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李帥包的妹妹
loading...

五月前烏爾坎的最後一場比賽,宿山準備新臨現場給自己的愛馬加油,賈胖子自然是要去的,因為他還安排了宿山和他一位客戶的朋友見個麵,他一去唐娜自然要去,三人都去了,李帥包怎麽可能一個人在愛達荷呆著,更何況這小子現在還沒寫什麽論文,於是四人一個不少,一起買了機票飛往馬裏蘭州的巴爾的摩。


可能是因為宿山答應了賈胖子見他的客人,所以這次賈胖子很大方,包下了四人的一切費用。


出發的時候聽說這個消息還挺開心的,不過當四人站在所謂的大酒店門口,心頓時涼了一半。


“這就是你說的豪華酒店?”李帥包把墨鏡推到了自己的腦門上,臉上的表情如同掉進夏威夷火山內的肥企鵝。


賈胖子一邊拖著自己的行李,一邊說道:“對啊,這總比沒地方住睡公園好吧?宿山這小子是摳門,唐娜這位不止是摳門,用宿山的話說就是摳完門後還唆指頭,一毛不撥的鐵公雞,你小子到還算大方一些,不過臨來的時候也沒有聽說過你要出錢啊?”


李帥包撓了撓腦門子:“哦,我忘了,原來不要我出錢啊,既然不要我出錢那這酒店好!”


說完豎了個大拇指之後大步流星的進入了酒店裏。


宿山和唐娜兩人則沒有那麽多話,直接拉著行李往裏走。


到了總台,賈胖子隻訂了三個房間,唐娜一間那是不用說的,宿山也給了一間,因為這次賈胖子有求於宿山嘛,至於賈胖子則是和李帥包住了一個標間。


酒店看起來挺老的,但是裏麵的設施還算是湊和,美國這邊的酒店,除了那些特別貴的,或者說是很上檔次的,一般都有一些年代感,老牌資本主義國家了嘛,這些東西建的都早,不像是國內什麽東西都新。


雖然酒店有點老,但是房間裏麵還是十分幹淨的,等宿山進了自己的房間之後,就發現一個特殊的情況,那就是進門的台麵上有一個燒開心的小壺。這玩意一般的美國酒店是沒有的,也沒有美國人喝什麽幹水,一般來說美國人在龍頭上接自來水直接喝就行了。看到這個東西就知道這家酒店一定常接待國內來的遊客。


把包放下,宿山這邊四仰八叉的躺到了床上,搭頭望著屋頂,開始琢磨起來。現在宿山的身上還有二十來萬美刀,除去接下來烏爾坎和粗草仙子的調教費用,宿山還能有十萬塊錢可以隨意支配,這十萬塊錢接下來該怎麽用,宿山一時之間有點拿不定主意。


原本宿山是打算買個大馬力皮卡,因為接下馬上就是春天了,外麵的野馬群也該產駒了,到時候宿山還得全美跑上一圈,撿點藍裝黃裝什麽的,沒有大馬力皮卡,老是問賈胖子借也不算是個事兒,兄弟之間救急可以,但是你當自己的那就不像樣了。


除了大馬力皮卡之外還得買輛小房車,這樣的話人可以舒服一些,今年再睡在車裏,宿山覺得自己說不定能瘋。


就在宿山正想著事情呢,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老宿,走,出去吃飯去”。


“誰請客?”宿山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翻了起來。


“沒人請!整天想著請客”門外的唐娜嘟囔著說道。


到了門口,宿山看到小夥伴們都在,於是關上門跟他們一起下了樓。


轉了一圈兒,四人也沒有找到有什麽想吃的,當然了周圍有的是美國餐館,不過到了這地方,三人決定吃中餐,大廚做的中餐。


“你不是說你知道麽?”李帥包問道。


賈頭子撓了一下頭:“的確是這裏啊,不知道今天怎麽就沒有了呢?”


“什麽叫今天就沒有了?”


“原來就擺在這裏的啊!”賈胖子道。


李帥包問道:“擺在這裏?”


抬頭看了一眼四周,發現自己這邊正站在馬路邊上,這裏能擺什麽大餐店?


想了一下李帥包回過神來了:“你不會是讓我們陪你過來吃馬路攤的吧?”


“什麽叫馬路攤。我帶你們過來憶苦思甜來了。不對,這麽說不合適,是帶你們來品嚐祖國特色美食來的!”賈胖子理直氣壯說道。


聽他這麽一說,宿山明白了,這貨說帶自己來吃美食,指不定就是吃什麽烤串啊之類的,你可別小看這些東西,現在美國人還挺迷這些玩意的,像什麽煎餅果子、大肉包、豆腐製品什麽的在美國都挺火的。


一方麵是美國人好奇,二是現在國內的文化開始慢慢的影響美國人的生活了。原本對於中餐很不屑的美國人,現在也越來越好奇真正的中餐是什麽樣子的了。


“來了,來了!”


話說著呢,賈胖子開心的伸手指了一下左手的大道。


宿山三個順著手指的方向一看,好家夥,一個裹的跟個棕子似的人正推著小吃車子向著這邊緩緩的走了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人,唰的一下子在離宿山幾人兩三米遠的地方排成了隊。


等著小推車子走過來的時候,正好停在了隊伍的最前麵。


“我來一個!”


“我來兩個!”


