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宿山的喬遷之喜
loading...

事情忙過了一段落,宿山和唐娜這邊將將的算是入了門,但是現在他倆的水準可不行,所以宿山決定要雇一個老手過來幫著打理牧場。因為宿山和唐娜兩人都算是新手,所以這個老手宿山得很仔細的挑,不光要幹的時間長,還要有一定的責任心,至於工錢,宿山自然是會讓他滿意的,該花錢的時候宿山可不會摳。


今天算是個大日子!


什麽大日子呢,那就是宿山的房子建好了,所有的建築包括工人的宿舍全都建好了,宿山在美利堅合眾國混了十來年之後,第一次擁有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家,不帶輪子的那種。


房子建好了,宿山當天也就搬了進去,不光是宿山,唐娜自己也挑了最外麵的宿舍把自己的東西給拎了過去,李帥包都占了一間宿舍,美其名曰休息間。


連豆丹,老徐這幫人都給建了個狗窩,從此豆丹也算是有自己的房間了。


按著咱們中國人的傳統,搬新房子算是喬遷之喜,宿山自然得出點錢熱鬧一下,同時也當做老徐一幫工人的歡送會。


牧場建的反正宿山是沒有說話了,雖然樣式上沒有什麽創新,但是用料上那絕對是足足的,走線管道等等看不到的地方也是按著規定走的絲毫不差。


這樣的施工讓宿山還哪好意思挑毛病呀。


爽快的宿山連尾款都沒有留,直接一次性的全都付給了老徐等人。


除了老徐這夥子人之外,宿山還請了勞爾一家人,因為這些日子勞爾算是幫了不少忙,不光是幫著聯係種公馬,還時不時的過來看看宿山這邊有什麽要幫忙的。勞爾算是充份體現了一個拉丁裔人的熱情似火,宿山這邊也不能不顯示一下咱們中國人的熱情好客。


一次請的人太多了,自然就不能搞的太過於複雜,宿山這邊的打算很簡單,啤酒、烤串,再加上一些中餐的涼拌菜,什麽拍黃瓜之類的都給他整上。


製烤串自然少不了李帥包,宿山這邊一共向附近的專業養牛,養牛的牧場,訂了三十斤羊肉、四十斤牛肉,保證讓今晚的客人吃的飽飽的。


宿山、賈胖子、唐娜和李帥包四個人忙了幾乎一整天,這才把所有的肉都穿成了串,並且醃製了起來。


啪!


賈胖子扣開了一罐啤酒,灌了一口之後說道:“到你家來賀喜,還得給你當長工,好家夥,這串穿的要人命了,六七十斤肉還有雞翅脆肉什麽毛七八糟的……”。


從上午過來,賈胖子一刻沒有得閑,現在終於把事情幹完了,這才躺到了宿山屋子前麵的回廊下,坐到了搖椅上享受這難得的時光。


現在太陽已經微微落山了,氣溫也不高,這個時候正是六月底,氣溫就在二十二三度左右,十分宜人,就算是現在正是下午三點多鍾,這氣溫也才二十五度,往椅子上一躺,閉上眼睛就能感覺到太陽曬的人微微有點發熱。


灌上一口啤酒,立刻身體裏像是進入了一股子涼氣,從喉嚨到腸胃然後散布到四肢,被太陽這麽一曬,那點涼氣又慢慢的浸入了皮膚,鼻子裏嗅著清新的牧草氣味,讓人的整個肺似乎都透著一股子鮮靈勁兒。


偶爾有一陣小微風吹過,那叫一個美啊!


坐下來不到十分鍾,賈胖子就有點喜歡上了這種狀態。


閉上眼睛,隱約的覺得有個人擋住了自己的陽光,睜開眼一看,發現唐娜正坐在廓架的欄杆上,甩著一條腿,另外一隻腳點著地板,手中也不知道抓的什麽,一邊往嘴裏放一邊嘟囔著哼著歌。


“我說姐姐,那麽大的地方你不好好呆,非要擋著我的陽光是不是?”賈胖子說道。


唐娜道:“我為什麽要擋你的陽光?”


“這我哪裏知道啊!”賈胖子有點無語。


唐娜道:“你坐了我的位子!”


賈胖子更無語了,伸手指了一下旁邊不到一米的地方,那裏也擺著一張同樣一模業樣的搖椅:”那是什麽?你就不能坐那一張?“


“不能!”唐娜搖了一下頭:“那是宿山的椅子,中間這一米多的地方是豆丹的,而你很顯然坐了我的椅子,害的我隻能擋你的陽光了……”。


“行!”


賈胖子站了起來,同時對著唐娜伸出了大拇指:“你行的,你是爺好了吧,我惹不起躲的起!”


唐娜見賈胖子換到了宿山椅子上,自己笑眯眯開開心心的坐回到了自己椅子上。


屁股一落到椅子上,雙手扶著扶手,唐娜舒服的長歎了一口氣:“哇,真是太舒服了,還是自己的椅子好”。


賈胖子一臉嫌棄的看了唐娜一眼:“你跟宿山這老小子在一起太久了,學壞了,沒有跟我一起混日子時候那種簡單純樸了,事實證明宿山這家夥不是個好東西,你要提防他一點。他不像我是個正人君子……”。


唐娜這時候恢複到了正常狀態,聽到賈胖子這麽一說,直接懟了一句:“你們仨半斤八兩,都不是什麽好東西,要說好,也就騷包勉強算的上不錯,你和老宿都摳腚眼子唆手指的貨!”


