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和它們的主人好像
loading...

魏朝陽早上被鬧鍾叫醒,穿好了衣服的時候,出門發現不遠處的馬廄裏熱鬧起來,不停有馬嘶聲傳出來。


邁步走過去一看,發現唐娜和宿山已經起床了,現在兩人正忙活著刷馬。


“早啊?”


看到魏朝陽進來,宿山抬頭和他打了一聲招呼。唐娜這邊聽到宿山的話,扭頭看到了魏朝陽也給了他一個笑臉,並且道了一聲早。


“早!”


魏朝陽和宿山兩人也打了一聲招呼。


“不好意思,起來的有點晚了”


魏朝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一邊說一邊捋起了袖子準備幫忙。


宿山連忙攔住:“不用,不用,我和唐娜兩人沒有問題不需要人搭手”。


魏朝陽笑道:“我不和你們客氣,你也就別和我客氣了,咱們都是朋友,我也沒什麽事情,伸伸手的活兒不要幫忙我也不好意思在你這裏住了!”


宿山也攔不住魏朝陽,最後隻得由著他從馬廄裏牽了一匹馬出來,戴上轡頭然後拉上了側韁開始給馬洗起了澡來。


“你這手法不錯!”


宿山看到魏朝陽熟練的洗馬,便知道這人不是生手,不光不是生手還不是一兩年可以練成的,這手法比宿山和唐娜都要好的多,這一陣子又撓又刮的直接把馬給弄舒服了,讓馬不住的抗著韁繩想給魏朝陽撓撓背什麽的。


這可是馬兒的社交動作,就相當於人之間的握手,表示友好的動作,當一匹馬兒這麽對你的話就相當時它很信任你,或者是覺得你的地位是和它對等的,這是很好的現像。


魏朝陽說道:“幹了十好幾年了,以前的時候咱們國家不富裕,根本就沒什麽好馬,我那時候記得去參加國外的盛裝舞步比賽。好家夥,咱們的選手進場自己都不好意思,因為咱們的馬比人家的矮一截子,後來咱們有錢了,馬漸漸的好了,但是選手的素質又跟不上……”。


宿山聽著魏朝陽的話,能夠體會到他內心中的那種不甘和倔強,真的,無論是體育還是什麽方麵,一個國家就需要這樣的人,有榮譽感並且願意為之努力的人。


這故事不算新鮮,因為咱們國家幾乎是各個行業,各個戰線上都是這樣的情況,以前被封鎖,後來被壓製,但是一步一步的提高起來,為啥?咱們有這心氣兒。


“現在國內賽馬搞的怎麽樣?”宿山好奇的問道。


魏朝陽道:“還是有爭論,因為其中畢竟涉及到博彩這種東西,不過前途是光明的,雖然國內在比賽不多,水平也不高,但是發展的還是挺不錯的每一年都在進步……”。


宿山也就是聽一聽,魏朝陽的話也不能全信,因為其中有很明顯的春秋筆法,造成這樣的原因大家也都知道,這裏就不提了。


“你們今天不去馬房?”唐娜好奇的問道。


魏朝陽什麽心機啊,一聽唐娜的話就明白人家問的重點是什麽了,不由的老臉一紅:“今天不用去,這幫孩子們這些日子跑的太累了”。


“哦!”


唐娜其實並沒有魏朝陽想的那麽多心機,她也就是隨口一問。這下子到是把魏朝陽給帶偏了。


有了魏朝陽的加入,刷馬的活兒幹的很快,到了天大亮,所有的馬都已經刷好了,宿山和唐娜兩人給牧場馬備上了鞍子,準備趕去圍欄裏。


“你的那種方法真的行?”魏朝陽攔住了宿山。


宿山一聽立刻說道:“這是我用的,別人可真不好說!”


要是魏朝陽想回去國內拿自己的方法試驗,宿山可真不看好結果,通過這段時間觀察,宿山有點小心得,那就是隻要是在靈馬的帶領之下,馬群似乎就像是開了無敵似的,踩到坑都沒事,而且似乎靈馬於馬之間還有一種奇妙的聯係,似乎靈馬可以從馬群中抽取什麽,同時也會反哺給馬群什麽東西,不知道是什麽,但是宿山感覺的到對靈馬和母馬們都有好處。


而且最明顯的是這些馬現在不常生病了,原本嬌弱的玻璃馬現在似乎成了耐飼好養的牧場用工作馬。


“有什麽心得?”魏朝陽問道。


作為一個從業者,魏朝陽對於新的東西很好奇,四十多歲的人了還能保持一個旺盛的好奇心這太難得了。


“虧的起!”宿山回道。


這話一下子讓魏朝陽無語了!


這就相當於宿山聽到古大款爺的那句,好像咱買不起似的這種趕腳!


