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舔馬下場也是白忙活
loading...

到了鄰居家的牧場,宿山唯一的感覺就一個大,除了大還是大,大到了有點空的地步,從這裏也能看出人家有錢。有錢在美國那家夥就是王道呀。


除了大土豪一家,旁邊的那一家,宿山也去轉了一圈,這一家子沒有最大那家土豪,但可以看出,這一家人也不是靠牧場生活的。


回到了自家的牧場,宿山開始繼續溜躂,這一次就算是想用星焰之塵也沒有了,所以宿山就是幹轉,轉了幾圈之後沒有意思,宿山便收回了靈馬。


睡了不到三個小時,宿山睜開了眼睛,再也睡不著了,於是開始幫著唐娜一起幹起海來。雖說宿山這邊解決了夜間鏟馬屎的問題,但是依然有不少的活要兩人幹,比如說刷馬,扣蹄之類的,而且外麵的馬圈還得清理,總之你養了馬之後,想不到的活兒都跳了出來。


每天有忙不完的活,沒兩天就到了配種的大日子,除了【快步百合】之外,剩下的七匹繁育母馬都要配種,其中三匹,宿山選擇了【酒國琴音】。


今天按著約定的時間,宿山把【紫氣璿】趕上了拖車,等著馬進去的時候,把後麵的門栓給關了起來,同時落上了鎖。


“你一個人行不行?”唐娜有點擔心宿山一個人搞不定。


宿山道:“沒有問題,反正到那邊有人照應,我就是去觀摩”。


配種對於純血馬來說是有一定的危險性的,因為純血馬的腿太脆弱了,如果在配種的過程中母馬伸腿一踢,那麽公馬就的腳就會折了,所以說純血馬配種一個技術活兒,得有非常有經驗的配種人員在旁邊幫忙才能保證歡好時候,一對馬的安全。


反正這事兒自有馬房的人忙活,宿山隻負責把馬牽過去,然後要填好表格,到時候要把這個表格交到純血馬登記委會員那裏,這東西證明哪一匹母馬在什麽時候和哪一匹種公馬配過種,這其中還分初次配種時間,還有未次配種時間,如果第一次配種就已經成功了,那麽第一次配種時間也就是末次配種時間。


這玩意相當重要,因為純血馬登記委員會規定,所有的純血馬認證,都是要自然產生的馬,像是什麽人工授精、克隆之類產生的純血馬,就算是再好,也不會把它們登記在冊的,這東西沒什麽道理,人家英國人玩的時候就這麽規定的,你想進來玩那就得遵守這個規定。


至於懷孕之後到生下小馬駒,純血馬血統登記委員會自然就有辨別的手段。這就不是宿山要了解的了。


開車半個多小時,宿山載著自己的馬來到了配種的牧場。


配種的牧場比宿山那個小牧場高級多了,不說別的人家隻要是有關馬的設施都是有的,除了這些還有兩個沿著牧場一圈的跑道,內側的是泥地,外側的是草地。


交接好了之後,拿出【紫氣璿】的文件,宿山這邊開始和這邊的負責人一起填文件,什麽簽名之類的搞了一通,這才正式開始配種。


把馬與文件交過去,宿山就成了甩手掌櫃的,當然了人家種馬場的工作人員也不會讓他去接觸種公馬,每一匹出色的種公馬都是一筆財富,一但出了事那可就不好說了。所以宿山也盡量離種公馬有一段距離,也怕出事自己被訛上。


不過作為一個外行,他什麽都好奇,這邊看看那邊瞅瞅,如果有不認識的東西就張嘴問,反正腆著臉不花錢的事情,宿山是不會薄臉皮的。


到現在,宿山還是第一次看到純血馬的配種室,原本宿山以為是挺簡單的,但是沒有想到這裏麵的講究那真是太多了。首先是地上鋪滿了厚厚的一層碎草,這不用問,宿山想也能想的出來,怕馬摔著唄。


讓宿山想不到的是,在配種之前,這幫子人牽過了一匹小公馬進來搞事情!


這匹小公馬並不高,身高也就在一米三左右,配上一米七的【紫氣璿】有點侏儒配大姑娘的感覺。


隻可惜的是這匹小馬並不覺得,看到了母馬之後,立刻就上前嗅了起來,而這時候【紫氣璿】的馬尾已經被工作人員束了起來,很方便這匹小公馬搞事情。


小公馬看到了大妹子很激動,激動的有點過份了,這邊嗅嗅那邊聞聞的,時不時就想往【紫氣璿】的屁股上爬,隻可惜的是以它的身高,想爬上【紫氣璿】的背,很難!


但是這個矮小夥子是有毅力的,雖然姑娘很高,但是繁殖子嗣的欲望現在充斥著它的大腦,一股子天生的蠻力正促使著它完成這項偉大的任務。


雖然每一次爬的都很費力,但小矮馬很努力,可惜的是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行的,哪怕有萬分之一的可能讓小矮馬能完成最後這一步,旁邊的工作員人都會豪不留情的把它從母馬的背上給揪下來。


急的這貨是直叫喚,然後又開始往母馬的背上爬,可惜的每一次當它覺得就差一點的時候,又被工作人員給拽下來,就算是不拽下來,以它的身高也不太可能完成接下來的任務,隻是它自己不知道罷了。


工作人員挑選這種舔馬都是有經驗的,而且這些舔馬也不是頭一次幹這事情,反正就是姑娘就在眼前,自己這邊已經搞出感覺來了,姑娘已經開始媚眼迷離了,好家夥這邊過來一個高富帥,把姑娘一摟,當著你的麵人家開房去了。