……


作為一個中國人,隻要伸頭一看便知道這小攤子是做什麽的。沒錯,就是煎餅果子,因為車子上麵擺著滿滿的一筐薄脆。


最讓宿山奇怪的是,推車的居然不是個中國人,或者說不是亞裔,而是一個黑人姑娘,約二十來歲。


“跑到美國來吃美國姑娘攤的煎餅果子,你也真是!……”李帥包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喂,夥計,如果你想吃的話到後麵去排隊!”


站在隊伍最前麵的白人小夥子見到宿山幾人,張口勸道。


賈胖子這邊笑眯眯的伸了一下手:“這就去,這就去!”


於是拉著宿山幾個便要往隊伍後麵走。


李帥包說道:“我覺得剛才的那家披薩店不錯,要不這樣吧,你們在這邊排隊,我去那邊吃披薩順帶等你們,別忘了給我帶一個”。


宿山舉起了手:“我也去!給我也帶一個!回來給錢”。


“我也想吃披薩,也幫我帶一個煎餅果子”唐娜跟著李帥包和宿山一起走了。


賈胖子連著喊了兩聲,也沒有人搭理他,於是隻得自己罵了兩句沒義氣之類的,跑到了隊伍的最後麵。


三人進了披薩店,合點了一塊十二寸的披薩,正擺開架式準備吃呢,突然間宿山一抬頭看到窗戶外麵有個女孩,正把臉貼緊緊的貼在玻璃窗戶上,望著自己三人。


這姑娘大約二十來歲,應該是挺漂亮的,身高也挺高大約在一米七五左右,身形比較削瘦,從身上的衣裝打扮來看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出身應該是十分有錢,因為別的宿山看不出來,這丫頭手腕上的百達翡麗宿山還是認得的,這塊表真的話值十來萬美元。這一身衣服配上表之後看起來不像是假的。


隻是這時姑娘把臉貼在窗戶上,鼻子已經成了豬鼻子,看起來有些搞笑。


這時候李帥包也注意到了,一抬頭看到貼在窗戶上的姑娘愣了一下,然後便起身走到了外麵。


“誰?”唐娜問道。


宿山搖了搖頭:“沒有見過?”


“你說會不會是騷包的女朋友?”唐娜的八卦之心很強,小火苗子呼呼的怎麽也撲不滅。


宿山道:“我說了第一次見她”。


“你可以猜啊,來,咱們賭一把,要是女朋友或者是前女朋友我給你十塊,不是的話你給我十塊”唐娜道。


宿山好奇反問道:“為什麽你不猜女朋友,要讓我猜?”


“因為是我說的啊!”唐娜看著宿山,一副你這人真傻的眼神。


“我要猜不是女朋友!”宿山從口袋裏掏出了十塊錢拍在了桌上。


“好,好,好!讓你”唐娜也拍了一張十刀在桌上。


兩人這才剛拍好,那邊李帥包就帶著姑娘走了進來。


“你好,我是景瑜哥的女朋友,你們叫我布布就好了”女孩子很大方,來到了桌子旁邊,一隻手挎住了李帥包的胳膊,另外一隻手便先伸到了唐娜的麵前。


唐娜笑眯眯的說道:“我先收個錢!”


把桌上兩十塊錢都塞進了口袋裏,這才與這個自稱為布布的姑娘握了一下手。


李帥包這時微皺了一下眉頭:”別鬧!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是我妹妹!”


“沒有血緣關係的,可以生孩子的那種妹妹!”姑娘笑眯眯的又道。


宿山一聽覺得有意思,和伸過來的手握了一下,然後看著李帥包說道:“騷包,我喜歡這個姑娘!大氣,和你絕配!”


“叔叔,你真帥!”布布立刻伸手給宿山比了個心。


“叔叔也知道自己很帥!布布,叔叔看好你和你景瑜哥哥~!”宿山笑眯眯的說道。


此刻宿山一點也不覺得叫叔叔不好,自己是布布的叔叔,那自然也就李帥包的叔叔了,小占了一下小夥伴的便宜讓宿山此刻很滿意。


李帥包笑道:“什麽人哪,這點便宜都占!”


兩人才剛坐下來,賈胖子拎著幾個煎餅果子進來了,看到桌上多了一個人,立刻好奇的問了起來。


“喲,這孩子聰明,一見麵就知道叫叔叔!”賈胖子也不是什麽好人,聽到李帥包的妹妹叫他叔叔,那回應的叫一個甜,甜的都有些齁。


李帥包也想搭理這兩人,於是問起了布布:“你怎麽在這裏?”


“我過來看賽馬啊,我們同學有一匹馬明天出賽,邀請我們過來看看”布布說道。


賈胖子道:“你同學有匹馬出賽?”


布布眼珠子一轉:“我說的不清楚,是我同學的家裏”。


哦!


賈胖子聽了喔了一聲,至於宿山和唐娜,兩人則是放下了手中披薩餅子,吃起了煎餅果子。


“還真不錯,這味道還挺正,甜醬真的很好吃,哇!地道”唐娜咬了一口一邊嚼一邊說道。


宿山也點著頭,這餅子的確地道。


幾人都吃驚於黑姑娘的手藝,至於李帥包和布布的關係,一時間居然沒有人去深究了。一幫人圍著桌子開始啃起了煎餅果子,隻不過李帥包那一份轉給了布布,剩下的披薩成了李帥包的食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