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馬匹拍賣會(四)
loading...

套裝那是肯定要取下來的,至於這一匹閹馬,宿山的打算是扔進野馬群裏去,至於說放在自家的馬場裏給它養老的事情,宿山想都沒有想過,要做一個合格的資本家,就得有這份不要臉的精神。


瞅瞅,唐娜現在才四百多的周薪,養這匹閹馬十幾年?宿山怎麽可能幹這個事情嘛,再說了,別人都扔憑什麽就他不能扔呢。


美滋滋的新晉資本家宿某人這邊把馬扔在馬廄裏,並沒有離開馬房,而是就在附近轉了起來,看看馬廄中是不是還有像剛才那樣自己沒有發現的好馬。


轉了一圈,宿山發現自己的工作做的還算是不錯,至少現在馬廄裏的馬沒有他想要的了。


轉了一圈回到原來的馬廄,宿山看那匹馬的主人已經不在這邊了,於是向工作人員打聽這馬會出現在哪一場拍賣會中。


問話之中,宿山手中夾了一個二十美刀的小費送到了工作人員的手中。


手到了錢,工作人員立馬熱情了起來,像是一下子充好了電似的:“你說的是老勞爾的那匹馬吧?”


見宿山點了點頭,工作人員抬頭看了一下四周:“我給你的建議是不要出手,這匹馬成績是不錯,當初繁育第一年,這匹馬老勞爾花了三百萬買下的,但是這幾年,她的子嗣一代比一代差。也不是一代比一代遜,是到現在她的子嗣都沒有一匹贏下過哪怕是g3級別的比賽,要知道光是配種費,老勞爾都花了不下這個數……”。


工作人員伸出了兩根手指,宿山明白這肯定不是二十萬,也不可能是兩千萬。


“謝謝!”宿山衝著工作人員笑了笑,然後又送上了一張小費。


工作人員給的消息讓宿山的心中有了底。反正七十萬宿山是肯定不會要的,因為在這匹馬的資料上肯定有她子嗣的情況,價格肯定不會高就是了。宿山這邊預計的價格就是四十萬之間,高了拿就沒有太大的意思了。


套出了馬的拍賣日期,宿山離開了馬房,回到了自家的小夥伴中。


接下來兩天,宿山這邊又收獲了五匹繁育母馬,價格也都在四五十萬上下,成績嘛說差不差,說好不好,但是各項數據還是挺不錯的。至於說種公馬,宿山就沒有想過,好的種公馬那真不是小幾百萬美刀可以搞的定的,不好的呢,又沒什麽意義。


現在宿山自家的牧場還沒有搞好,買來的馬匹呢隻能借這邊的馬房暫時先用著,當然了牧場第一時間好了,宿山就會把馬遷過去,最少也要把繁育的母馬遷過去,呆在這邊的馬廄裏宿山每一天都覺得肉痛。


等到了老勞爾在那匹母馬拍賣的時候,宿山自然而然的出現在了拍賣現場。


已經是最後時刻了,這時候拍賣廳裏上演的那都是精挑細選的良馬。宿山到是想去,但是已經沒意義了,這些小馬駒兒屬性上未必見得比以前的暗金馬就好,但是那價格真不是宿山可以接受的了的。前麵可能八九十萬的,到這時候最少也得翻上一倍。


宿山和李帥包、唐娜站在站在圍欄的外麵,一邊聊天一邊等著那匹母馬被牽上來。


“等這場結束了我先回愛達荷去了”李帥包說道。


宿山道:“一起唄,再等幾天,咱們一起回去,正好我這邊也要回去,把拖車給拖過來”。


“你那些東西方便運來運去的,我那些東西可就不行了,瓶瓶罐罐的要找專業的運輸公司來辦”李帥包說道。


宿山這邊準備先在肯塔基混著,李帥包這邊作為鞋底子牧場的首席大獸醫,自然也是要搬過來的,所以李帥包這趟回去就是準備搬家。


唐娜問道:“你真的不準備住在牧場?”


李帥包搖頭:“我才不想和他住這麽近,省得這小子一天三頓飯都要去我家蹭,我已經找好房子了就在鎮子上,帶個小院,等搬過來之後我也養條狗什麽的”。


“喲,你可真夠快的”宿山笑著說了一句。


李帥包道:“我辦事總是麻利的”。


“賈胖子呢?”宿山隨口問了一句。


“賈胖子估計得有一段時間,他那房子還沒有脫手,不過應該也快了,這小子賣房子還是有一手的”李帥包想了一下說道。


隨著宿山這一動,賈胖子和李帥包這兩個老光棍自然也就要動了,仨朋友目前不想分開,所以賈胖子這貨原本在愛達荷州的房子自然是要賣的。好在是對於賈胖子來說賣房子那很正常,搬家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像賈胖子這種全美跑的人,對於房子什麽的感情遠沒有一般人那麽重,對於酒店的感情估計都要強過他手中的那套房子。


三人正聊著賈胖子呢,賈胖子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和賈胖子聊了兩句之後,宿山放下了電話:“過兩周咱們去澳大利亞”。


“行!”


