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聰明人辦聰明事
loading...

車子都不錯,嶄新的車子仔細檢查了一遍,什麽毛病沒有車身的漆也是完好的,漆麵上的貼都還沒有撕下來呢。


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宿山這邊用'騙'的方式,把父親還有姐姐的身份證給弄了過來,然後就把這車子給辦了下來,付錢這種事情自然就不用說了,兩輛車子都是全款,加起來還不如宿山今年牧場裏進的一匹馬值錢,宿山花的一點壓力都沒有。


交完了錢,車子還得貼膜什麽的,而且瞅著也到了晚飯的點兒,宿山幹脆直接請張紅桃和總經理吃個飯。


總經理這邊到是以有事為由給拒絕了,於是宿山就讓張紅桃叫上他的媳婦孩子一起。


“隨意找個飯店吧,雖然我知道你發了財,但是跟我你不用這樣,要是非要挑個大館子好館子,就失了咱們從小穿著開襠褲長大了味了”張紅桃說道。


宿山也不客氣點頭回道:“嗯,那你挑館子”。


張紅桃說了個館子,然後帶著宿山往那邊去,同時給他的媳婦打電話,讓他媳婦帶著孩子也往那邊走。


等著到了地方,宿山下車便看到路邊有個年青的婦人攙著一個小男孩再東張西望。


“那是我媳婦,顧小惠,也是你嫂子”張紅桃把車子停到了路邊。


“嫂子好”宿山連忙打招呼。


顧嫂子也挺熱情的:“小宿你好!”


雖然說顧小惠對自家老公幫著宿山買車有意見,但是見到了宿山還是挺給麵子的,並沒有因為這人讓自己的老公冒風險而甩臉色。不得不說顧小惠是個聰明的女人,知道在外人麵前給自己老公留臉麵。


張紅桃的兒子四歲,長的虎頭虎腦的十分可愛,仰著頭睜著大眼睛一眨都不乏的望著宿山。


“宿叔叔,你就是我爸說的那個在美國養大馬的叔叔麽?”


“是啊,等著明年放暑假,你和你爸他們一起到叔叔那裏渡假,叔叔那邊不光有大馬還有狗,山羊……”宿山說道。


聽到宿山說出這麽多東西來,小男孩子的心便野了,不住的晃著母親的手:“媽媽,我們去不去?”


顧小惠笑道:“去,等明年你爸爸放假,咱們就去玩!”


顧小惠也沒有把這事當真,她就以為是宿山客氣一下,去一趟美國那一人來回機票錢都不少,一家三口出去小半年的工資沒了,她才舍不得呢。


為了防止兒子再提這茬,顧小惠道:“我們還是進去吧,現在外麵的氣溫已經低了,雖然還沒有入冬,但是已經有點冷了”。


“對,對,咱們進去說!”張紅桃笑著伸手示意宿山進去。


就是一個街邊的小蒼蠅館子,不過人似乎不少,看到裏麵坐在滿滿的便知道這家的口味不錯。


“老板,你們家的鍋子先來一個,地鍋雞來一份……”張紅桃直接說道。


顧小惠道:“你這人,客人還沒有點呢,你自己把菜都點了”。


張紅桃笑道:“沒事,這是我從小穿開襠褲長大的兄弟!”


說完轉頭衝著宿山問道:“你沒什麽忌口的吧,在美國不會養的吃不了中餐了吧?”


“沒有的事,我什麽都能吃!”宿山笑道。


張紅桃也不和宿山客氣,又點了兩個菜便和宿山一起上了樓。


到了樓上的小包間,大家隨意的坐下來,等著服務生拿了茶水過來,張紅桃一邊給宿山倒茶一邊說了起來。


“我給吳世濤打了一個電話,他說今天有應酬就不過來了”張紅桃道。


宿山笑了笑:“你沒提買車的事情吧?”


“你又沒讓我說我提這事幹什麽,前一段時間我看到吳世濤說起你來,他說等你回來大家一定好好聚聚,可能是今天真的挺忙的,他自己一個人開工司……”張紅桃這邊絮絮叨叨的開始給宿山解釋。


聽到張紅桃這麽說,宿山便明白了,自家這玩伴現在性子也沒有怎麽變,還是那麽單純。


宿山可真不以為吳世濤是因為應酬,回來這事宿山上次就說了,找他買車說了時間了,他怎麽可能不知道時間,如果是有心的話,一個多月錢今天如何不能安排避開,就算是不能避開,一個電話,或者一個微信消息也不會發麽?


