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甘墮落的心
loading...

第二天回愛達荷,自然是無法甩掉唐娜的,因此去時兩人回去就成了仨人。


路上的時候,宿山忍不住衝著唐娜問道:“你的中文是在哪裏學的?”


“我在燕京大學讀過五年的中國文學”唐娜說道。


“哦,原來如此!”宿山明白了,這位曾經就學於國內排名第一的文科學府。


在宿山看來,至少唐娜是學到東西了,你看這一口流利的標準普通話就是證明,不像是很多洋大人,來了之後玩了幾年,就算是有些學校怕這些外國孩子們在異國思鄉,特別提供學伴這種極為人性化的服務,這幫家夥中文也學的嗑嗑巴巴。麻麻賴賴的,一點也不圓潤!


當然了也有可能是這些學校的校長,出發點其實是為了提升本校學生的外語水準!


誰知道呢,反正可能是校長在下盤很大的棋,作為老百姓領會不了這麽深刻的東西,也是有可能的。


不圓潤也就罷鳥,你還不能盤他,實在是讓人無語。


讓宿山最好奇的是這幫子'人'是怎麽想出來學伴這個服務的?百思不得其解啊,反正是宿山想不出來,真想不出來。


賈胖子好奇的接口問道:“你中文這麽好,找個工作很困難麽?”


在美國會中文的白人那找工作真的很容易,不光是找工作容易,工作也輕鬆,比一般的亞裔、非裔啊容易太多了,拿錢多還升職快,何至於去攔路搶劫啊。


唐娜說道:“我不想去坐在小隔間裏按步就班的工作,而且我也不喜歡很多同事的眼光,更不喜歡一些老板,所以我就選擇了現在的生活方式”。


賈胖子和宿山都可以理解,長成唐娜這樣的姑娘進入公司,很難不會被人惦記上,當然了如果你覺得沒什麽,那你的職業生涯會很順利,身體換前途,漂亮女人真占優勢,隻要不要臉那票子自然來。


但是你要不喜歡這種方式,那麽你很容易就會受麽排擠。


雖然說美國這邊對於職場的性騷擾處罰很嚴厲,但是敢下手的人,早就知道該如何應對了,而且這些人通常都是有錢的,有錢也就意味著好律師,好律師在美國這邊就意味著你在這個社會中擁有特權,比一般普通人多的多的特權。


平頭白姓和政府、公司打官司贏麵不小,但是和有錢人麵對麵幹官司,贏的幾率那可不怎麽高。


接下來大家就聊起了國內的一些事情,唐娜這邊說起了大廣場,說起了明珠,說起了首都,一時間讓宿山和賈胖子兩人有點忘卻了,自己旁邊坐著的是個標準的美國人,從小在美國長大的美國姑娘。


唐娜對於中國文化是真心的喜歡,當然了有一部分她也接受不了,其實不光是她,很多中國人像是宿山這樣的也接受不了,例如說酒桌上的勸酒之類的,這都很正常。一個老外說喜歡所有的中國文化那他肯定是在撒謊。


這麽一聊,大家的距離不由的就近了一些,車子還沒有從列克星敦跑出一百公裏,仨人這邊在車廂裏就開始有說有笑了起來。


三個人輪流開,車子幾乎就可以不歇了,早上出發晚上十來點鍾也就回到了賈胖子家的門口。


宿山下了車,衝著兩人擺了一下手,便坐進了自己的小車裏準備回家。


賈胖子立刻抓住了小豐田的車窗,小聲問道:“你走了我怎麽辦?”


宿山道:“那有什麽怎麽辦,你們家地方大,不是還有房間麽,她住一間不行了!”


宿山嘴上說的簡單,其實未必就沒有想留下來看賈胖子的笑話,發生那個什麽事情是不可能的,賈胖子挨打到是挺吸引宿山的。


說完宿山一腳油門,小車子駛出了賈胖子家的停車位。


賈胖子今晚怎麽過,宿山沒有心情知道,他自己回到了家裏,到是有事情要做。那就是自己空間的那些藍色,還有一些明顯沒什麽大用的黃裝,宿山準備今天晚上處理掉。


在回家的路上,宿山進了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超市,買了一些吃的東西,主要是麵包,還有些火腿生菜什麽的,到家熱了熱,用麵包夾著外腿生菜就湊和了一頓。


今天晚上注定是宿山一人在,豆丹現在跟著李帥包呢。


洗了個澡,開了熱水毯子,等著毯子一熱,宿山美不滋滋的躺到了被窩裏,開始擺弄起了自己腦海中的奇怪意識。


當意識點到了熔爐上,這次不像上次一樣沒什麽反應了,四方形斜立起來的三麵盒子一樣的熔爐緩緩的張開了,從裏麵透出白色的火焰一樣的東西。


同時宿山的腦海中跳出來一行字跡:分解?熔煉?


