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今年花光錢
loading...

今天這交易是達不成了,因為美國人沒有加班的傳統,現在天都快黑了,怎麽可能還會提供馬匹交易服務,不過各項合同都簽訂好了,隻差最後交接罷了。


宿山這邊和古大土豪來到了馬房,心中便打起了歪主意。也就是宿山想把幾個黃裝給換一下,以他的眼光現在這幾個黃裝都還挺難得的。


當然人家給了一千二百萬,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人,宿山決定還是把暗金留給土豪大爺,這樣的話名聲打出去,以後說不定會有更多土豪大爺來買自己的馬,殺雞取卵的事情宿山暫時還沒有決定去做。


不過就當宿山偷偷摸摸裝備把黃裝卸下來的時候,發現黃裝紋絲不動,原本宿山還以這是因為自己已經把馬賣了,誰知道看暗金還是能看的見裝備的數值,而且也可以'摳'下來。


最後宿山到是弄明白了,這東西隻要自己取下一次,安到別的馬身上,那就相當時綁定了一樣,再也無法動了。


暗金可以動,因為以前沒有動過,但是宿山也沒有合適的暗金可換啊,總不能把新得的【秘書處的呼吸泵】給換上去吧,這玩意加7速度呢,而【日蝕的榮耀之冠】才加4。拿下暗金吧心裏又說不過去,怎麽說人家也花了一千二百萬。


最為關健的是什麽?


是人家古大土豪這錢根本就不是在國內賺的,人家是在老毛子的地盤上賺的。


對於國內賺錢國外花的人,宿山有機會是一定要坑的,但是人家古大豪是在毛子那裏賺的,那宿山就得有一個同胞的模樣了,不能這麽坑人家。


原本宿山以為自己已經是人類中的歐皇了,誰能想到這個沒什麽品味的古大土豪,簡直是自己歐的平方。


“我跟你說呀!我這人做生意,第一是看,第二還是看人,我第一眼不喜歡的人我就不和他做生意了……”。


古大土豪的雪茄頭子在夜色中很亮,攬住了宿山的肩膀,不住的說著自己的發家史。


第一次到毛子那裏被人坑,買了一塊地,花光了錢,但是這塊破地上卻打出了石油。賣了這塊地之後,又買了一塊,這次直接在地上挖出了金礦。這人的發家史就像是老天的私生子一樣牛叉。


“好了,事情辦不成那咱們就明天再辦,反正也不急於一時,而且呢馬我也接手了,錢呢你也收到了,咱們這次的交易剩下來的事情我就不管了”古大土豪向著宿山伸出了手。


宿山握了一下,便看到古大土豪帶著他的跟班鑽進了車裏。


“哦!”


車子都啟動了,古大土豪按下了車窗:“那輛車子送你了,就算是咱們交易的小添頭吧。上家留下來的東西,我是不可能要的,好像誰買不起似的……”。


就在宿山呆滯中,那輛金色到了閃瞎人眼的勞斯萊斯駛離了宿山的視線。


“先生,是我幫您開,還是您自己開回去?和您說一下,三箱雪茄就擺在後麵的行李箱裏”。


一個白人笑眯眯的來到宿山的麵前,詢問了起來,雖然臉上掛著笑,但是眼神中掩飾不住的羨慕。


白得了一輛勞斯萊斯!


雖然是個二手的,但宿山也覺得占了好大一便宜,這玩意在美國雖然沒有國內那麽逆天的貴,但是也要25萬美刀啊。就算是二手,也得十幾萬刀啊,就這麽隨手送人了。


”我自己開回去好了“宿山說道。


聽到宿山這麽一說,這位把手中的鑰匙一交,然後撒開腳丫子就沒有影了。


“這人也太豪了吧?”宿山真覺得自己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這位。


賈胖子道:“唉!剛才我差點就想抱著他的大腿,問土豪要不要跟班的了,好家夥,我是見過土豪的,但是這麽土豪的真是頭一次見,原本我不相信,但是現在我信了,這世上真有拿錢不當錢的人物啊”。


“偶像啊!”宿山又感歎道。


宿山真的不是太感歎他有錢,而是感歎這貨這麽個花法,居然還能把錢越花越多,這簡直就是翻版的漢光武帝——位麵之子啊有末有?


賈胖子道:“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再見這位爺,我就喜歡他那句,好像我買不起似的,太牛逼了,從今天起古彪先生就是我賈某人的偶像了”。


唐娜此刻也跟著點頭,深以為然。


有些有錢人是說起來大方,事辦起來摳**唆指頭,人家古大土豪這樣的才是真大方。


開上了車子,如同夢遊一樣回到了酒店,三人這時候還沒有回過神來呢,每人抱著個雪茄箱子坐在床沿上傻瞪眼。


吱呀!


李帥包推開門走了進來,原來想掃一眼,但是發現三人都在房間裏,這才停下來。


“找你們半天了,你們也不知道答應一聲,我在外麵找了你們快半小時了……”李帥包一邊說一邊走到了幾人麵前。


看到三人手中都捧著一盒雪茄,李帥包翻了一下最近的唐娜手中盒子蓋子,一邊翻一邊還嘟囔:“這東西也出高仿的了……”。


“別動,想搶劫啊?”唐娜伸手一拍,把盒子蓋子蓋上了。


李帥包道:“搶劫的是你,我可是良民!對了,你們這是從哪裏買的,不像是假的,讓我嚐一根”。


“當然不是假的,是一個客戶送的”賈胖子道。


“你的客戶什麽時候這麽土豪了,連這東西都送,市麵上沒有賣的呀,一般人可弄不到這東西……”李帥包說道。


賈胖子道:“老宿把馬賣了”。


“什麽?!”李帥包聞之一驚。


然後追問道:“賣了多少?”