配種房的幾個工作人員經驗真是太豐富了,看著小矮馬一次一次鍥而不舍的把母馬的情欲挑了起來,然後便把小矮馬從母馬的旁邊拽到了一邊。雖然小矮馬不住的叫喚著,撅著腚不肯離開,但是胳膊哪裏能擰的過大腿呢,於是一邊叫喚一邊被工作人員給拽開了。


小矮馬一拽開,那麽高大的種公馬出場了,又是這幫工作人員,這邊一陣活動促使種公馬雙蹄抬到了母馬的背上。


這時候宿山才發現,【酒國琴音】的前蹄上包著厚厚的像是鞋子一樣的東西,問了一下才知道這玩意兒是防止公馬的馬蹄弄疼母馬的。當然如果母馬要是覺得疼了,最直接的就是甩起來一腳,那麽身後的種公馬至少這個配種季就得報銷了,或者更慘一點,直接就去火葬場爬煙囪去了。


從開始到結束,配種都進行的很順利,大家都挺開心的,唯一不開心的就是那匹負責勾火的小矮馬,不過也沒有人在意它,它就是個道具馬,得有覺悟!


帶著紫氣璿回去,宿山這邊又得把另外的幾匹母馬依次送去配種,等著第一次配種完成,宿山也要去澳洲去看看澳洲拍賣會了。


帶著唐娜、李帥包坐飛機出發,請老徐幫著照應一下牧場,至於馬匹則是雇了兩個臨時的工作人員過來照應。


在澳洲呆了五六天,宿山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澳洲的馬真的一點也不便宜,而且澳洲馬的競爭更大,因為無論是港市還是內地,很多馬主都會從澳洲購馬。這就造成了好馬的價格很貴,而且以宿山這幾天玩下來,發現澳洲馬很多都集中在一千三四百米左右,也就是短途馬,而美國那邊的馬大多數都在一千八百米左右,屬於中途馬。至於兩千四百米以上的長途馬,對於現在的宿山來說沒太大意義,因為獎金總體來說不高。


幾天時間,大多數時候宿山淨看別人買馬了,相中的兩三匹小馬,還遠超過了他能接受的價格,便宜的馬呢他又不想買,貴的他又買不起,或者覺得不值這個價,你說糾結不糾結。


最後宿山總結就是這邊的中國人太多了,而且國內的賽馬業也慢慢的顯了出來,雖然說現在獎金還不高,但是一但國家開放賽馬業的話,那暴發出來的萬量肯定是驚人的。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加上國內各種馬運動越來越受大眾喜愛,而馬匹價格自然就走高,而澳洲馬的確是國內初入門馬主的首選,美國人賣馬真的,宿山覺得都坑,品相一般的馬比澳洲馬要貴上不少。


澳洲這邊的人一多,稍微有點品性的馬,自然就有人搶,弄的宿山也沒有辦法。


最後宿山到是花了兩百多萬澳幣,將近一百五十萬美刀,拿下了兩匹非常棒的母馬。一匹叫【沙鱷海灣】一匹叫做【飛起的劍葉樹】


你兩匹馬買完,宿山心裏安穩了,因為口袋裏已經不剩下多少沒有安排的錢了,也就是說至少今年沒有大進項的話,宿山得埋頭過日子了。


就在宿山剛回到美國下飛機的時候,在機場看到了一則消息,【精彩生活】也就是【烏爾坎】因傷退出了美國三冠賽在尾關貝蒙錦標,因此今年美國不會有三冠王馬產生了。


聽到這個消息宿山很吃驚,不知道怎麽突然間【烏爾坎】就生病到了要退賽的地步。


帶著好奇,宿山給古大款爺打了個電話。


古大款爺那頭也懊惱呢,【精彩生活】可是現在的大熱馬,前兩關贏的那是一點懸念都沒有,跑出來的成績也超過前兩匹三冠王馬兩三秒鍾的時間,很多媒體都盼著今年再出一個三冠王呢,誰知道臨賽【精彩生活】卻退賽了。


古大款爺現在的精神狀態不是太好,原本他這邊準備第一次玩馬就拿個三冠王回來,但是無情的現實擊碎了他,讓他知道有的時候有錢也是沒有多大用的。


當聽到古大款爺說法的時候,宿山心裏一驚。


在電話裏古大款爺不停的抱怨著說是【精彩生活】的暴發力太牛幣了,以至於讓它的腳踝有點受不了,就像是以前足球運動員,號稱外星人羅納爾多似的,啟動速度太快,腳踝跟不上,所以動不動就受傷,職業生涯很受影響。


暴發力太大?


宿山坐在了回家的車上開始撓腦袋,暴發力宿山知道的,最大的支撐就是力量,而自己在給【烏爾坎】加裝備的時候,除了速度第二加的就是力量,而且還有件高力裝備。


會不會是這個影響到了【烏爾坎】的運動生涯呢?


如果是影響的話,那新的問題出來了:到底多少力量才能保持暴發力不會傷害到腳踝,或者說力量的頂點在什麽地方。


這個問題一直困擾了宿山一路,最後的結果自然是沒有想出來,因為這東西不是用想的,得慢慢的一點一點摸索。


宿山這一段時間很忙,真的非常忙,作為一個新手馬主,宿山要了解的事情太多了,要學的事情也太多了,這時他才知道養馬遠沒有他想的那麽簡單。哪怕他有個外掛。


不過好在一陣手忙腳亂之後,日子也慢慢的上了正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