帶著一點好奇,宿山點了一下熔煉,很快跳出來一個對話框,隻見裏麵跳出了兩件灰色的暗金裝備,一件是'女王的哭喪棒’另外一件就是日蝕的榮耀之冠。在兩件裝備的下麵標注著所需要的材料。


宿山看了一下,一共三種,要的最多是巫鐵精金,要一百多個,第二的是爐焰之塵要五十多個,最少的是星焰之塵僅要三十多個。


沒有材料,宿山看了一眼熔煉之後,就開始分解,首先遭到宿山毒手的自然是藍裝,除了兩三件特別高屬性的裝備之外,剩下的全都被宿山給分解了。


分解之後,宿山這才發現,特麽的星焰之塵太特麽難得了,二十來件裝備都不一定出一件,最好得的是巫鐵精金,幾乎每一次都會有一個,爐焰之塵也難出,隻不過不像是星焰之塵那麽少見。


藍裝這邊挑的容易,黃裝就糾結了,因為有一些屬性宿山沒有完全弄明白並不敢分解掉,最後連著那些不錯的,宿山一共留下來七八件,剩下的全都給分解掉了。


分解之後,宿山發現黃裝出材料的幾率要比藍裝高一些,像是巫意之金,每次可以出一到兩個,五六次能出個爐焰之塵,至於星焰之塵依然難出。


當宿山點了一下其它界麵的時候,星靈,也就是那匹無形的小白馬跳了出來,上麵顯示了可以升級,而且升級的按鈕是激活的,於是帶著好奇,宿山點了一下。


星靈的升級一完成,宿山發現自己意識中界上的熔爐形像變了,成了一個圓形的鼓狀物,當意識點上去的時候,閃出了增加材料產出5%。這到是讓宿山有了點小驚喜。


忍不住又分解了一個裝備,宿山發現巫意金屬到是真的多產了,剩上的兩個沒有發現多不多,因為這次沒有。


望著熔煉欄灰灰的'日蝕的榮耀之冠'咽了好一會口水,宿山進入了夢鄉。


眼睛一閉,神識一散開,星馬再一次從宿山的身體中躍出,帶著宿山的靈識開始在四周暢遊了起來。


等著早上天一亮,宿山又是一個精神抖擻的小夥子。


可惜的是精神小夥哪裏也不能去,因為無論是去哪裏都要花錢,而他現在身上雖然還是有些美刀的,但是這錢可不能亂花,至少是烏爾坎沒有賺回錢之前不能亂花。


在家裏呆了兩天,宿山自己忍不住,於是帶著工具又去工地上幹活去了。作為一個窮命鬼,如果幾天沒事,並且沒有收入,宿山的心裏就會感覺空落落的,吃飯都不得勁,於是為了身心健康,還是去工地上釘釘子賺錢好了。


生活一下子像是回到了以前,宿山、賈胖子和李帥包三人差點忘了還有賽馬這回事,如果不是唐娜時不時的提醒,仨人真覺得中間發生的事情是幻覺一樣。


周末,宿山沒有出工,賈胖子也沒有出去,至於唐娜,李帥包就不用說了,唐娜是跟著賈老板混的,李帥包是跟著自己的心混日子的。


四人齊聚賈胖子家,由賈胖子買菜,李帥包和唐娜下廚,宿山負責等會吃。


今天有比賽,烏爾坎為宿山出戰的第二場比賽,一場非常重要的g2賽,也是基塔基德比的選撥賽,總獎金為六十萬美元,頭馬獎金為四十萬。


想參加肯塔基德比,需要一定的積分,也就說要參加指定的一係列比賽,這些比賽被形像的稱之為肯塔基之路,像是g2的裏貝爾錦標賽,阿肯色德比這些比賽都在其中。


這一場,就是威爾遜馬房給烏爾坎的第一道挑戰。


這場比賽的幣格明顯就比前場高很多了,而且烏爾坎的對手也非常不凡,其中有三匹都是拿下過g1冠軍的二歲馬,相比較之下,烏爾坎就沒有那麽出名了。不過就算是如此,因為第一次的速度跑的太出色,烏爾坎依舊是奪冠的熱門馬之一,隻不過不是大熱馬而已。


比賽的距離是2000米,正好和肯塔基德比的距離一樣,對於烏爾坎來說這一場比賽冰重要,拿下後麵的路就輕鬆一些,拿不下後麵就有些困難了。當然烏爾坎的練馬師這麽想,別的練馬師也這麽想。


按道理,宿山是要到現場的,可惜的是這小子現在真是窮逼了,因為'藍草仙子'上周受了傷,再上兩匹馬的費用,他的錢包癟了。所以為了省錢,宿山美其名曰與民同樂,呆在家裏和大家夥一些看直播。


所有的菜都擺好,小酒也擺上了,四人圍著桌子開始吃了火鍋來。這時候外麵零下三四度,吃火鍋那自然是非常好的選擇。


吃的好好的,唐娜舉杯和李帥包碰了一下。


你說你喝酒就喝唄,還非得問問題,你瞧這問題問的。


“騷包,你為什麽和他們兩人做朋友?”


對於這個問題唐娜一直很奇怪,一個超級學霸,而且還長的迷死人不償命的那種帥,這樣出色的年輕人,為什麽要和兩個學渣做朋友?


賈胖子一聽立刻問道:“我怎麽啦?我也是名牌大學好不好,放這裏也是長春藤等級的”。


宿山也表示:“這話怎麽說的,他是長的帥不假,但是我們勝在氣質好不好,你這女人眼瞎了,沒救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