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鞋底子牧場
loading...

和古大土豪一起參加了一個拍賣會之後,宿山都盡量的躲著這位大土豪,沒其他的想法,就是覺得和他在一起呆著壓力太特麽的大了,你想想連裝逼都裝不過人家,你說兩人能好好玩耍麽?


不知不覺之間,十天的拍賣會已經過去了一半。今天一大早,宿山仨人在拍賣場呆了兩個多小時之後便去機場接賈胖子。


到了機場,賈胖子已經騎著行李箱,像個傻小子似的坐到了路邊。


“上車!”


宿山推開了車門。


賈胖子不滿的抱怨道:“你們怎麽才來啊,我都等了快一個小時了都!”


“不要看馬啊,現在能來就不錯了,如果要是有我中意的馬,指不定直接讓你打車了”宿山回了賈胖子一句,順手把賈胖子的行李給接到了車上來。


賈胖子上了車,坐到了宿山的旁邊,先瞅了一眼唐娜。


“你要是想說什麽騷話,小心你的嘴巴!”唐娜橫了一眼賈胖子。


賈胖子把嘴邊的話給憋了回去,然後衝著前麵開車的李帥包,坐在自己旁邊的宿山問道:“你們倆就沒有發現,唐娜這一身打扮那真叫……嘖嘖!”


宿山李帥包沒有回答,唐娜卻道:“他們倆個一個已經被我揍過了,一個已經被我給警告過了,你想選哪一樣?”


“我還是算了,剛才算被警告過了”賈胖子笑眯眯說道,一邊說一邊用眼睛狠狠的盯了一下唐娜露出來的大長腿。


看到唐娜準備坐直,賈胖子立刻認慫,然後這才從自己帶著的包裏拿出了一份東西交給了旁邊的宿山:“咱們等會再鬧,談正事!”


宿山接過了東西開始翻了起來。


看到東西,宿山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那邊幾千英畝呢,怎麽到你這裏就剩下這麽一點了?”


幾天前還看到門口那邊的牌子上掛著幾千英畝呢,怎麽賈胖子這邊手上隻有一百五十英畝,這一百五十英畝還不光是草地,還特麽有個三十多英畝的小湖,而且形狀也特麽的感人,直接像個鞋底子,長不拎的賊難看。


“我到是想給你把四千多英畝都拿下來,但是現在不可能了,房子啊什麽的都被一個款爺給買下來了,四千多英畝人家買了三千六百英畝。如果不是這一塊一開始就賣了人了,你手上的這一塊人家都會給你留下”賈胖子說道。


宿山道:“這麽長不拎線東西我買來怎麽辦?特麽的像個馬拉鬆賽道似的,讓人揪心不揪心啊?”


“揪心不揪心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跟你這麽說吧,便宜,一百五十三英畝的麵積,隻要八十萬……“賈胖子說道。


“八十萬還少啊?地麵上什麽都沒有房子,馬廄什麽的都沒有,這東西建好也得要三十多萬”唐娜撇了一下嘴說道。


“關健是地勢還不好”宿山接了一句。


賈胖子道:“你們跟我說有毛個用,等會咱們去談的時候再說,實在不行的話,咱們看下一家,兩百英畝的,什麽都有兩百五十萬美刀”。


“不是和你說預算了麽?”


“你仔細看看人家這地方,還有人家這些設備,你現在省著點花這房子咬牙就拿來了,我跟你這麽說,這牧場可搶手!”賈胖子見宿山還不樂意了,直接翻到了後麵和宿山介紹了起來。


“先看看那個八十萬的吧,便宜!”宿山說道。


這塊地宿山就是準備在肯塔基這邊占個地方,以後肯定不會是星光馬廄的育馬牧場,隻能是初級調教牧場,所以宿山並不準備花大價錢。以宿山的估計一年最多的時候也就是二十來匹馬,要那麽大的地方做什麽。


聽到宿山這麽說,李帥包就驅車往牧場那邊去。賈胖子則是約牧場的經紀人,於是兩撥人就在牧場那邊碰了頭。


剩下的這一塊在整體中算是殘羹冷炙,牧場中最精華的部分,牧草最好的一開始就被人給挑走了,位置房子什麽的又被大土豪給挑走了,現在剩下的這塊'鞋底子'還特麽帶個湖,就給宿山留下了。


最主要的是價格還特麽的談不下來,恨的宿山差點咬著牙甩手就走,不過列克星敦這邊哪裏有便宜的牧場呢?就這價格,放在愛達荷那邊一畝都可以換三畝差的山地牧場了。


沒什麽好說的,最後好不容易讓了幾千刀意思一下,宿山就把這個鞋底子牧場給買了下來,於是星光馬廄公司鞋底子馬場也就正式成立了。


字一簽,等著經紀人一走,宿山這邊立刻把門口的牌子扔進了垃圾筒。同時給自己的前老板掛了一個電話。


“徐老大!”