又如同切爾西的看台上死忠粉們掛出了:老子就是有錢!這樣的橫幅一樣,既讓人恨的牙癢癢,但是內心又有點羨慕。


總之這幣裝的像是南方出嫁的姑娘,脖子掛了幾十個大金鐲子的那種賊土豪。


唐娜聽了愣了一小會兒,直接就背著魏朝陽給了宿山一個大拇指,這話讓唐娜不由的想起了在中國時候某個主持人望著傑克馬張口胡扯:我從來不碰錢之後,放飛自我來一句北大也還可以!


這下,聊天就沒有辦法聊下去啦!


這相當於你問人家你的林寶堅尼為什麽過減速帶不踩刹車,人家說踩什麽踩?底盤傷了那就換一輛唄!


不在一個實力上,天沒法聊下去啊!


宿山把馬趕回到了馬欄裏,魏朝陽回宿舍把小夥子小姑娘們從床上拉了起來,然後開始和另外一名中年人給大家做早飯。


宿山這邊裏提供了住宿,他們就不好再蹭人家的飯了,這點覺悟魏朝陽他們還是有的,盡量不麻煩別人就是對別人善意最好的回應,待人家有需要的時候,你再把這份人情還回去,這才是講究人。


魏朝陽這些人的早餐也得簡單,直接就是掛麵,裏麵放了一些小青菜還有方便麵的調料包,雖然簡單,但是味道還算是不錯。再說子隊裏就這條件,想頓頓生猛海鮮的也不現實。


魏朝陽等人也沒有不切實際的想法,大家吸溜完麵條之後,就開始由魏朝陽帶著,準備過來幫著宿山幹點活,當做是一種回報吧。


一群人到了宿山的屋子,發現宿山現在正戴著太陽鏡坐在廊架下的躺椅上,一手拿著報紙,一手拿著杯子正喝著花茶。


伸手夠茶杯子沒有夠到,也不站起來,而是晃椅子,晃了兩下椅子近了拿起杯子喝一口,放下杯子再晃回去。


旁邊的唐娜差不多也一樣,躺的如同一個大字形,十分豪爽,隻不過唐娜臉上卡著象牙色的牛仔帽,似乎正在睡著回籠覺。


就連兩人中間的那隻國內來的土狗,也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一張狗臉上全是淡定,且睡的四仰八叉的。看到了魏朝陽他們過來,抬了一下狗頭之後,繼續靠在了地板上,眼睛一眯一眯的,似乎是在打盹。


“你們怎麽過來了?想熟悉一下我的牧場還是怎麽說?”


宿山看到魏朝陽幾人過來,立刻從躺椅上站了起來。


魏朝陽道:“我們是過來想看看有什麽活可幹的”。


“現在沒什麽活,有活我們也應付的來”宿山說道。


“別客氣啊,他們都是幹騎師的,就算是讓他們實踐一下子,年青人多幹點活不是什麽壞事”同行的另外一個中年人也就是副領隊說道。


宿山真為難:“真沒什麽活,也就是圍欄裏鏟鏟馬糞什麽的,其它的就是去巡視一下看看牧場的大圍欄有沒有哪裏壞的,有壞的修補一下就可以了。要不就是編馬鞭子,修理鞍具什麽的,但這些東西又不是老壞的,三五月也不見壞一回……”。


宿山牧場裏最忙的其實就是早上打理馬那一段時間,過了這個時間,主要就是撿馬糞的活兒,把圍欄裏馬拉出來的糞盡快的清理掉就可以了。


“我們清馬糞吧!”


這夥人太熱情了,弄的宿山真不好說不讓他們去,加上活也算是簡單,於是就點頭,並且帶著他們到了馬圍欄旁邊。


於是一個怪異的現像就產生了,站在圍欄旁邊的持鐵拿鏟的七個人,盯住了圍欄裏十匹母馬,然後巴巴的盼著它們拉屎。


“這些馬真怪!”


很快七人中就有人說了一句。


“嗯!”


立刻有人附和起來。


一般來說,很少見到馬躺下,因為馬是食草動物,在自然界中處於食物鏈的底端,這樣的動物必需要保持足夠的警惕性才能生存下去,於是馬幾進化成了睡眠站著就可以了,而且每一次都不是太長時間,閉上眼睛眯一會就算是睡了。


至於躺下來打個滾睡的肚皮朝上那可不是食草動物的姿態,動物界中這麽睡的是獅群,因為它們除了人類與自己的同類幾乎沒有天敵。


現在圍欄裏的這些馬睡的那真是讓他們這些人大開眼界,躺著的都算是正常的,躺著吃草的他們也能接受的了,但是躺著吃草,不動脖子全憑腰部力量如同一隻肉蟲一樣蠕動式吃草的馬,他們真沒有見過。


這裏他們見到了,而且不是一匹,是好幾匹,這些馬懶的真是出奇了,躺在地上翻著眼吃草,吃完了一片也不起來挪一下位置,就這麽用身體在地上'抖',抖到了有嫩草的地方就吃,沒有嫩草的地方就不停的抖,有抖的功夫哪怕是臥起來挪兩下,兩片嫩草都吃到了。


“這些馬……”。


“這些馬和它們的主人剛才的模樣好像啊!”


直腸子的鄧超英說道。


然後一片點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