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東西放下,放下!
loading...

她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早就超出了自己的心理預期,所以神色之間特別輕鬆。


她衝著時瑾笑,如果不是時瑾,她可能永遠都走不出自己的心理障礙,無法順利地站在舞台上。


是時瑾私底下,一遍又一遍地陪著她修改詞曲,陪著她練習,幫她一點點的克服心中的恐懼。


她從來沒有想過會走到這一步。


不僅僅是因為得到了榮譽加身,更重要的是她現在可以毫無障礙地站在舞台上,麵對眾人,也麵對自己的內心。


“好了,既然已經抽好了,大家好好準備吧。”康城說道,勉勵地看了文詠薇一眼。


文詠薇得到激勵,麵露笑容,其實卻也感覺到了一絲緊張。


剩下的六位選手要麽實力強勁、要麽熱度很高,她一定得用更好的表現來麵對了。


顧輕畫看一眼眸色平靜的時瑾,更加覺得還是像時瑾這樣好。


雖然外界經常傳時瑾這樣那樣的流言蜚語,但是她看到的時瑾,從來都不為這些分神,反而全情地投入到她喜歡的事情當中。


時瑾為她立下了標杆,也讓她更加明白了,在這個是是非非的圈子當中,一定要心無旁騖去追求自己的理想,不要被凡塵俗世所影響。


……


比賽還沒有開始,時瑾趁著這個時間,去探望傅荷宴。


她穿上了白大褂,裝扮成司錦的樣子,剛剛走到病房門口,就聽到傅荷宴正對秦斯年說話:“我可不見時瑾啊,你跟傅修遠說,讓他不準帶時瑾來見我!”


秦斯年低笑:“你怎麽不自己去說?”


不都還是怕傅修遠,誰也不敢說嗎?


傅荷宴輕笑一聲掩飾尷尬:“反正我不見。你忘記了,你送給我的結婚禮物,就是她打碎的。我一看到她,就心慌氣短不能呼吸!”


秦斯年安慰了幾句,保證時瑾不會出現,傅荷宴才吧唧一口給了他一個吻。


時瑾摸了一下身上的白大褂,歎氣,還好自己今天沒有以本來麵目出現。


看到時瑾過來,傅荷宴頓時喜悅:“小錦!”


秦斯年對這位年輕的司醫生也是尊重有加:“司醫生,請坐。”


時瑾坐下,為傅荷宴檢查雙手。


傅荷宴的手術很成功,術後保養得也非常好。


在醫院裏呆了大半個月了,恢複得很不錯。


“我什麽時候可以出院休養了啊?”傅荷宴是個閑不住的性子,在這裏呆得快要發黴了。


要不是秦斯年小心伺候,她早就想逃出去了。


“如果是個尋常人呢,恢複到這個樣子,也差不多是該出院了。”時瑾不緊不慢地說道。


傅荷宴喜悅:“秦斯年,給我收拾東西。”


時瑾慢條斯理繼續說道:“但是你不是尋常人。琴以後要彈嗎?比賽要參加嗎?學生要帶嗎?一些新曲子要練嗎?”


傅荷宴苦著臉:“東西放下,放下!”


秦斯年忍笑放下東西,怕被老婆罵,逃出去給她買吃的了。


“這個藥膏你留著用。”時瑾將瓶子掏出來,給了傅荷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