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古大款爺上門
loading...

晚上,宿山這裏剛吃過飯,正準備往馬廄那邊去呢,突然間看到魏朝陽租的那輛棕色的福特旅行車回來了。


“回來啦?”宿山打開了大門,和魏長陽等人打了個招呼。


魏朝陽按下了窗戶,衝著宿山笑了笑:“回來了,你吃過了?”


“嗯,剛吃過,你們呢?”宿山問道。


問著伸頭往裏麵看了一下,發現車裏隻有三人,於是又好奇問道:“剩下的人呢?”


“他們幾個今晚不回來了,在馬房裏值夜班,要到明天早上七點鍾才回來”魏朝陽說道。


“挺辛苦的”宿山順口說了一句。


對於宿山來說這樣的生活太正常了,以前剛來美國在農場幹活的時候,一天最多也就是睡五個小時,睜開眼就是忙活,閉上眼就是深夜一點了。


魏朝陽說道:“可不是麽,這些日子可算是把我們都折騰壞了,真沒有想到美國人這邊工作這麽拚的,我還以為這邊都是朝九晚五呢,到了點兒下班什麽的”。


宿山笑道:“你那是企業,農場牧場哪有什麽朝九晚五,一個牛仔忙的時候連軸轉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話說的宿山明白,魏朝陽是受了國內公知的蒙蔽,美國這邊有他們說的東西,但是到了這裏你便會知道那些東西有些行當跟本享受不到,像是農牧場,和你老板講我一天隻幹八小時,到了點我就走人,那老板肯定讓你先滾蛋。


當然了,在沒來美國之前宿山也是這麽想的,到了這裏才發現自己聽到了都是美國的好,而從美國回去的人也從來不說美國差,哪怕是他在美國混的再不好,也不會回國的時候說美國差。


“真是沒有想到!”魏朝陽連聲說道。


臨來的時候,魏朝陽覺得自己已經是很拚的了,沒有想到到了這裏之後,看到那些五六十歲的騎師每天還要在健身房耗上兩三個小時,和人家交流的時候,很多人說他們從二十多歲開始,到現在三十多年下來,一年隻有七八天的休息時間,而堅持這件事情連一秒鍾也沒有放鬆過。


想想看一個五六十歲老騎師的體脂率,比魏朝陽帶的隊伍中最輕的學員還要輕上一個多點,那你便知道這些老家夥是如何努力了。


“美國這邊混子不少,但是幹活拚命的也很多,而拚命的這幫人往往日子都過的很不錯,美國夢不是有吃有喝躺著,而是拚搏就能成功。其實不論你在哪個國家,你都得拚了命的生活才能把日子過的好”宿山笑道。


魏朝陽點頭道:“是這個理兒!”


“那行了,你們快去吃飯去吧。對了,如果是想吃什麽蔬菜可以去我的菜園子裏摘”宿山說道。


“謝了!”魏朝陽和宿山說一句之後開著車子往宿舍的方向去。


宿山則是關上了門,慢慢的溜躂到了馬廄,開始整理起了馬廄來。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夏天的熱浪結束了,魏朝陽一行人也整理好了行裝回國去了。


豐收涼爽的秋天稍稍的降臨了,氣溫一天天的降低,牧草卻如同莊稼一樣到了最肥美的時刻。


星光牧場的第一季青貯也開始製作了。


主力還是兩人,宿山與唐娜,騷包到是回來了,不過那小子一回來就埋頭躲進了自己的家裏,估計又是在折騰什麽論文之類的,隻有每周一次在牧場給牲口做檢查的時候才會出現。


賈胖子現在到是跑的勤快,隻不過來宿山這裏的時間不多,大多數是陪著以前的客戶來這邊挑馬,現在星光馬廄裏已經有十來匹馬在調教了,除了宿山的一匹,剩下的都是賈胖子憑著以前的人脈攬來的。


十來匹馬,上賽道跑出成績來的,除了【藍草仙子】之外,再無其它的。大多數連最入門級別的比賽都沒有贏過,還好賈胖子的忽悠功夫真的很到家,到現在居然沒有一個客戶退出的,不得不說夜裏睡覺的時候,宿山都為自己的決定猛誇自己。


【藍草仙子】的成績很驚豔,和【精彩生活】不一樣,它隻跑了一場比賽就直接進了g1級別的大賽,並且當場就贏下了馬生的第一場g1,雖然僅僅是兩歲馬的比賽,但是依然是吸引了馬圈的注意,並給他的主人帶來了七萬多美金的回報。


這段時間要說最妖的馬,還得數【精彩生活】複出後的兩場g1比賽,一場幹掉了世界排名第一的【西雅圖往事】和世界第三的【夏日驕陽】,而且全都是超過五個身位獲勝,要知道比賽是一千六百米。而對手也是世界級的頂尖賽馬,這種成績,可以用光芒四射來形容,加上它雙冠王的身份,可以說是天下誰人不識君!