“這話我同意!”


李帥包正好出來,手中拿著一罐啤酒聽到唐娜這麽無,大聲笑道。


賈胖子道:“你同意個蛋蛋!我說你怎麽這麽有錢了,到這裏租房還換了輛謝爾比眼鏡蛇”。


“我預支了老宿這邊的薪水啊,至於租房子的錢那就不用你操心了”李帥包說道。


賈胖子一聽嘟囔道:“總有一天我要把你扒光了扔女土豪的床上,讓十個八個老太太蹂躪你!“


這話說了無數次了,別說李帥包了,連唐娜耳朵都聽出了老繭子來了。


“喂,老宿這家夥呢?”


總算賈胖子還有點良心,發現宿山不在。


“老宿去給【黑羊山】喂精料去了,等會就過來了吧”李帥包說道。


“這牧場怎麽樣?”賈胖子問道。


唐娜有點不明白,反問道:“什麽怎麽樣,現在挺好的啊”。


“我是說前景,這家夥一下子把攤子鋪的那麽大,萬一有什麽問題……我這邊還是挺擔心,前兩天做夢都夢到你們倆背著大包,敲我家的門,我一打開門看到你們倆跟兩要飯的似的,頓時把我給嚇的……”賈胖子。


唐娜笑道:“你就不能盼我們點好?”


賈胖子道:“我是問老宿有沒有給自己留退路!”


“這我哪裏知道啊,老宿是老板我是打工滴”唐娜眯上了眼,搖搖晃晃的還伸手打著拍子。


李帥包和賈胖子一看,好家夥!老板這邊忙著幹活,員工在這邊曬太陽,到底誰是老板啊。


“配種情況怎麽樣?”賈胖子問李帥包。


李帥包道:“現在有些還看不出來,不過五六匹已經成了,現在最關健的是明天產的駒子質量到底是怎麽樣不知道”。


“這誰說的準啊!”賈胖子也點頭,表示馬駒子這玩意就像是摸彩一樣,不到上賽道,都不能體現出真正的價值。


“對了,我聽說【精彩生活】可能要配種了”賈胖子說道。


李帥包道:“你哪裏聽來的?”


“小道消息!”賈胖子說道。


唐娜這時說道:“我也聽說了,不過問了老宿,老宿說沒有事兒,最遲一個月後【精彩生活】就可以出賽了,聽說古大款爺下一個目標就是育馬者杯,然後是飛馬世界杯。人家是雄心勃勃呀”。


“這到說的通了,如果換我,我也不會讓【精彩生活】這麽快就退役配種,它那出閘的速度真是太快了,一些馬迷們稱之為噴氣式起飛,隻要恢複到了最好狀態,育馬者杯我覺得沒什麽問題,現在還有哪一匹馬能平掉秘書處的賽道紀錄啊……”。


賈胖子現在似乎成了【精彩生活】的胖迷弟,似乎完全記不起來他以前是如何嫌育【精彩生活】也就是【烏爾坎】的了。


李帥包聽了也點頭表示讚同。


賈胖子這時又道:“老宿憑著【精彩生活】翻新了人生,人家老頭那邊也是春風得意啊”。


“哪個老頭?”唐娜問道。


李帥包道:“賣馬給宿山的老頭啊”。


“怎麽個春風得意法?換老婆了?唐娜又問道。


賈胖子聽了懟了唐娜一句:“庸俗!春風得意就是換老婆啊?”


“中國老話說男人最得意的時候不就是仨麽!升官發財死老婆,一樣都沒有得意個屁呀!”唐娜撇了一下嘴。


要不然怎麽說唐娜能以一個老外混入仨人小圈子呢,扒掉她一身白皮,簡直就是個中華小直女!還成死愣的那種,什麽話都敢說。


“發財不算哪?”賈胖子瞪了唐娜一眼。


李帥包道:“正常的,誰能想到【精彩生活】的成績會這麽棒,可惜的是受傷了,要不然以這次貝蒙錦標頭名的成績,根本不可能贏過【精彩生活】”。


這可不是李帥包一個人的看法,這個觀點在馬迷中很有市場,一來是【精彩生活】前兩關成績太好了,二來是,這次貝蒙錦標的冠軍成績太差了,冠軍馬比去年的慢了快兩秒。別小看了這兩秒,好幾個身位的差距呢。


“到底是因為什麽這次放棄比賽?”賈胖子問道。


李帥包道:“還能因為什麽,不能再跑了唄,腳踝傷了,如果參賽的話危險很大,那邊的醫生不同意”。


“也是,怎麽突然間就出問題了呢”賈胖子歎惜了一聲。


李帥包道:”馬都不是老宿的了,你還歎個毛的氣啊,看看,現在一千二百萬就擺在你的眼前了,值不值?”


賈胖子看了一眼牧場,想了一下點頭道:“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