“一千二百萬,騷包,老宿發達了”唐娜說道。


“他發達你們倆犯什麽傻?”


聽到一千二百萬,李帥包隻是驚詫了一下,幾乎在瞬間就恢複了過來,然後望著唐娜和賈胖子兩人笑眯眯的問道。


賈胖子道:“我內心在做鬥爭,是不是要把老宿綁了,然後殺人滅口!”


唐娜嗯了一聲:“我也是這麽想的,我想幹掉了老宿之後,是不是也幹掉你和老賈,少一人分錢總是好的!”


“你們倆個混蛋!”宿山罵了一句。


李帥包伸手拍了一下宿山的肩膀:“接下來準備怎麽辦?”


“買地,買馬,繼續掙錢!”宿山說道。


賈胖子一聽立刻回過了神來,一把抱住了宿山:“土豪,土豪,這生意交給我吧,從我這裏買牧場,買什麽都成,你要是買我都成!”


“我買地就成了,買你做什麽?!撒手!“宿山道。


賈胖子一聽買牧場找自己,於是笑眯眯很狗腿的幫著宿山整理起了衣服。


唐娜這時伸著手說道:“我要加薪!”


“一周四百,不幹就換人”宿山咬牙說道:“地主家也沒有餘糧!”


“小氣鬼,總有一天我要把你的錢都搶過來”唐娜嘟囔了一下,當她的目光落到自己麵前雪茄盒上的時候,瞬間就美滋滋了起來。


“什麽價位的?宿款爺“賈胖子美滋滋的問道。


宿山想了一下回道:”二百五十萬能下來的!“


“這馬場和您的身份不配啊!”賈胖子道。


宿山扯著嘴角笑了笑:“剩下的錢我準備買馬,反正今年一定要把這一千二百萬花出去,決不能便宜了國稅局”。


賈胖子想了一下說道:“要不這樣吧,德普有個馬場要出售,以前是他買給他母親養老的房子,現在他母親不在了,所以這棟房子要出售”。


“現在還沒有人買?”宿山愣了一下。


德普和他前妻的事情在美國鬧的挺大的,一開始大家一邊倒的批評德普,說他家暴,但是後來才發現他老婆才是真家暴的,不光家暴德普,還是個十足的戲精,把德普給搞臭了。


別問宿山是怎麽知道的,在這邊混想不知道這事,除非把耳朵給堵起來。


“大家也覺得奇怪,都以為很快能賣出去呢,結果到現在從掛價300萬美元,到現在兩百萬美元,還沒有人接手”賈胖子道。


宿山聽了搖了搖頭:“還是算了,他買這個牧場主要為了生活的,泳池房子什麽的都占了好大的地方,我這邊不同,主要是養馬!”


賈胖子道:“但是價格不錯啊,兩百萬四十多英畝,位置還那麽好,真的,這牧場賣不出去我們都奇怪”。


“還是算了,位置真的不太重要,地方要大一些,最好能有一百多英畝,到兩百多英畝之間”宿山說道。


“我去,要是這麽大再堅持你這價格,那牧場得離中心地帶有點距離了”賈胖子說道。


“遠點沒有關係,反正就算是配種也是運來運去,無非是多花一點時間唄”宿山說道。


這地方宿山真不準備花大價,因為最後這馬場還得交給賈胖子經營。自己這邊還得去依山傍水的地方,人少的地方弄個大馬場。


李帥包道:”那你最好走公司,然後公司用基金持股……”。


“喲,行啊,騷包,連你都會避稅啦”賈胖子笑道。


“管用?”


賈胖子道:“自然管用,要不然你以為真的美國富人覺悟都高啊,搶著捐錢!其實很多都在避稅呢,這玩意給兒子一億,要交七八千萬的稅,換你你選什麽?當然是基金啦,過一下手兒子孫子都享受到了”。


“那給我整一套!”宿山說道。


“有前途啊!”賈胖子伸手拍了一下宿山的肩膀。


吹噓了好一陣子,大家一起去吃飯。


第二天一大早,宿山幾個趕到了交易所,古彪那邊的人已經等著了,所有的流程走一遍,烏爾坎就不叫烏爾坎了,人家古大土豪給換了一個精彩的名字——精彩生活。


宿山覺得這名字特別適合古大土豪,也就他能駕馭的了,別人總有一點名不副實的感腳。


馬出去了,宿山這邊自己到是忙活了起來,賈胖子也開始幫著宿山物色好的牧場。


挑挑撿撿了差不多一個月,也沒有遇到合適的,不是這個不行就是那個不滿意,總之扛著扛著就到了列克星敦的基蘭馬場拍賣會,隻不過這一次宿山口袋有貨自然有資格進入真正的拍賣場了。


至於公司到是搞定了,公司的名稱就是星光馬廄公司,背後由宿山的私人基金控製,現在名下就一匹【藍草仙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