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棋逢對手的賈唐
loading...

到了七點鍾的時候,唐娜過來了,背著一個大大雙肩包,如同旅遊一樣,站到了酒吧門口一尋模就看到了宿山賈胖子兩人。


來到了兩人的麵前,放下了包,坐到了凳子上之後直接從口袋裏掏出了小小的一卷美金,扔到了賈胖子的麵前。


“就這麽一點?”


賈胖子拿到了手上一掂就知道沒有一千美金,最多也就是五六百塊。


唐娜道:“我不要留一點生活費?”


說完伸出了手。


“什麽?”


“文件!我要看五千美元的文件”唐娜說道。


“等出去的時候再看”。


賈胖子的話還沒有說完,手中把玩的美金卷便被唐娜給搶了回去,不光是搶回去,搶回去之後直接通過自己的領口塞進了兩胸之間。


雖然唐娜的資本並不是那麽渾厚,但是藏個千把美元的真不是什麽問題。


你說這藏的地方,讓賈胖子想搶回來都難。


“怎麽?想跑路?”賈胖子問道。


唐娜說:“我憑什麽要跑路啊,我現在因為你丟了工作,你把我描繪成了女澀情(避河蟹)狂,牧場那邊我是呆不下去了,所以我決定跟著你,你以後就是我的老板了,這樣的話你也不會怕我沒有錢還你!”


賈胖子一聽立刻失聲道:“你想的美!”


周圍的人一聽到這動靜全老轉頭望向了賈胖子,弄的賈胖子還得四周衝人家豎笑臉道歉。


道了一圈歉之後,賈胖子壓低了聲音:“我可不會雇你!”


唐娜望了一眼宿山。


宿山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我自己現在吃飯都吃不上了,哪裏有錢雇人。再說了你們倆的事情,你們解決!”


“我……泥……”賈胖子見這才第一回合,宿山就把自己給賣了,忍不住想罵一句髒話。


宿山隻當沒有聽到,一邊吸溜著手中的小甜酒,一邊專心的玩自己的手機。


唐娜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叫邁克,中文名字賈宜誠,是一個很出色的經紀人,我這邊得到的消息你一年的收入最少也在十五萬刀,養活我這麽一個兩三萬的小工很輕鬆的事情,至於你朋友宿山,現在名下有兩匹純血馬,一匹的成績還不錯……”。


“你還真的下了本錢啦!”賈胖子有點小吃驚。


唐娜說的東西查到不難,原本賈胖子在這邊就有些門路,知道他的人也不少,至於宿山那就更好查了,他可是馬主,又有馬在唐娜打工的馬房調教,查一查很難麽?更何況,唐娜還這麽漂亮,稍微對一些吊絲們溫柔一點,怕是很多吊絲連心都能掏出來給她,更何況宿山這樣的小資料。


“沒什麽的,我搞這些東西很簡單,一個笑容,或者伸出手指滑一下男人的手背就有了”唐娜微笑著說道。


賈胖子這下知道這個叫唐娜的女人難纏了。


“這樣吧,咱們的事情就這麽揭過,你也不欠我錢了,我也想不起來你搶過我們,咱們就當沒有見過,這輩子都沒有見過可成?”賈胖子道。


唐娜這時直接了當的說道:“不行!”


對於唐娜來說現在可以說是看透了眼前的兩個男人,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十幾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尤其是唐娜這樣長的漂亮的女孩,對於男人的眼光十分敏感,而且對付不同的男人她總結出了不同的方法。


從看到宿山和賈胖子兩人起,就知道這兩人雖然張牙舞爪的,但並不是什麽壞人,至少不像是很多男人一樣,一看到自己便對自己的身體有什麽不加掩飾的癡心妄想,雖然說賈胖子的目光有點猥瑣,但是唐娜覺得自己還是能分的清假猥瑣和真澀情之間差別的。


通過現在對話,唐娜更加確定這兩人並不是什麽壞人,於是唐娜決定在自己找到下一個合適的工作之前,先和這兩人耍一耍,順帶著看看能不能騙點錢什麽的,至少也得在這段時間弄點吃喝吧。


賈胖子道:“吆喝,這怕是由不得你了!”


唐娜笑眯眯的說道:“你猜猜,我這時候站起來說你們兩個對我怎麽樣,你覺得這些人會不會揍你們?”


說到這裏唐娜衝著賈胖子咧開了嘴,笑的像個剛偷了小雞的小狐狸。


賈胖子看了一下四周,然後不得不點頭:“你說的好像是有點道理!”


