲家當初沒有來接她,確實是因為一場突然其來的變故。


厲家其實,並不是什麽小門小戶的家庭……而是京城裏的四大家族之一,他們對她,也如同傅修遠一樣,關愛有加。


隻是上一世,陰差陽錯之間,相互錯過了太多太多。


“沒關係,這一次,換我來守護你們吧。”時瑾想起親生父母、兄長的臉龐,對著鏡子裏,低聲說道。


她掏出一瓶藥物,細細地塗抹在臉龐的傷疤上。


她前世機緣巧合下掌握了神秘的古老醫術,調配出了藥物,可以將這些疤痕祛除。


不過這需要一定的時間,而且,中間不能化妝,以免影響治愈時間。


今天去領證,需要拍照,她才專門用了很多粉底液,將傷疤勉強遮擋住。


能夠對著她臉上這條猙獰疤痕,還至死不渝的人,恐怕也就隻有傅修遠一個人了。


時瑾勾唇淺笑。


……


次日,鄧雨菲一大早就來到了淺灣別墅。


別墅裏一派寧靜,沒有她預想的雞飛狗跳、人仰馬翻。


她非常疑惑,難道燒身份證件都不足夠讓傅修遠生氣嗎?


那隻有等她來再添一把火了!


“時瑾!”鄧雨菲總算是找到了時瑾。


她已經換好了外出的衣服,今天穿的是簡單白色t恤,洗得發白的牛仔褲,不經意露出一截的腰身,纖細白膩,盈盈不足一握,修長的雙腿筆直纖長。


不管什麽衣服穿在時瑾身上,都總是有別具一格的美。


鄧雨菲不由嫉妒得雙眼發紅。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