在無數馬迷的驚歎聲中,【精彩生活】再一次受傷了!


依然是老問題:它的球關節無法支撐它連續不斷的比賽,於是這匹妖馬不得不再次休息一到兩個月,至於能不能參加今年的育馬者杯經典大賽,所有人都不能下保票,包括它的馬主古大款爺。


打比賽給宿山掙錢最多的現在是【龍門飛客】這匹快六歲的老公馬,連著三場g1級別的比賽為宿山一共帶來了九十五萬美元的總收入,當然了除掉騎師、練馬師的分成,宿山這邊一共得到了六十萬不到。


宿山很開心,因為【龍門飛客】後麵兩場比賽的表現是現像級別的,一場比賽中幹掉了世界第四,世界第六,世界第八,而且贏的穩穩的,不得不說練馬師威廉姆斯真的很有一套,把【龍門飛客】調教的穩如老狗,一場比賽比一場比賽進步。


所有的事情都很順利,宿山便開始等著今年的稱季拍賣會,也就是下周的基蘭稱拍會,今年的秋拍會將會超越以往的規模,聽說將會有六千多匹純血馬參加今年的秋拍會,而且精選馬拍會中的馬匹數也將超越以往,並且那些馬迷們耳熟能詳的傳奇馬匹子嗣也將集體亮相。


宿山心情很激蕩,並且口袋裏的金幣已經鐺鐺作響,等著大展伸手了。


坐在電腦前麵,宿山笑眯眯的望著自己銀行賬戶上麵的數字,心裏幻想著今年就算是貴一些,也要買足三匹暗金馬,至於明年牧場的日子,那緊巴巴的也能將就著過下去,等著【藍草仙子】三歲了,它和【龍門飛客】兩個家夥贏比賽的獎金就能完全應付牧場的發展了。


就在宿山正美著呢,突然間門口傳來了唐娜的聲音。


“老宿,老宿!”


宿山啪的一聲合上了筆記本,張口喊道:“什麽事?”


事字還沒有落聲,唐娜已經衝到了門口,推開了門衝著宿山說道:“老宿,好像【快步百合】要生了!”


“什麽?”宿山詫異的問道。


“我說【快步百合】要生了,你耳朵裏長驢毛啦!”唐娜是個急性子。


“快叫騷包啊,你喊我有個毛用”宿山一下子蹭的站了起來,站在太快,差點把把自己釘的小破桌子給掀翻了,伸手扶住了桌子也扒住了筆記本,宿山這才快步向著唐娜走去。


唐娜跟在宿山的後麵:“我已經打了,不過來通知你嘛,騷包這人也不怎麽樣,說是還有十來天,怎麽現在就生啦,這時候生下小馬駒兒來叫怎麽回事啊……”。


一般來說純血馬的出生都在二三月份,生在九月份這計算歲數就有點吃虧了,整整比人家晚了六七個月的時間。


“什麽時候到?”宿山到了門口剛解開了牧用馬的韁繩,然後準備上馬,便聽到一陣引擎的聲音。


抬頭一看,發現好家夥,三輛勞斯萊斯一字長蛇陣正向著自己這邊平移了過來,那家夥跟美國總統出行似的,州長都沒有這樣的架式。


看這排場宿山都不用問,便知道自己唯一認識的古大土豪閃亮登場了。


“唐娜,你先去馬廄裏守著去,咱們牧場來客人了”宿山把剛剛踩到馬蹬上的腳又給撥了出來。


唐娜嗯了一聲,上了馬,這時候她也不可能有多少廢話了,直接催著馬向著馬房裏奔去,宿山則是快著小跑來到了牧場門口準備迎接自己的客人。


打開了牧場的大門,等著勞斯萊斯魚貫而入,宿山這才發現車隊的後麵跟著騷包的謝爾比眼鏡蛇,沒有辦法,車子太小了,勞斯萊斯的氣場這麽強大,看不起一輛小跑車也是正常的嘛。


騷包沒有說話,而是伸頭看了宿山一眼,然後指了一下馬房所在的地方,見宿山點了點頭,這小子一腳由門便把車子甩在了屋子前麵,下了車騎上宿山的馬便往馬廄奔了過去。


古大款爺這邊正下車呢,突然間見到一輛謝爾比一個甩尾停在了不遠,鑽出來一個漂亮的帥小夥一言不發騎馬飛奔而去,覺得自己這閃亮的出場似乎有點敗興。


“這人是?”


宿山道:“我的朋友,也是我牧場的馬醫!”


“哦!”古大款爺一聽是宿山的朋友,於是便決定不和這人一般見識,要是放在以前的性子,古大款爺一準拿錢把這車子砸下來,然後用勞斯萊斯拖上跑一圈。


“你這個大忙人今天怎麽有時間過來我這小窩裏?”宿山笑著問道。


一邊說一邊引著古大款爺往屋裏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