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馬匹拍賣會(五)
loading...

三十九萬也不是宿山可以接受的啊,於是兩人又開始繼續談。隻不過一個想買,一個想賣,談的地方也就換到了外麵的小咖啡館外麵的小桌上。


宿山一邊和勞爾談一邊望著旁邊經過的人流,現在宿山有點煩燥了,因為價格一直在三十五萬沒有下來,弄的宿山有點不想買了。


這匹馬的條件雖然很好,但是就算是到了宿山的手中,它也不一樣生出像樣的馬駒來,還是那話,幾率是個很重要的東西,這玩意沒什麽好說的,就是得碰這運氣,就算是馬王【範高爾】的子嗣也有上不了道的。


就在兩人陷入了僵局的時候,突然間埃米利諾出現在了宿山的視線中。


“埃米利諾!”


宿山伸手和埃米利諾打了個招呼,並且準備借著埃米利諾舒緩一下心情。


誰知道宿山這邊一伸手,對麵的勞爾也發現了埃米利諾,居然也和埃米利諾打起了招呼。


埃米利諾很奇怪。


“你們倆人怎麽碰到一起來了?以前認識?”


勞爾搖了搖頭:“我們並不認識,我們是在談【快步百合】,他想買下來”。


“哦!”埃米利諾看了一下宿山,目光又落到了勞爾的身上:“你要多少價?”


“最低三十五萬是我的價格,他的價格我不能接受,二十多萬買不到那樣的繁育母馬,而且今年還配過種了,光是配種費我就花了七萬多”勞爾說道。


“我隻要母馬,又不想要小駒子,你總不能把一匹還沒有生下來的小馬當成寶貝賣給我吧”宿山聽了搖了搖頭。


埃米利諾想了一下:“你們各讓一步好了,你也別糾結三十五了,你也別再提二十多……”。


埃米利諾了解勞爾的情況,那匹馬對於勞爾來說更像是雞肋,當然了埃米利諾並不知道雞肋這樣的典故,這裏隻是打一個比方,說明勞爾對於這匹馬的態度。


最後在勞爾中和之下,宿山以三二萬的價格拿下了這匹馬。


到了辦事的地方把馬主過了一下戶,宿山這裏付了錢,勞爾便邀請宿山幾人一起到他的牧場去作客。


“晚上到我家裏做客,我給你們準備正宗的西班牙海鮮大餐……”勞爾笑著衝宿山三人發出了邀請。


拉丁裔就是熱情,雖然剛才大家一度把生意談的很僵,但是生意談完了之後,他們能像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熱情的邀請你到他的家中坐客。


埃米利諾這時幫腔說道:“去吧,正好你看看我剛買的馬,另外,勞爾家裏也有不少的馬,你不是也在這邊買了個牧場麽,勞爾做這個已經快三十年了,這個牧場從他的祖父開始就已經屬於他們家了……”。


一聽這話,宿山終於不再拒絕了,點頭同意晚上和自己的小夥伴們一起去勞爾家裏做客。


當然了現在拍賣會還沒有結束,宿山這邊還得轉轉看看,於是兩撥人就這麽分開各自行動。


接下來宿山沒什麽想要的馬了,但是怕還有勞爾這樣的漏網之魚,所以宿山還得大致的轉一下。


轉了一大圈,到是有幾匹讓宿山眼前一亮的馬,不過和他沒什麽關係,每一匹都在百萬以上,抱著撿漏心態的宿山哪裏會出手。


轉了一圈,宿山三人回到了牧場,去人家裏做客,而且還是輕鬆的家宴,三人開著勞斯萊斯就有點不合時宜,所以三人決定換成皮卡,同時也要回家帶上一些酒。


帶了兩瓶洋河夢6和一盒老婆餅,三人向著勞爾家的方向駛去。


到了勞爾家的牧場,還沒有等宿山說話呢,李帥包到是先張口了:“你看看家這牧場,再看看你的!”


勞爾家的牧場放在這邊可不算小,差不多兩百多英畝的樣子,關健是人家牧場上的房子也大啊,兩層的小樓房差不多得有十幾個房間,而且門口還有硬化的石製露台,隱約的在後麵還有泳池,更別提牧場的牧草了,清一色的肯塔基標誌性的藍草,放眼望去幾乎就見不到一根雜草,而且修剪的十分整齊,一水到小腿肚子。


“你要是出點錢我也能把牧場搞的那麽好”宿山心裏羨慕人家的牧場,但是臉上卻顯得有點不屑。


唐娜說道:“以你小摳的性格,怎麽可能搞出這樣的牧場來,到現在也就請了兩人,收拾馬廄的也就才我一個人……”。


“這麽重的責任扛在你的肩上,這是國家對你的信任知不知道?你不光是不感激我,還說三道四的,我就問你,你滴良心到底在哪裏?”


