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馬匹拍賣會(二)
loading...

今天是拍賣會的第一天,場中展示的也是今天要上拍的二歲馬,原本宿山是抱著很大的信心來的,可是看了一圈才發現,今天上午自己有收獲的可能性不高。


為什麽呢?因為三十幾匹馬中,雖然有六匹是暗金馬,但是它們的出身都太顯赫了,看看他們的出身,在它們的譜係上,什麽【北地舞人】【鞍匠井】【大震憾】【丹山】【風暴貓】【魚子精華】【秘書處】等等,差點亮瞎了宿山的眼。


像是這樣出身的馬,而且在這樣的拍會中,就不是宿山可以想啥就是啥的,這邊拍賣席上坐的很多家夥撥一根腿毛下來都比宿山的腰粗,更何況還有場外買家,通過互聯網看馬買馬的。


最後的結果就正如宿山預料的那樣,六匹暗金馬一匹沒有流拍,最少的賣了兩百萬,最多的賣了六百萬,算是給今天基蘭馬場的拍賣會搞了個開門紅。


基蘭馬場的開門紅,那就是宿山的開門黑。


好在也不是所有的馬都在精品拍會,還有一些'大眾‘一些的馬直接在基蘭賽馬場中拍賣。


所以宿山就得很忙,看完了精品馬,還得看賽馬場中的小拍會,好在宿山這邊有預見性,把李帥包兩人拉來湊數,三人每人守一攤兒,宿山看好,並且給個底價讓唐娜和李帥包分別出價,高出的就放棄,低於底價的就收進口袋。


三天時間,宿山收獲了三匹馬,均價三十萬美刀一匹,兩匹是繁育母馬,一匹為一歲的小母馬,血統都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太差。但是宿山看到的自然和別人不一樣,像是兩匹繁育母馬,自身的條件都很不錯,上不了頂級,但也在一流水準,遺傳性在八十五分以上,宿山覺得可以搏一把於是就買了下來。


一匹一歲多的小母馬價格低,才花了二十萬美刀,並不因為它是暗金馬,而是這匹小母馬身上有四黃裝,而且各項屬性也都很好,兩件加速度的,兩件加躲閃和高敏捷。搭上宿山現在所有的【秘書處的呼吸泵】那就是妥妥的冠軍相。


現在宿山就有點糾結了,到底是裝備【藍草仙子】好呢,還是裝備這一匹小母馬好。


不過這也都是後事兒,現在宿山還是得買馬,三天才花出了一百萬美刀,這花錢的速度讓宿山有點不滿意。


“宿老弟!”


宿山正準備進拍賣呢,突然間聽到身後有人叫自己,一扭頭發現古大土豪彪正一臉笑意盈盈的望著自己,身後那幾個根班依然如同黑社會成員一般跟著,隻是此時古大土豪的風衣已經不見了(廢話,這都五月份了,誰特麽傻幣還穿著大風衣滿大街躥啊)。


宿山衝著古大土豪笑了笑。


此時的古大土豪那是相當開心,因為什麽?因為剛結束的肯塔基德比中他的馬【精彩生活】不光是跑贏了比賽,而且還平掉了秘書處保持了幾十年的紀錄,1.59秒!並且為他贏下了一百四十萬美刀的獎金!


最重要的還不是獎金,而是名聲,一下子古大土豪出現在了美國報紙上,這讓一向高調的古大土豪很是開心。


“古先生,您也來參加拍賣會?”宿山客氣的說道。


對於烏爾坎,喔,現在叫【精彩生活】贏下比賽,宿山並沒有什麽後悔的,還是那句話,錢換時間,怎麽算宿山都是合算的。


“來看看!如果有合適的馬就買上一些,既然遇到了那咱們就一起進去吧”。


古大土豪也不客氣,說完也不管宿山同意不同意,直接一攬宿山的肩頭就往裏麵走。宿山還比古大土豪高上差不多十幾公分快二十公分,所以兩人的模樣看起來就有點怪異。可能是覺得攬的不舒服,走了兩步,古大土豪也就放開了宿山。


感覺自己的肩頭一鬆,宿山暗自喘了一口氣,這時候他生怕有人看到,同時懷疑自己的取向問題。


“宿老弟,今年的肯塔基德比你看了沒有?……”。


忍不住,古大土豪又衝著宿山炫耀了起來。


宿山這邊沒什麽不開心的,自然也就免費的奉承了古大土豪幾句,什麽有眼光啊,有魄力啊之類的,讓古大土豪更開心了,這一開心,古大土豪就覺得宿山怎麽看怎麽順眼相當投緣。


這人哪在社會上混,千萬不能逢人便懟,那是取死之道。


見到人說兩句捧人的話,也不損失什麽,反而讓人家有個好印象,這沒什麽不好的,不過就是浪費幾句口水而已,這麽小成本的聯絡關係的方法你都不想用,那你想幹什麽?上天啊,上天估計你都上不好,直接升天到是有可能!


