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馬匹拍賣會(三)
loading...

基蘭拍賣會已經進行到了最後三天,到目前上止,價格最高的拍賣馬還是上次宿山和古大土豪一起的那一次,也就是那個大坑。除了這個過千萬的馬匹之外,還有五匹二歲馬的拍賣價格超過五百萬的,其中兩匹是同一個中國商人買下的,剩下的三匹中一匹是俄國款爺,另外兩匹是網拍,買家保密。


不得不說富裕起來的那一撥中國人給世界經濟的貢獻真的挺大的。


除了這幾匹之外,過百萬的有三十來匹,剩下成交的大多數在三十萬到八十萬之間。當然了,這是正兒八經的穿正裝拍賣會的成交量,下麵麵向一般大價馬主的那成交價格就五花八門了,兩萬的馬也有的。


今天宿山一大早,早早就來到了小拍會的現場,坐等拍會的開始。


這個小型的拍賣會並不是在正兒八經的拍賣行的拍賣場,而是建的馬場中間草地,隔了一塊區間出來,說是高檔吧他也不算高檔,說是低檔吧也不能算低,中不溜丟的。今天拍的馬呢,不是一歲馬,也不是兩歲馬,更不是已經成名的g1馬,而是跑跑g2g3這種層次的老馬。


今天宿山看上的就是這樣的一匹五歲馬閹馬,從出戰開始到現在,一共出戰22場,贏下了三場g2,四場g3,還有幾個地方性的獎,職業生涯的總獎金現在是在二十萬美刀左右,這成績不能說有多好,但是也沒有多差。


宿山為什麽要買這樣一匹閹馬呢,那是因為宿山在這匹馬的身上看到了兩個暗金裝備,兩暗金的馬,數值這麽一看也算是相當出色,但是跑出這樣的水平來,讓宿山很好奇這破馬身上的暗金裝到底是個什麽樣的東西。


拍會在十點鍾左右就會開始,宿山看了一下腕表,發現還有十五分鍾,於是決定先去放個水,等會回來再等。


剛從人群中鑽出去,宿山聽到李帥包的聲音。


“買下了?”宿山問道。


李帥包今天也有任務,一匹一歲的小公馬,各項數值都不算是太出挑,但是身上有件暗金裝,宿山這邊給李帥包一個七十萬的頂價。


李帥包搖了一下頭:“我這邊還沒來的急喊價呢,人家那邊就超過去了”。


“誰特麽的這麽款?”宿山愣了一下。


李帥包去的又不是精選馬拍賣會,和宿山現在差不多的場地,怎麽就七十萬拿不下一匹一歲的小駒兒?


“我哪裏知道,人家那邊從二十萬直接喊到了八十萬,跟特麽的瘋了似的,還不光是咱們選的那匹,四匹稍出色的小駒兒人家幾乎包了,四匹小駒賣了三百九十萬,可把那幫拍賣的笑的嘴都快咧歪了”李帥包說道。


“算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宿山說道。


來到這裏宿山以為自己這一千巴來萬的,就算是不能天天閃亮全場,怎麽說也得閃一閃吧,誰知道來這裏別說閃了,一直在被別人閃,唯一能讓宿山開心的就是各路大款們拿著支票甩在一匹垃圾馬上。


李帥包眼在了宿山的身後:“還有什麽馬你想要的?”


“等會那邊拍會,二號馬,叫什麽晴雨表的你去注意一下”宿山說道。


“開拍了?”李帥包問道。


“沒呢,我去上個廁所”宿山道。


“一起!”李帥包提了一下褲子。


兩人還沒有走兩步呢,看到唐娜也過來了。


“你們倆幹什麽呢?”唐娜問道。


李帥包:“上廁所!”


“一起!”


唐娜也加入了進來,成為了上廁所三人組。


外人聽著可能會覺得很奇怪,但是三人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三人還整齊的哼著小曲排成一排往廁所走。


到了廁所門口,唐娜自然不可能和宿山兩人一起的,身體構造不一樣。


宿山和李帥包兩人放完了水,出來的時候見唐娜還沒有出來,便在旁邊等了一會兒,等唐娜出來之後仨人又往拍賣場去。


到了拍賣場,站到了欄子外麵,三人一邊聊一邊等著拍會開始。


“克林特!克林特!”


宿山聽是聽到了,但是沒有想到是有人喊自己,因為在美國這邊,宿山誰為的朋友現在兩個已經在身邊,剩下的一個賈胖子現在正的紐約騙款爺們的錢。而且美國人的名字,說真的比中國張偉、王剛這類的重合還要多,你要是不信,站在馬路上大喊一聲邁克,保準一半人都回頭。


等著有人拍自己的肩,宿山轉過頭來,這才發現原來埃米利諾。


“埃米利諾!好久不見!好久不見啊”。


看到埃米利諾,宿山很開心,而埃米利諾也很開心,南美裔天生就熱情,見到宿山那肯定不是一個握手可以解決的,直接給宿山來了個大熊抱,不光抱還用力的甩了兩下,順帶著拍了兩下後背,弄的宿山有點不適應。


“現在怎麽樣?我聽說你把烏爾坎賣出去了”埃米利諾笑道。


宿山道:“賣出去了,現在我自己買了一個馬場,過來挑馬呢。你呢?帶著客戶過來挑馬?”