唐娜繼續得意。


宿山這時抬起頭來,看了一下四周幾乎是一色的白人男女,抹了一下嘴之後,繼續喝著自己的小酒,全當聽不到兩人的對話。


這種事情不需要問,你這邊在別人的地盤上調戲女性,那肯定是要挨揍的,一幫有血性的男人遇到這事才不會管你是不是幹了這事,上來先揍一頓再說。至於美西的男人有沒有血性,這還需要問麽,大多數都是牛仔的地方缺血性才是怪事。


“哎,其實我坦白跟你說吧,你看這小子,不坑不響的一直沒什麽話,其實他是一個變態大澀魔,折磨姑娘的手段那是令人發指的,我都不能說,說出來今天晚上我都睡不著覺,太可怕了!家裏還有一位,就是上次開車逃跑的那個,以前是個醫生,現在是個醫學狂魔,就喜歡解剖啊什麽的,收集人體標本。真的,不騙你,你到他家就會看到,家裏全是瓶瓶罐罐的。全都是人體組織,哎喲……”賈胖子衝著唐娜說道。


唐娜笑眯眯問道:“你呢?”


就賈胖子的話哄三歲小孩都成問題,哪裏會哄的了唐娜,不光是沒有嚇的了唐娜,反而讓唐娜對於賈胖子兩人更有興趣了。


賈胖子伸手指了一下自己的鼻頭:“我?我在其中算是正常的,就是沒事喜歡收集一些漂亮女人的什麽胳臂啦,腿啦之類的擺在家裏……”。


“這個愛好和我一樣,我收集了之後喜歡把它們擺在架子上,然後我在中間擺一張椅子,一邊欣賞音樂一邊感受我的戰利品……和我扯,你還差的遠呢,你這是《雨中屠夫》的劇情,拜托,你以為我不看電視的麽?”唐娜不屑的說道。


賈胖子一點都不尷尬,笑眯眯的就當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然後低頭喝酒。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接下來的一桌三人連個屁聲都沒有發出來,喝完了酒,唐娜見兩人起身,於是也跟著站了起來,並且把自己酒錢加上小費都放在了桌上。


美國這邊男女喝酒什麽的,很多都是aa,包括很多情侶之間也是這樣,一開始宿山還有點不適應,不過體會到美式獨立女性的精神之後,宿山覺得這習慣真是挺好的,至少男人少做冤大頭了不是嘛。


“你上來做什麽?”


兩人上了車,唐娜這邊也拉開了後座的門,坐上了車。


“我跟著你們啊,不是說了你現在是我的新老板了麽”唐娜把背上的包解下來,放到了腳邊。


賈胖子道:“我們現在兩人住個露營車,你真的要去?”


唐娜聳了一下肩:“我沒有意見!”


賈胖子也沒有辦法,有一個女人真的豁出去,正常男人還真沒什麽好辦法,至於報警這事情真的,女人天生的占有一定優勢,像是唐娜現在跳下車喊****什麽的,警察一準先把宿山和賈胖子兩人關起來,白人男白可能還待遇好一些,宿山賈胖子這樣的估計得吃點苦頭。


到了露營車,賈胖子、宿山和唐娜三人進了車裏。


唐娜也不客氣,直接甩手就把自己的大包甩到了一張床上,至於剩下的一張床是誰來睡她就不管了。


好在那張床是宿山的,宿山不用糾結這個事情。


賈胖子這邊就不幹了,沒有一會兒張口說道:“我要洗澡!”


說完就開始脫衣服,當著唐娜的麵。


唐娜這邊一看賈胖子的架式,直接坐了起來,然後就這麽笑眯眯的盯著賈胖子,看著賈胖子一件一件的脫。


賈胖子也是個假把式,脫掉了外套,剩下內衣的時候,實在是脫不下去了,雖然唐娜是個美人兒,但是被一個漂亮姑娘以一種輕蔑的眼神瞅著,一個正常男人實在是沒有勇氣把自己給扒光了。


賈胖子隻得罵了一句:“瘋婆娘!”


然後帶著小跑躥進了洗澡間。


唐娜這邊輕輕的抬了手抹了一下嘴角:“十三歲的時候我就遇到過暴露狂,我愣是盯著看了十分鍾,把他給嚇跑了,和我玩這個?”


宿山聽了不由衝著唐娜豎起了大拇指。


賈胖子洗完澡,宿山進去洗,等著出來的時候,發現賈胖子正和唐娜談洗澡的事情。


“你去洗個澡,這一天下來身上淨是馬糞味”賈胖子說道。


唐娜不幹了:“我們美國人習慣早上洗澡,不像你們是晚上洗澡。而且別和我說這個,我明白你是想等我洗澡去,你好霸占我的床!“


賈胖子道:“原本就是我的,你睡地上!”


“我來了就是我的!”唐娜理直氣壯,並且中氣十足。


宿山躺在床上看了半天,發現快一個小時過去了賈胖子依然坐在地上,唐娜也依舊躺在床上側著身體玩手機。


到了十點多鍾的時候,仨人都有點撐不住了,唐娜占個床很快睡著了,賈胖子這邊真沒有辦法去把唐娜擠下床去,隻得和宿山擠了擠。好家夥這兩人擠在一起,連翻身的空檔都沒有。


沒辦法,宿山隻得自己去把餐桌搖了下來,拚成了一張臨時小床,卷著睡了一個晚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