不是應酬很重要,而是吳世濤這位覺得宿山沒那麽重要。


顧小惠聽著翻了一眼丈夫:“你到是挺了解他的?他給了你什麽好處了?”


聽到媳婦這麽說,張紅桃很尷尬。


張紅桃的媳婦可比張紅桃精明多了,他早就從宿山臉上的微表情中讀明白了,這位小宿老弟對於吳世濤的感觀怕也就是那麽一回事。


事實也正是如此,吳世濤以為宿山要買個十來萬的車,想找自己拿底價,他現在賣熟人可不是這麽賣的,連襟都沒這價又怎麽可能給宿山這價?


要麽辦分期要麽加價,他吳世濤是個生意人,而且在他的心中,宿山和四年前一樣,還是那個在美國攢錢買農場的窮幣!給自己打電話,無非是想占自己便宜罷了。他吳世濤是聰明人,辦的都是聰明事。


顧小惠心裏跟明鏡似的,知道吳世濤沒有出現,那吳世濤對於宿山的感觀同樣也是不怎麽樣。婦人也猜到了,吳世濤肯定不知道宿山回來隨手就提了兩輛奧迪,加起來塊兩百萬,如果知道的話,這位吳總怎麽可能缺席今天晚上這一頓,不光不會缺席,還得屁顛顛的過來買單。


就算是真有應酬,那邊喝倒了爬也要爬過來的。沒有來,那肯定是不知道,這兒坐著一個有錢人,坐著一個人脈。


菜上的很快,口味也不錯,當然了不能和騷包比,這貨的手藝那是大廚級別的。


一邊吃大家就一邊隨口聊,宿山也沒有藏什麽,把自己現在正在做什麽和兩口子說了一下,兩口子也不知道純血馬這事情,反正就當個樂子聽,宿山這邊也就當個樂子講。沒提起身家,但是都知道宿山肯定有錢了。


張紅桃這邊真沒什麽好說的,從畢業就在這店裏幹,一直幹了快十年了,人生沒什麽起伏平平淡淡的,兩口子現在的生活呢也沒什麽不好,和普通三四線城市的家庭一樣,平常不餘什麽錢,但是也不缺什麽錢。


談著談著,張紅桃就談到了吳世濤,自己沒什麽好講的那就隻能講講別人了。


聽到張紅桃講的,宿山笑了笑:“你這人還是老樣子,都念著別人的好,你評價一個人啊不客觀,都講好的。我得聽聽嫂子的,這樣實在一點”。


顧小惠聽了笑道:“我哪裏懂什麽,我和紅桃在一起的時候,人家吳世濤已經小別墅住著了,到現在我也就僅僅見過人家兩麵,什麽感覺不感覺的……”。


這話像是沒說,但是其中該有的意思也都有了,那就是兩口子和吳世濤的交集很少,再聯係張紅桃說的以前幫著吳世濤幹活的事情,宿山哪裏還不知道這人如何?


“來,嫂子,我敬你一杯,咱們這邊離的遠了一些,不過以後得常聯係,要不這麽著,今年過年的時候你們一家都去我那邊玩,如果不喜歡草原呢,咱們就去冷的地方,那邊可以滑雪,也可以打獵……”宿山說道。


顧小惠道:“聽起來不錯,不過我們這邊真不是說走就走的,上有老下有小的,到時候再看吧”。


“那就全家都來!”宿山大方的說道。


對於自己劃歸朋友的一類人,宿山總是大氣的,至於為什麽對賈胖子和騷包又開始摳了,那是因為仨人已經不是簡單的朋友可以慨括的了,這世上有種朋友叫生死之交。


“再說,再說,我這邊也不一定能走開,尤其是放假的時候,過年也歇不了幾天”張紅桃笑眯眯的說道。


老朋友見麵,張紅桃是分外開心,他是個實誠人,並沒有想著自己的同學發達了我看看能不能占點便宜,他張紅桃腦子裏這個念頭都沒有,對於他來說宿山有一千萬和窮的一身補丁沒多大區別。都是他的朋友,不會因錢分什麽高下。


至於顧小惠則是帶著一點警惕的,生怕宿山再把自家的老公給耍了,至於有錢不有錢的,她也沒有想著占便宜,她覺得自己是看透了,現在發財的沒幾個好心眼的,和你熱情指不定就想著害你呢。


她不想占人家便宜,但也不能讓人家把自家的憨老公當猴耍。


於是這一頓飯吃的,宿山和張紅桃是真心開心,老友見麵!