最後一句,宿山用的是唱的,也不知道哪一首歌上的,反正就是這麽個意思。


唐娜懶的和宿山繼續扯了,把頭扭到了一邊,嘴裏卻沒有閑著,說的什麽宿山沒有聽到但指定不是什麽好事。


車子到了勞爾家房子的門口,勞爾一家已經出來迎接了,宿山仨人下了車子,這家夥一頓介紹伴著一頓吻臉禮,好家夥,宿山還頭一次在一天之內和這麽多人親過臉。


勞爾家是個大家庭,光兒子就是四個,女兒三個,除了兒子女兒之外,還有住在附近的親戚,好家夥十七八口子,連上宿山三人將將的二十口人。


介紹了一通之後,勞爾說道:“去看看馬?”


“我沒有問題”


說完宿山轉頭看了一下唐娜和李帥包。


李帥包道:“你去吧,我在這裏幫忙!”


李帥包才不想看馬呢,他是個獸醫整天看動物都快瘋了,現在哪有興趣再陪著宿山幾個去看馬。


唐娜也不太想去,她跑了一天了,現在一點都不想動就想找個地方好好坐著當個美少女。


“那咱們去吧”宿山也不強求。


於是勞爾引著宿山沿著房子邊的小道轉到了後院,在後院有個四輪的小山地車,三人上了車子,開著往馬廄的方向去。


一般來說馬廄離著房子肯定得有一段距離的,至於原因嘛也好解釋,因為馬廄味道肯定重嘛,你要是建的近了,有風的時候一打開窗,好嘛,一股股馬屎混著馬尿的騷味飄進房子裏,那叫一個酸爽!


勞爾家的馬廄和房子差不多就在牧場的兩頭,在馬廄的旁邊還有一排牛仔的單人宿舍,樣式都是大眾式的,和宿山家裏新建的馬廄宿舍什麽的也就是大小上的區別。


勞爾家的馬廄比較大,而且呈三角條形的,人上方看像是三個爪子的海星,中間應該是各種庫房,旁邊伸出的小建築是給馬洗澡的。


總之馬廄樣式一般般,但是進入了其中,宿山這邊就感覺到了勞爾管理馬廄的專業,雖然馬廄裏有味道,但是並不濃,而且抬腳進入馬廄的時候,地麵上全都是木地板,非常幹淨的木地板,幾乎可以說是一塵不染了。


“您這邊有多少匹馬?”


宿山問了一句。


“一共二十來匹繁育母馬,還有二十匹馬駒兒,剩下的就還有五六匹成年馬……”勞爾帶著宿山、埃米利諾進了馬廄,一邊走一邊介紹了起來。


“喏,這就是埃米利諾買下的馬了,小夥伴挺不錯的,我也很喜歡,隻不過被他給搶先了”。


來到一個馬隔間前麵,勞爾指著隔間裏一匹栗色的小公馬衝著宿山介紹了起來。


埃米利諾聽了一臉溺愛的伸手撫了一下馬額頭,並且衝著宿山問道:“怎麽樣?”


“看起來很不錯!”宿山點了點頭。


埃米利諾聽了很開心,可惜的是他並沒有深究什麽叫做看起來很不錯。


看到這匹小馬,宿山覺得埃米利諾用不了多久,小日子就得回到以前見到自己的模樣了。這匹小馬駒子長的那是相當不錯。


有人說挑馬就像是挑女人:俏臉怒胸大屁股。胸大能奔,屁股大有力,現在這匹馬就是這樣的,四條腿修長筆直,臂部看起來結實有力,胸部的肌肉看上去也很不錯,馬臉不大不小,鼻孔張開像是兩個圓洞洞,證明呼吸也十分順暢。


宿山也承認這馬從外型上沒的挑,就算不是極品也是上一品的水準,可惜的是馬並不光看外貌,賽馬也不是選美,長的好看得第一,到了賽道上看的就是速度,比別人選到終點你就是冠軍。


“我已經把馬交給了這邊肯·森馬房調教了,最快下個月就可以參加第一場比賽了……但願它能像烏爾坎一樣出色”埃米利諾很興奮。


“肯定的!”宿山笑道。


如果賈胖子、李帥包他們在旁邊一準知道宿山這話說的勉強算是個應付。


要知道現在烏爾坎已經是雙冠在手了,隻要最後一場拿下貝蒙錦標的話,那它就是美國曆史上的第十四匹三冠王馬。


而眼前的這一匹馬,想贏下一場g2估計都有點困難,別說什麽三冠賽了,無論是力量、還是脾性這馬都不行,力量才五十三,脾性也才六十多,根本就沒有鬥誌,想贏下比賽何其難也!


宿山又不傻,這東西自然不能說,你說出來得罪人,反正又不是自己賠錢。


不得不說宿山的心理還是有點小陰暗的,想著埃米利諾如果再像以前那樣窮哈哈的,正好來自己的牧場工作嘛。


不過宿山沒有想過,為什麽埃米利諾都窮成那樣了,不來勞爾的牧場工作呢?所以說宿山的這個小希望注定是要落空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