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等我老公回家
loading...

如果不是時瑾對傅修遠的手下太過了解,對他們的車也了如指掌,還真不容易看出來。


傅修遠這是怎麽了?


時瑾對葉佩雯說道:“不用擔心,沒什麽問題。”


葉佩雯將信將疑,但是看那些車確實沒有拚命地追上來,一直保持著勻速,心中也略微放鬆了。


不過這些車雖然沒有追來,但是卻保持著不緊不慢的動作,完全和時瑾所在的車車速契合。


像是一種保護,也像是一種監督。


兩人的車到了機場,時瑾目送著葉佩雯登機後,才退出機場,來到了停車場。


傅修遠手下那幾輛車已經完全消失了,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的。


時瑾四下裏張望了一下,果然不出她所料,片刻後,傅修遠本人的汽車,出現在了她麵前。


車窗在她麵前放下,露出傅修遠冷雋的側臉,和優秀到無可挑剔的五官。


他伸手打開車門。


時瑾不客氣地上車,笑問道:“好巧啊。”


“嗯,是好巧。剛剛在這附近半點事情,沒有想到正好遇到你。”傅修遠一一解釋。


他平時話都少,隻有在緊張或者確實不得不說這麽多話的時候,才會說長一些的句子。


解釋得這麽細,簡直就是欲蓋彌彰。


時瑾甚至還能夠從他清冷的眼眸裏,看出他剛才眼波裏經曆過的情緒的激蕩和翻湧。


“哦,這麽大的機場,你就這麽剛好巧地看到我了啊?”


傅修遠輕咳了一聲,“嗯。”


“好奇怪哦,剛才很多車跟著我,我還以為是狗仔呢?”


“哪家狗仔敢這樣?”傅修遠眼眸裏露出殺氣。


偏偏就是不肯承認剛才跟著時瑾的那些車,是他安排的。


時瑾不由好笑,沒有想到一向高冷的傅先生還有這樣傲嬌的一麵。


“傅先生,剛才你猜我做什麽了?”時瑾帶笑問道。


傅修遠明顯有一絲緊張,雙拳微微握緊。


他今天確實不該安排人跟著時瑾,說過相信她,就不該起疑。


上次矢尾蘭的事情,他深受震動,發誓絕不會在讓時瑾處於任何他的懷疑當中。


但是看到葉佩雯左右開弓在她臉上親的那兩下……他還是差點掀翻了酒店包廂裏的桌子。


他隱隱記得有一次她說過,她寧願喜歡女人,也不要喜歡他!


她還說過,總有一天,會遠走高飛!


在酒店那一會兒,他整個人都被絕望和窒息攜裹,馬上安排人跟上了時瑾的車。


片刻後,理智回歸,他親自打電話撤回了那些人,然後自己開車跟著進入了機場。


說過相信,就是要相信。


麵對著時瑾的“好巧”,傅修遠才會難得的尷尬和緊張。


她是真的沒有離開!


她是真的願意留在他身邊。


他慶幸自己的理智回歸得夠早。


“做什麽了?”傅修遠聲音有些幹澀。


“我去送朋友離開帝都。因為她是我交到的好朋友,然後送完後,自然就是回家,等我老公回家啊!”時瑾的聲音裏帶著清淺的笑意,似乎在說什麽很輕鬆又格外重要的事情。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