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新的團夥
loading...

在這些隊員們的眼中,星光馬場裏透著一股古怪,這裏的人不'正常',馬也不太'主流'總是時不時的挑戰一下大家的知識點,容易讓人產生認知混亂。


不過很快,讓他們覺得正常的來了。


當這些人進入馬房正式開始學習的時候就沒有功夫去煩星光馬場的事情了,因為每天早上他們得四點半到馬房,也就是說他們三點就得起床洗漱吃飯之後趕到馬房,然後跟著裏麵的員工一起忙活。


作為實習的騎手,他們可沒有資格像是老騎師一樣每天過來先打理自己做準備活動,接著到賽道上去騎馬,並且和練馬師交流一下今天馬匹的情況。他們這些學習的,要從最底層幹起,刷馬摳蹄等等。


雖然他們並不是馬房的實習騎師,但是馬房這邊還是安排了兩天讓他們體驗一下實習騎手的生活,然後才開始讓他們了解一下正式騎師的生活。


四天下來,這些年青人就被這邊的騎師給鎮住了,國內在騎師都是很年輕的,一般來說最大的也就是三十來歲四十歲的,過了四十歲,以國內騎師的素質就沒有辦法圍持住體形了。


但是這裏四十歲的騎師算是中堅,像是有些頂尖的騎師五六十歲了還在策騎並且狀態保持的比他們這些二十多歲的騎師都好。像是五十多歲的名人堂騎師史蒂文。還有rb六十多歲的場文男現在依然是活躍在賽場上並且一場一場的贏取勝利,而且還都有份量的大賽勝利,這種榮譽心是國內三四十歲騎師很缺乏的。


宿山當然是不會有小騎手們的體會,現在的宿山日子過的美滋滋,除了缺個媳婦,有的時候晚上睡覺喜歡夾個枕頭之外,別的都挺順心的。


總之老宿很滿意。


更讓宿山順心的是,賈胖子終於同意搞個馬房了,隻不過他並沒有把馬房設在肯塔基這邊,而是把馬房設在了加州,靠近了聖塔安妮塔賽馬場。宿山點頭也同意了。


現在宿山就接到了賈胖子的電話。


“馬!”


賈胖子這邊的要求很簡單,讓宿山兌現自己的承諾那就是有匹好馬送到新成立的星光馬房來接受調教。


“什麽時候要?”宿山的答案很簡單。


賈胖子也不客氣:“盡快!”


“那後天!”宿山一點也不含糊。


這時候宿山就不可能把【龍門飛客】給賈胖子弄過去了,原本還在糾結著【秘書處的呼吸泵要給誰的問題,現在宿山一點不糾結了,直接準備給【藍草仙子】裝上。至於一歲的【飛踏流雲】再看看,畢竟母馬來錢少,宿山暗金裝備又不多。


至於為什麽?那就是快賺錢,賺快錢,現在宿山依舊是缺錢!看到相宜的暗金馬卻因為資金問題下不了手,這讓宿山越來越有點小失落。


賈胖子也直接:“那我明天過去,到時候帶著練馬師一起,不過你可能不想見,就是老山姆”。


“我說過,無論你請誰我都不發表意見!還是那句話,好馬我給你,你拿成績,作為股東我的要求不過份吧?”宿山說道。


賈胖子大笑道:“不過份,但首先你得有匹像你說的那樣一匹好馬!”


“明天你就會見到那匹好馬!”宿山說道。


“那明天見!”賈胖子那頭大笑著掛了電話。


宿山這邊掛了電話,便站了起來,騎著馬去找唐娜,告訴她自己去馬房那邊看看【藍草仙子】去。


現在【藍草仙子】正在接受正規的調教,成績嘛很不錯,但是並不太顯,這對於兩歲馬來說,而且是兩歲母馬來說那是很正常的,兩歲三歲是馬匹發育期,馬能不能跑大體的可以看出來。


但是這也不是絕對,有些馬發育的晚,還是拿海餅幹來舉例,開始的成績爛的和屎一樣,但是一發育起來,那家夥好一個猥瑣啊,一下子成了激勵美國的一匹傳奇賽馬,成了1938年前夜成為美國十大新聞人物之一,同時上榜的還有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張伯倫和德國的老希。而隻有它隻是一匹馬!


宿山趕到了【藍草仙子】訓練的馬房,並且向練馬師提出了轉場的要求。


練馬師隻是稍微的挽留了一下,便放棄了。在他的眼中【藍草仙子】是不錯,但是也僅僅是不錯而已。


“我沒有問題,但是可能的話馬房不會退剩下來的款項”練馬師說的很明白,那就是馬可以牽走,但是交的那些款子是不可能退的。


宿山點了一下頭:“我可以理解!”