李帥包和唐娜都沒說什麽,公款出差兩人還是挺樂意的。


再過兩周澳大利亞有個純血馬的拍賣會挺不錯的,宿山準備去看一看,並不一定會出手,但是如果有漏的話,宿山不介意撿上一撿。最為主要的還是準備看看澳大利亞那邊的情況,因為宿山手上有一匹一歲大的短途馬想去澳洲賽馬會刷點錢。至於歐洲和rb,宿山現在有打算,但是還沒有什麽合適的馬,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財力不允許。


正說著呢,宿山相中的那匹母馬被牽了上來。


隨著拍賣師囉嗦完,宿山就等著出價了。


“七十萬有沒有?”


一聽叫七十萬,宿山立刻把想要舉起來的手給縮了回去。


心中同時罵道:七十萬?這是還沒有睡醒啊。


宿山知道這匹馬以前買來是多少錢,但是馬匹這價值你不能這麽算,因為產駒的品質對於馬匹的價格影響是決定性的,沒什麽好說的,幾匹駒子都平平無奇,你就算是賽道成績再出色,這母馬也賣不起價來,因為現在不是讓它上賽道,是讓它給主人生出一匹好駒子來,創造新的價值,沒有新的價值,這馬還何談身價?


拍賣師喊了兩分鍾,全場根本就沒有人搭理,於是拍賣師這邊扭了一下頭望向了站在一旁的勞爾。


勞爾想了一想,然後衝著拍賣師點了點頭。


“六十萬呢?”


依舊是沒有人搭理他。


拍賣師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望著馬主。


對於這匹馬拍賣師心中早就料到了現在的情況,這樣情況的馬放在這兒拍還想賣出三十萬以上,那是不太可能的。如果放到裏麵那還有點希望,因為精品馬的拍賣廳裏土豪如雲,說不準就有一個拿錢不當錢的土豪下手了,但是這裏?有一個帶一個全都是捂著口袋過日了的主兒,誰會出這錢。


拍賣師想了一下,走到了勞爾的身邊,兩人輕聲的交流起來。


時間也長,大約過了一兩分鍾的時間,拍賣師重新回到了現場。


“五十萬!”


當拍賣師喊出這個價格的時候,宿山便知道,今天這匹馬自己和自己是沒有緣了。一般來說,馬主可以降價但是隻有三次機會,三次用完那麽這匹馬就相當於流拍了。


宿山這邊擠出了人群,正往外麵走呢,突然間聽到有人叫自己。


“這位先生!”


宿山一轉頭,看到叫自己的人,內心頓時湧起了一股子喜悅感,因為叫住自己的人正是勞爾。


勞爾現在也沒什麽辦法,他心中有點矛盾,想繼續留這匹馬吧,怕以後還是這樣的結果,反正現在他是沒有膽子讓自己這匹母馬再和一流的種馬配種了,一次就要十幾萬美刀,他雖然有點錢,但是也不能每年在這匹馬的身上扔十幾萬打水漂玩吧。


但是沒有一流種馬加持,生下來的駒子那就更沒有價值了,所以想來想去勞爾還是想著賣點錢,至少也能補點虧空,給更好的母馬換個配種費。


三次降沒有人買,勞爾這邊就知道自己想的太多了,這邊就沒有傻子。他也想讓馬進精品拍賣會,但是人家組委會那邊不同意啊,精品馬擺這樣的玩意上去,一下子就拉低了精品拍會的層次。


“有事麽?”


作為唯一有購買意向的人,宿山現在很淡定,抱著合適就買不合適就放的心態,宿山這邊麵對勞爾非常的從容。


“您對我的【快步百合】有興趣?”


老勞爾這話問的沒什麽價值,沒有興趣宿山過來幹什麽喲,總不會看你這老頭長的帥吧?


宿山輕點了一下頭:“是挺有興趣的,不過您開出的價格和我想的出入太大了,我的興趣就被澆沒了”。


勞爾從臉上擠出了笑容:“四十五萬,四十五萬您可以帶走它”。


四十五萬快碰到了宿山的高位線,但是人就是這樣,現在的情況讓宿山覺得已經不允許自己花上四十五萬把這匹馬帶回家了,於是搖了搖頭:“十八萬!”


還價這東西不能瞎還,現在宿山要是敢叫出兩萬三萬來,勞爾立刻會調頭就走,雖然說這母馬到現在為止生出的駒子都是垃圾貨,但是幾萬塊錢買這樣成績的母馬,那肯定是遍地有人買回去賭的。


“十八萬不行!”勞爾立刻堅決的搖了搖頭。


“那這樣,二十萬”宿山又給添了兩萬,碰到了自己的最底線。


勞爾依舊是搖頭:“這匹馬四十萬已經過了我的底線了,不可能再降了”。


宿山說道:“你也別死守四十萬,我看你也是想賣的,大家有壓有抬那才是正常買賣……”。


從賈胖子那裏臨時學來的兩招宿山給用上了。


勞爾依舊是搖了搖頭,不過好在扛了一會兒,把價降到了三十九萬。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