但是顧小惠吃的那就心海翻騰,不停的琢磨宿山又想怎麽給自家老公挖坑了。


幸好宿山沒有讀心術,要不然得老尷尬了。


吃完了飯,宿山去搶單,沒有想到已經被張紅桃給付了。


接下來宿山就得去酒店了,臨走的時候,趁張紅桃不注意,在他的車後廂裏放了兩瓶酒,其中一瓶自然是給他們經理的。


回到了小區樓下,婦人見自家的老公還是不住的嘀咕著自己和宿山小時候的事情。便張口懟道:“你和吳世濤不也是從小玩到大的麽,怎麽人家發財沒帶上你,到是幹苦力活的時候想到了你,好家夥外麵請人三百塊一天,你一分不給,愣是一下班到他那裏去,幹到十二點回來,就落了一頓夜宵盒飯!”


張紅桃被自家的媳婦懟的不好意思了:“他當時沒錢!”


“現在不是有錢了,小寶伯伯前,伯伯後的叫了好幾年,一塊餅幹都沒有見到!”顧小惠又懟道。


張紅桃這是真沒話可講了,隻得苦笑著把孩子從後座上抱下車。


“咦!哪裏來的兩個盒子?”


顧小惠正準備下車,一瞟看到了副駕位置地板上擺著兩個盒子,於是問了一句。


“什麽盒子”張紅桃問道。


“喏!”


“好家夥!”


張紅桃一看媳婦手裏的東西,頓時跺了一下腳:“他拿我當什麽人了”。


“什麽東西?”顧小惠可不認得路易十三,別說是路易十三了,張紅桃這樣的家庭媳婦連lv都不認得。五百塊的衣服都嫌貴的主婦,怎麽可能研究奢侈品。


“酒!”


“喲,不錯,終於給同學辦事看到東西了!”顧小惠笑著打趣起了自家的老公。


顧小惠還以為這酒也就兩三百一瓶,像是這樣紅包裝看起來有點俗氣的酒在她的眼中貴不到哪裏去。


“五萬九一瓶!”


張紅桃看了一眼媳婦,從口袋裏摸出了手機。


“什麽?!”


顧小惠好懸沒有拿住,雙手一哆嗦差點把盒子摔到車子地板上,不過掉下去的瞬間雙手抱住了,從抱住了之後手就似乎抖的厲害了。


顧小惠以為自己聽錯了,張口又問道:“多少?”


“我說宿山你也太拿我當外人了……”電話一通,張紅桃便說道。


宿山道:“拿你當外人我就不找你辦事了,那酒可不是全都給你的,你們那經理還一瓶,行了,別婆婆媽媽的,我自己跟本不喝那玩意,也是朋友給我的,剩下的我給我老爹和姐夫,沒事我掛了啊……”。


宿山愣是一通懟,原本張紅桃就嘴笨,哪裏說的過宿山啊。


“別,拿回家給叔叔和姐夫喝吧……”。


“你以為他們喝?”宿山說完掛了電話。


張紅桃一想宿山的老子和他姐夫喝這酒,頓時就噗嗤一聲樂了。


“你笑什麽呢,我問你這酒多少錢?”


“五萬九一瓶!”


“假的吧?”顧小惠根本不相信這酒值五萬多,兩三千的茅台在她的眼中已經貴上天了,這酒得換多少瓶茅台啊。


“錢總看了都快舍不得鬆手了,你說真的假的?”張紅桃歎了口氣。


“還回去吧”顧小惠被嚇住了,就這瓶酒能買自家一個衛生間。


張紅桃卻道:“收著吧,以宿山的性子還會去真要炸毛了。走,跟我去老錢家一趟,把這酒送一瓶給他”。


“給他?”顧小惠這下又舍不得了。


“嗯,給他,馬上新年公司又要調整了,他還是挺受老板器重的,我看看這次有沒有機會”張紅桃道。


這時候宿山要聽到,一準覺得張紅桃不像他想的那麽憨厚,他其實誰對他真不錯還是假不錯,他心中都明白。有的時候人難得糊塗。


真的,這世上沒有幾人是真傻的,當別人都是傻子的人自己通常才是最大的傻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