原本就該這樣,自己這邊沒有按照合同來,那麽剩下的款子人家自然不用退。


練馬師這下笑著說道:“那我這邊可以了,手續方麵咱們現在就可以交接了,現在這個欄位它還能用兩到三天,兩到三天之後就得重新收費了,這一點我要提醒您一下”。


“我知道,明天它就會離開這裏”宿山笑眯眯的說道。


練馬師伸出手:“那祝您和您的馬都好運”。


“謝謝!”宿山同樣麵帶微笑。


笑容雖假,但是還是讓人有點小溫暖。


好在這人的專業素養還在,並沒讓已經交了錢的【藍草仙子】離開馬房,而是讓【藍草仙子】可以呆在馬房,並且由他一直調教到新任練馬師來暫時接手,直到它離開馬房。


宿山在馬廄中見到了【藍草仙子】好些時間沒見,模樣沒有多大變化,但是明顯的氣質變了,身上油光水亮的,大眼睛中充滿了靈性。可見這個馬房的專業水準還是相當可以的。


在轉角看到了一袋胡蘿卜,宿山過去抽了一根回到了隔間旁邊。


【藍草仙子】見到有胡蘿卜立刻伸出了腦袋,咬下了宿山手中的一截胡蘿卜開始大口的嚼了起來。


宿山伸手摸著【藍草仙子】的腦袋。


一邊撓一邊說道:“你要爭氣呀知道不知道,現今最好的裝備我給你裝上了,不給我賺回幾十萬美刀來你可對不起我啊……”。


就在宿山和自己的馬絮叨的時候,馬房的一個工作人員從宿山的身邊走過。至於馬主和馬的對話他已經看過無數次了,別說是對話了,抱著馬親出法式濕吻的他都見過,像是宿山這樣的都是小場麵,無非就是講的不是英語他聽不懂,雖然聽不懂他也能猜個大概。


從畫麵中把【秘書處的呼吸泵】給取了出來,放到了【藍草仙子】的身上,也不知道怎麽滴,放上去了之後,宿山又用手摳了一下,看到了此物已經不可取下,這才死了心。


關於配裝的問題,宿山已經想過了無數次,又礙於【精彩生活】現在的問題,宿山是不敢猛堆力量了,這次他隻堆了【精彩生活】裝備一半的力量,不過依然是維持了高敏,同時又兼顧了一些耐力,這是現在宿山覺得自己可以配出的最好的中程馬,也就是兩千米左右。


一看就知道,宿山對於【藍草仙子】的設定還是衝著明年的三冠賽去的。


雖然【藍草仙子】是一匹母馬,但是宿山並沒有降低這種要求。而且猥瑣的宿山心中也正在設計著第一匹雌馬三冠王帶來的震憾性效果。


雖然宿山知道雌馬在配種方麵和同樣成績的雄馬相比一點優勢也沒有,但是宿山一想到雌馬贏下了美國三冠王,內心就忍不住想猥瑣的偷著樂。


在美國這邊,像這樣正路子出名是完全不用怕的,宿山這邊怕人解剖自己,但是從來不怕別人解剖自己的馬。


暗金裝一貼,再加上精選的四個黃裝,頓時宿山覺得【藍草仙子】順眼多了。和以前相比一看全身都冒著土豪金光的那種感覺。


和馬呆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又遠遠的尋摸了一下馬廄裏其他的馬,隔著十來米摳摳人家馬身上的暗金裝,再次驗證了馬不是你的你就摳不下來這個事實之後,宿山這才依依不舍的離開馬房。


賈胖子來了!


第二天一大早,賈胖子坐著第一班的飛機來到了肯塔基,不光是人來了,還帶來了他選出來的騎衫,也就是港市說的彩衣。


當宿山看到賈胖子挑的騎衫顏色的時候,宿山真的無話可說了。


宿山手中拿著騎衫在賈胖子的身上比劃了一下:“跟你的氣質真的很配啊!”


騎衫有兩種顏色一種是金色,大麵積的金色,還是那種亮金色,搞的跟以前皇帝的龍袍似的,還有一種是土色,兩種顏色的結合完美呈現給世人三個字:土豪金!


要說光這宿山也能昧著良心說好看了,但是你那土色的條還打什麽波浪紋啊!這下浪、土豪金都有了。


好家夥,給人的感覺地球上也就是馬戲團小醜身上的衣服比它搶眼!


“你是不知道,這幫烏龜玩意兒把好的都搶注了,我光選這個圖案就選了差多三四天的時間,還特大爺的不能和別人重複……”賈胖子解釋說道。


你說宿山信麽?老實說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他相信賈胖子就是這審美!


不過說好了,馬房的事情宿山不過問,而且露臉的是賈胖子,到時候介紹馬房的彩衣時候,和宿山這個馬主的關係不大,其實和賈胖子的關係也不大,和旁邊一言不發的山姆關係真的挺大的,因為他現在是【藍草仙子】的練馬師。


此刻的山姆已經看不出前麵的那股子頹廢模樣了,頭戴著印有星光馬房標誌的棒球帽,這玩意兒,賈胖子也給了宿山一頂,甚至連唐娜和騷包的兩頂都準備了。


老頭臉刮的很幹淨,上身是灰藍格子襯衫,下身是牛仔褲,腳上是一雙印花的牛皮半高靴,目光銳利,時不時的呡一下嘴。


車裏除了山姆之外,還有一個矮小的騎師,名字很大眾:邁克,相當於國內的什麽偉,什麽亮。年紀是約四十歲左右,此刻一身灰色的西裝,不過坐在老山姆和賈胖子的中間,如同一隻小雞崽子似的,反正宿山是不能看久了,看久了之後忍不住想笑。


這就是賈胖子新的團夥成員,或者說是基礎的組織構架。


宿山沒有意見,隻等著這個團夥給自己帶來冠軍,當然了最重要的還是冠軍的獎金。


“去看馬吧!”


賈胖子說道。


宿山並沒有介意賈胖子說的山姆要先看馬,才能決定做不做馬房的練馬師,說了馬房的事情交給賈胖子,宿山就得做的到,雖然對山姆不滿,但是現在賈胖子是馬房的總經理,而不是宿山。


“可以!”


說著宿山便換了目的地,開車往馬房的方向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