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輕輕的一個吻
loading...

傅修遠偏頭來看她,時瑾被他的眼神看得心中一軟,想起他當初滿臉鮮血地倒在她懷裏的樣子。


她忍住鼻尖的酸澀,趕忙提起筆,也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領到兩個紅本本走出來,時瑾緊緊地握在掌心裏。


宋帆看到眼前這一幕,揉了揉眼睛,又在大腿上掐了一把。


確定不是夢。


他今天把大腿都給掐青了。


上車後,傅修遠正襟危坐,身上冷厲消散,卻依然有密不透風的低氣壓包裹著他。


時瑾的態度轉變太快,他欣然接受,卻又怕這隻是暴風雨之前的片刻寧靜。


時瑾也深知這一點,自己這些年來,為了逃離他,說過各種大大小小的謊言,也給出過種種沒有實現的承諾。


即便是拿到這個本本,他也怕她的心沒在這裏。


傅修遠正在走神,手中忽然微涼。


他垂下眼眸,便看到兩個紅本本,一起放在他的掌心裏。


“傅修遠,這個你保管吧。”時瑾的語氣,始終是輕快的,眸底也是不作偽的笑容和坦蕩,“本本在你這裏,我也會永遠留在淺灣別墅。”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驀然一僵,緊緊地扣住了紅本本,指節泛白。


視線定住,落在她的眉眼之間。


時瑾有些心疼地捧住了他的手掌:“鄧雨菲說過我要逃是不是?那都不是真的。以後,隻有我自己說過的話,才算數。”


“時瑾。”傅修遠聲音帶著低醇的暗啞,反手扣住了她柔軟的指尖。


眉色卻沒有舒展。


似在探究她所說是真是假。


時瑾輕聲說道:“我以前眼盲心瞎,是人是狗分不清。但是以後不會了。請你不要相信我之外的人所說的任何事情,尤其是鄧雨菲。”


“好。”傅修遠喉結滑動,低聲允諾。


“她怎麽能夠隨意進出淺灣別墅?還能隨意聯係你?”時瑾問道。


傅修遠:“不知道。”


時瑾馬上懂了,這不是因為傅修遠,是因為自己。


鄧雨菲打著自己閨蜜這個旗號,淺灣別墅的人怎麽敢拒絕她?傅修遠又怎麽會拒絕從她那裏得到自己的消息?


錯的都是自己。


她醒過神來,見傅修遠神色之間患得患失,心中不忍,偏過頭去,隔著口罩的一個吻,落在了他的唇角。


然後,她親眼看到他眸底的暗色被光亮所驅散,繁星璀璨匯聚,明亮而耀目。


……


淺灣別墅。


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傅爺今天的情緒與之前完全不同。


他周身籠罩著難言的溫和,一貫嚴肅的下頜角上,也被鍍上了如玉的光彩。


端茶的傭人看得入神,不小心打翻了一個水杯,慌得臉色慘白,以為自己肯定死定了。


結果傅爺揮揮手讓她離開了。


前所未有的奇跡!


宋帆下午回來的時候,坐在副駕的位置,沒有緊盯著時瑾的舉動,錯過了時瑾吻傅修遠的畫麵。


所以他也探究不透,傅爺這情緒變化,到底從何而來。


明明領完證出來,傅爺也還是波瀾不驚的啊?


隻希望,這次時小姐是真的說到做到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