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異常的後悔
loading...

她想要狠狠地掐住時瑾的脖子,發泄自己的怒火。


被時瑾玩弄於股掌之間,麵臨身敗名裂的風險,她不甘心!


她太痛苦了!


她像一頭發怒的母獸一般地衝過來,力道異常大。


但是不等她近到時瑾身邊,就被人抓住了手腕,動彈不得。


她定神之後才看到,抓住自己的,正是時瑾的經紀人姚嘉鴻。


姚嘉鴻頭發梳得一絲不苟,透著嚴謹的眼眸裏,以往看她的時候,都帶著欣賞、驚歎以及偏愛。


但是今天不同,那雙眼眸裏,隻有厭惡、惡心和冷漠。


鄧雨菲不由就瑟縮了一下。


姚嘉鴻鬆開她的手,將她往後一擲,鄧雨菲身形一晃,就跌坐在了地上。


“你走吧。”姚嘉鴻的聲音很冷。


也很輕。


仿佛她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塊破爛。


鄧雨菲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實力,不甘地爬起來,逃走了。


時瑾全程都沒有說什麽,口罩外麵露出的眼眸依然明亮,精致,眼尾微勾,沒有化眼妝,卻仿佛自帶妝容。


她微微垂眸,收拾麵前的東西。


姚嘉鴻剛才全程親耳聽到鄧雨菲和時瑾的對話。


內心的震撼難以言喻。


原來,鄧雨菲一切的歌曲,都是取自時瑾嗎?


那些他為之驚歎過的創作,都是時瑾的手筆嗎?


他不敢信。


但是事實讓他不得不信。


“時瑾。”姚嘉鴻的聲音有些啞,眸光閃爍不定,“你們剛才說的話,我都聽到了。”


“聽到就聽到,又不是什麽見不得人的。”時瑾很平靜地說道。


對於時瑾而言,是再正常不過的話。


但是對於鄧雨菲,就沒有那麽輕鬆了。


“那麽這次鄧雨菲抄的這五首,是夏培風的,為什麽她是從你那邊抄到的?”姚嘉鴻其實有很多疑問,但是還是率先問出了跟事情最相關的一個。


這個問題,時瑾不好解釋。


畢竟這是利用了前世的記憶,她憑著記憶寫下了夏培風上輩子發了的歌曲,給鄧雨菲抄。


之所以她沒有讓鄧雨菲抄自己創作的歌曲,還是因為,她太清楚,鄧雨菲拿到自己的歌曲,肯定要去先討好楚淩,給楚淩用。


而時瑾,再也不想跟楚淩發生任何意義上的牽扯了。


也不想傅修遠心目中剛剛發芽的安全感,被直接折斷。


所以她提前寫下了夏培風的創作,放在自己的手稿內。


如果鄧雨菲但凡起任何壞心思,都注定會萬劫不複。


如果鄧雨菲不去觸碰這些不屬於她自己的東西,什麽事情都不會發生。


重來一世,鄧雨菲果然還是沒有改掉秉性。


時瑾沉默,姚嘉鴻知道,她一定是對自己太失望,才吝於解釋。


一想到自己以前對鄧雨菲種種優待和表揚,對時瑾的苛刻,姚嘉鴻就異常的後悔。


他甚至還讓時瑾跟著鄧雨菲多多學習,還料定是時瑾用了鄧雨菲的歌曲!


“時瑾……”他輕聲開口,想要鄭重地道個歉。


正巧時瑾的電話響起來,她沒有同姚嘉鴻多說,伸手拿起了電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