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燒掉身份證和戶口本
loading...

片刻後。


樓下響起了傭人緊張的聲音:“著火了!著火了!”


整個淺灣別墅都被驚動了。


雜亂的腳步聲響成了一片。


剛剛回自己房間的傅修遠也被驚動,邁步走了出來,眉色間夾雜著冷厲和不耐。


跟在他身邊的隨侍宋帆忙低聲說道:“傅爺,隻是小問題,已經滅火了。”


傅修遠眉色黯淡,棱角分明的下頜線條上,帶上了一抹揣摩。


不等宋帆再說話,傭人的尖叫聲響起——


“時小姐把自己的身份證和戶口本燒掉了!”


宋帆脊背一寒,便看到傅修遠已經朝著聲音的地點而去。


他心頭暗暗道一聲糟糕,隨著一起上前。


鄧雨菲正跪在一團灰燼之間,雙手捧著沒有燃盡、但是已經看不出原本模樣的證件,帶著哭腔說道:“傅爺,都怪我不好,沒有看好時瑾,等我發現的時候,火已經點燃了。”


說完,她梨花帶雨地望著傅修遠,滿臉的愧色。


“對不起,傅爺,我也沒想到時瑾會以這樣的方式,來拒絕和你領證結婚……”


傅修遠臉色森然,由白轉青,臉頰上肌肉根根暴起。


空氣裏是充滿寒冷的沉默。


這寒冷卻仿佛劇烈燃燒的火焰,仿佛要撕碎在場所有人的心。


所有人噤若寒蟬,不敢觸及傅修遠的視線。


隻有鄧雨菲還在勇敢地看著他。


等待著他對時瑾徹底絕望。


今天,原本是傅修遠和時瑾領證結婚的日子。


其實他們早該在兩年前就領證了,s國的法律規定,女生最早結婚日期限製是十八歲。


傅修遠一直在等待時瑾,等待她考上大學的那一天領證。


然而,時瑾為了她的未婚夫,天天混跡於娛樂圈,將學業搞得一塌糊塗,一直留級。


傅修遠等到現在,她二十歲了,她還在念高二。


他終於等不得了,將她帶回家,定在了今天領證。


結果,時瑾在今天,將身份證和戶口本,一把火給燒了!


“傅爺……”鄧雨菲怯生生地說道,“補辦證件很快的,我會好好勸說時瑾,盡快補好。”


她故意露出了自己手心上為了救火留下的傷口。


時瑾讓傅修遠如此失望,他的注意力,一定會漸漸地轉移到自己的身上的。


“你們在說什麽呀?”一道明豔的身影,從樓梯上緩步走了下來。


是時瑾。


她已經洗好澡,換了一條質地柔軟的藍色棉布長裙,高挑的身材單薄而美好。


臉上戴著口罩,隻露出一雙淡然漂亮的眼眸。


手上拎著一個包,看樣子是要出門。


才燒了身份證件,現在就要出門?


隨侍宋帆不由暗暗叫了一聲苦,察覺到傅爺滿身的戾氣,更是冷汗噌噌而下。


鄧雨菲卻是滿臉喜色,時瑾果然是個蠢貨,傅修遠都生氣成這個樣子了,她還要火上加油!


打扮成這個樣子,是要去見她的未婚夫嗎?


不利用這個機會,鄧雨菲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時瑾,你是不是要去見楚淩啊?求你別去了。傅爺對你是真心的!”鄧雨菲說完,就等著時瑾大爆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