騎師有的時候也會跟著客人一起來這樣的場合,更何況這可是基蘭馬場拍賣會,整個北美最大的純血馬拍賣會,埃米利諾這個騎師有時間的話肯定是要過來看看的。


埃米利諾笑著說道:“不是,我自己準備挑一匹馬,上次不是買烏爾坎掙了一些錢麽,所以我想買一匹馬試試我自己的運氣……”。


宿山明白了,上次肯定埃米利諾掙了不少,現在自己想買一匹馬碰碰運氣。


像是埃米利諾這樣的在美國這邊很常見,自己有點錢了,覺得眼光好能完全把握住馬匹的情況,於是自信滿滿的把自己的錢拿出來到馬市上去碰碰運氣。


有成功的沒有?那自然是有的,而且不少,大例子少見,但是小賺的人那聽人家講多如過江之鯽。因此每人對自己的馬都信信滿滿。


可是真實的情況是什麽?差不多死掉一千個,才有一個人掙到小錢的,因為碰運氣買到一匹好馬,然後大發特發的,那都是傳奇了,像是海餅幹、周日寧靜之流的比中彩票要難多了。


大多數人看到了海餅幹、周日寧靜的成功,看不到它們踩著無數失敗者的骸骨成就了它們的傳奇。所以因此跳樓的也不是一個兩個。


“買到合適的沒有?”


“買到了”埃米利諾笑著說道。


說完之後想了一下又問道:“要不要去看看?”


“等會吧,這邊拍會馬上就開始”宿山笑著伸手指了一下圈中正在忙活的工作人員。


“那我也留下來看看!”埃米利諾說道。


這會兒,拍賣會已經準備好了,那邊拍賣師已經拿著麥走進了圈中。


“敬尊的先生們,漂亮的女士們……”。


拍賣師並沒有多囉嗦,客套了兩三句之後,就讓人牽上了第一匹馬。


第一匹是個棗色麵部帶著大流星馬,今年已經六歲了,賽道上的成績一般般,不過贏過幾次g2,成績相當不錯,這次是做為種馬來出售的。


馬圈有句話,二十次g2不如一次g1,像是這樣的馬打比賽時候還能掙點錢,配種那就真不好說了。


還是那一個字賭!買它就是賭它能生出g1冠軍馬來,越多的g1子嗣它也就越值錢。當然了這個賭性很大的,就相當於賭石中外表皮完全沒有任何表現的賭料。


不出意外,這匹馬流拍了,並不是說沒人要,而是人家出價和馬主最低要求還差了不少。


接下來就是宿山中意的五歲閹馬了。


“四萬!有人出四萬的沒有?”


宿山搭了一下手。


“四萬,四萬,有沒有再高的了?四萬一有沒有?”拍賣師不斷的望著周圍的人群。


喊了一分鍾也沒有人答腔,於是拍賣師變開始倒數。


……


“1!恭喜這個先生,獲得了中意的2號馬……”。


宿山這邊笑了笑,轉到一邊的工作台上去辦理手續去了。


轉回頭,宿山這邊進了賽馬場的馬廄,準備去接馬的時候,突然間看到在這馬的旁邊馬欄裏,有一匹母馬,各項屬性出奇的高,尤其是根骨已經達到了98這種逆天的層次。


“這馬是賣麽?”


宿山看了一下周圍,發現那邊有一個馬房的工作人員正在和幾個人講話,於是宿山便走了過去。


站到了旁邊,宿山並沒有打斷別人的話,而是站在旁邊安靜的聽了一會,等人家這邊說完了,宿山這才張口。


“請問,那匹馬是拍賣的麽?”


宿山現在買的最多的就是繁育母馬,他買的母馬都是條件好,但是賽道上的名次卻不是那麽完美的,當然了,那種表現一流的母馬也不是他買的起的,一兩匹就能把他的荷包給幹空了,而且遺傳這東西是憑幾率的,並不是父母都是頂級,生出來的小馬駒也就都是頂級。


在錢不是那麽襯手的情況下,宿山選擇是多撒網,因此對於這些沒什麽名但是屬性高的繁育母馬需求很大。


“賣的!”


還沒有等工作人員說話,旁邊站著的一位五十歲的中年墨西哥裔漢子張口說道。


“什麽時候上拍?哪一場拍會?”宿山問道。


墨西哥裔中年漢子,看了宿山一會兒說道:“現在還不知道,但是你要的話給七十萬,現在就可以牽走”。


宿山一聽笑著搖了搖頭:“不要了,我不是中國土豪,我也是做的小本生意”。


墨西哥裔漢子聽了笑著說道:“那沒有辦法了,七十萬都是便宜了,它在賽道上的成績不錯,如果不是太缺錢我是不會賣它的……”。


說了一大通,宿山隻是笑了笑,轉身走到了自己買來的那匹兩暗金馬旁邊。


暗金的裝備已經顯示了,宿山一看,發覺自己的認知又被拓寬了不少。


————————————


【雷公的悶雷錘】


臂部


22%幾率甩出一把無形之錘,擊中前馬。


注:讓你特麽的比老子快!


【雷公的震天鑿】


腰部


15%幾率減目標10%速度,並且有一定幾率炫暈並使其人仰馬翻。


注:跑的快死的快,在我前麵都沒有好下場。


【雙套裝效果:沒有人比我跑的快!】


(除各自效果之外,同時減周圍十五碼之內,所有馬匹4%速度)


————————————


宿山心中湧起了無數的哇草!這特麽的還有這種陰人的裝備?雖然見不到什麽基礎屬性。不過,陰人?我喜歡!


從這兩件裝備上,宿山終於明白了,這特麽的也有套裝,現在宿山想到的就是【女王的哭喪棒】肯定還有其它的配件,隻是現在自己還沒有找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