“跑的非常棒,真的,第二場我覺得隻要不出問題,烏……精彩生活也肯定拿的下來,現在就看能不能破紀錄了”宿山笑眯眯,一看就不像好東西。


古大土豪則是笑的兩隻眼睛都成一道縫了,走一路哈哈笑了一路。


隨意找了一個席位坐了下來。


雖然古大土豪很土豪,但是這樣的場合也知道規矩,隻是小聲的時不時的和宿山聊上兩句。


等著拍會開始的時候,宿山就奇怪,古大土豪什麽事也不幹,翹著二郎腿手中夾著沒點燃的雪茄,笑眯眯的一邊哼著小調子,一邊拍著大腿打著拍子。到是他旁邊的狗腿子,時不時的看一眼手中的紙片子,然後舉一下牌子。


宿山真的挺好奇的。


“你想看看?“古大土豪看到了宿山的小動作,立刻猜出了宿山的小心思。


還沒有等宿山拒絕呢,古大土豪擺了一下手,跟班就把手中的紙片子遞了過來。


宿山猜到這紙片子上寫的什麽東西,但是並不想真的去看,這肯定是這場拍會馬匹的評價,古大土豪能有這東西,那絕對是花了錢的,宿山聽說過這玩意兒,什麽樣水平的人給出的建議那價格可差的多了去。


”沒事,你看看,這東西又不值錢,好像我出不起錢似的“古大土豪轉了一下自己嘴裏的雪茄,拋出了他的口頭禪。


宿山瞟了一眼,然後就給送了回去。


僅是這一眼,宿山就知道這紙頭上給出了馬匹還真的都不錯,至於偶爾有些看錯的,那也屬於正常範圍。


像是接下來的一匹馬就是,血統那是頂尖的,【正義】的兒子,母係是【震蕩湖】從血統上來看這匹馬幾乎就是完美,很多兄弟也是g1、g2冠軍。


從自身來看現在速度也非常棒,在眾多同齡小馬中非常出色。可惜的是成長性,也就是根骨太差了,隻有五十的根骨,根本就沒任何成長性可言。


可以說是馬中的傷仲詠,還是一刀紮的直飆血了那種傷。


當馬被工作人員牽引上了展示台的時候,宿山明顯感覺到了周圍的氣氛為之一震,轉頭掃了一眼,發現很多人都不由的自主的望著了展示台上的這一匹兩歲小公馬。


現在怕是隻有宿山心中在想:這個坑貨最後到底能坑出什麽樣的價格來呢?


純血馬中的坑貨那可不僅是不少,也可以說處處坑,時時坑,想想看一匹種公馬一年就可以交配上百次,要是匹匹都是好馬,那還得了?


全世界每年不知道上百萬,大幾十萬美刀的純血馬被賣出去,真正能賺錢的,可以說少之又少。不相信的話去看看每年純血馬排位,你會發現兩三年榜上大多數都是老麵孔,新人少之又少。


買馬這個事情比純賭博靠點譜,但是也靠不到哪裏去。


要不怎麽說賽馬是國王運動呢,沒有錢你幹毛的國王,幾百萬美刀都虧不起那還算國王?


借用一下旁邊這個古大土豪的話:搞的好像我虧不起似的!有這樣的豪氣才是成為國王的第一步,所以說大家都來賠錢吧。


“一百二十萬!”


“一百三十五萬!”


“一百五十萬!”


……


“四百萬!”


“四百二十萬!”


……


數字不斷的再往上升,每升一次,宿山都要轉頭去看看誰出的價,心裏笑眯眯的給人家下了一個傻幣的定義,但臉上卻是不顯,雲淡風輕的看似穩如老狗!


“五百萬!”


宿山正樂著呢,旁邊古大土豪的小弟舉起了手。


呃!


宿山看古大土豪這邊一直沒有動靜,還以為他對這匹馬沒有興趣呢,誰想到前麵沒有出手一出手就給出了五百萬!


果……果然!有性格!


宿山心中暗自評價道。


宿山眨眼看了一下古大土豪,然後便很快扭過了頭。


“五百二十萬!”


有人瞬間蓋過了古大土豪的價。


“別叫了!”


就在宿山以為古大土豪的小弟還要叫價的時候,古大土豪伸手攔住了小弟喊價。


宿山這下奇怪了,覺得這好像不是古大土豪的性格啊,於是又扭頭看了一眼古大土豪。


“你不看好這匹馬?”


宿山奇道:“為什麽這麽問?”


“我有一種感覺,你看不上這匹馬”古大土豪說道。


宿山更加奇怪了:“我看不上你就不買了?”


古大土豪笑了笑小聲說道:“我買【精彩生活】之前對你有過一些了解,一開始我以為你隻是個運道好的小子,像是中了個彩票似的,但是和你接觸之後我知道你買下【精彩生活】肯定不是因為逆天的運氣。因為你這樣性格的人不到山窮水盡做不出來這事,總會給自己留下退路。不是憑運氣,那自然就是憑的本事。我相信你的本事肯定比這張紙頭靠譜!”


“呃……”


宿山挺無語的,此刻他對於一句話理解的就更深刻了:每一個成功的人都不簡單。


“萬一我要是錯了呢?”宿山苦笑著問道。


古大土豪微微一笑咬著雪茄在嘴裏轉了一轉:“錯與對那都是我的事情,因為買不買的決定是我自己下的,我就得為這個決定負責。所以錯了我也不會怨你,那是娘們才幹的事情。況且幾百萬的事情,搞的我好像出不起似的!”


宿山這下直接給古大土豪一個大拇指。


最後這一匹馬被一個rb馬主買走了,天價的一千三百一十五萬美刀,要知道這可是一匹啥也沒有幹過的小馬駒兒,就憑著父母給的一臉長臉,居然賣的比宿山的烏爾坎都貴,這讓宿山心裏不由的給這位馬主畫了個圈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