“宿山?你小子好久沒有動靜了,怎麽現在在哪裏發財?”電話那頭的徐老板接到了宿山的電話挺開心的。


宿山和老徐哈拉了兩句之後就說到了正事情:“現在手頭的活多不多?”


“現在還好,活不算多,怎麽?你有什麽東西要搞?”徐老板說道。


電話那頭的徐老板以為宿山是買了房子了,然後需要找人修理一下,他可沒有想到宿山一下子發了大財了,一躍成了千萬富翁。


宿山道:“我這邊有個活兒,兩個馬廄,每一個馬廄大約要能放十五匹馬,還有一個房子,房子呢就像是咱們常建的那種,上下三個房間的,麵積要兩百個平方,另外還有一棟工人住的房子……”。


“這生意不小啊!”


徐老板那頭聽的心中一喜。至於地方他到是不怎麽在意,到時候弄兩輛拖車過去,十來個工人大家擠擠也就行了,都出來賺錢的,咱們中國人在異國他鄉的真沒有那麽多的講究,能吃苦一貫是咱們中國人外出工作的特點。


“是我的牧場,您給個優惠價”宿山笑著說道。


徐老板一聽,立刻說道:”恭喜啊,你小子出息了。這樣吧,你給我列個大概的麵積什麽的,我給你們優惠價”。


“好嘞!”


宿山笑眯眯的回道。


接下來兩人又聊了兩句這才掛了電話。


賈胖子道:“不至於吧?這邊蓋個房子你還讓你前老板過來”。


“這邊的人我又不熟,哪怕是個華人施工隊,我也是兩眼一抹黑,還是老徐他們地道,工作認真負責,他們建房子我放心”宿山說道。


這邊建房子規範是規範,但是在規範之下偷工減料也是常有的事情,並不是說美國人就一定道德高尚什麽的,不會幹價工減料的事情。事實上尤其是白人的施工隊,拖拖拉拉磨洋功夫那才是常態,而且常在規則上給你踩鋼絲。


老徐宿山是熟悉的,別說對自己了,對不認識的客房都是盡心盡責的,該用六豪米板子的,就不會給你用五點九。絕對的良心建築商,自己建房子不找他們,還能找誰啊。


牧場有了,那接來宿山自然不會去住什麽酒店了,四人直接來到了二手車子交易市場,弄了兩個二手的膠囊拖車,另外還買了一輛八成新的福特,7升的柴油v8發動機,總算是圓了宿山的一個夢。


有了大馬力皮卡,那麽運馬車這些東西自然也不可能少,依然是二手的,這下來的時候是輛勞斯萊斯,回去的時候就是兩輛車子。


把拖掛房車什麽的拖到了牧場裏,宿山幾人又回去取了行李,大家晚上的時候就準備在牧場這邊過夜了。


“小氣鬼!”唐娜對於宿山的操作很是抱怨了兩句,不過當宿山說了,把房費的錢都換成夥食費,並且整了十來斤串回來的時候,唐娜立刻就閉上了嘴,美不滋滋的陷入了真香定律。


第二天一大早,宿山就感歎還是咱們中國人有效率,昨天晚上傳的圖過去,今天早上宿山就已經收到了老徐那邊搞出來簡單的施工方案,帶著圖的那種,有了這個東西,早上宿山就可以去管理機構申請建房了。


宿山這邊申請,今天早上老徐已經帶著第一撥的人員過來了,這些人負責采買木料,房子這邊他們是常建的,那沒什麽問題,關健是馬廄,他們得核算,不過都是齊頭並進,建房子的時候,馬廄這邊的料子也就該出來了。


申請建房子也沒什麽阻礙,無非就是交稅唄,多大的房子你得交多少錢,按著麵積來算的,錢交了之後,會有人上門來檢查一些水電什麽的,也都需要這些人來安排。反正一堆的事情,好在是這邊官僚雖然拖拉,但是並沒有卡宿山。


官僚拖拉歸拖拉,宿山這邊可一點不拖拉,老徐那更是老熟手了,來了當晚就四下聯係材料商,第二天,這些材料就已經陸陸續續的進入了鞋底子牧場。


這邊老徐接了手,那邊水電什麽的也都聯係好了安排好了時間,宿山的絕大部分注意力又放到了馬匹拍賣會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