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終於逮到你了
loading...

威爾遜馬場也可以接受'藍草仙子',但是那價格可不是宿山出的起,或都是樂意出的,威爾遜馬房裏的馬都是極為出色的馬,現在的'藍草仙子'可算不上,而且宿山現在是有個暗金,但是【女王的哭喪棒】一上身,宿山還能指望'藍草仙子'麽?


問了一下附近不錯的馬房,宿山這邊等著馬匹過了戶之後,挑了四件黃裝給'藍草仙子'裝上,這時候主要挑的就是力敏+高根骨的,這樣馬的智商高調教起來也容易一些,更能領會練馬師的要求,對於一歲多不到兩歲的'藍草仙子'來說很適用。


買賣達成了,老喬什這邊還幫了一下忙,幫著宿山把馬運到了練馬房。


這次的練馬房占地還不小,比老喬什家的牧場還要大一些,一百七十英畝的土地,一半都是肯塔基藍草的牧場草場,另外一半是馬場的建築,兩個各自能容下二十匹馬的馬廄,馬匹的遊泳館,還有各種各樣的訓練設施。


隻看這裏的硬件,比威爾遜馬房也相差無幾。


辦完了手續,馬入了廄,宿山和賈胖子兩人準備上車離開。


“嗐!真的尋她千百度,這貨卻在燈下黑處!老宿,你瞧瞧那是誰來著?”


賈胖子拉開了車門正準備上車呢,突然間看到一個工作人員牽著一匹馬正往小圍欄那邊去,因為工作人員是個姑娘,而且姑娘的身材還挺好的,於是賈胖子自然是多看了兩眼,就是這兩眼,讓賈胖子認出來了,牽馬的這位姑娘正是他一直尋找的沙漠女劫匪。


宿山轉過臉,也看到了女劫匪。正巧女劫匪這邊也看到了宿山還有賈胖子。


看到賈胖子還有宿山兩人,女劫匪微微的側了一下臉,拉著馬頭還擋了自己一下,看樣子也認出了賈胖子還有宿山。


“咦!來,看看這是誰啊,不是沙漠中用槍指著我們的女士嘛!……”


賈胖子笑眯眯的湊了過去。


宿山這邊則是隨手關上了車門,麵帶笑容的望著女劫匪。


“你們認錯人了”女劫匪這邊還準備抵賴。


賈胖子笑眯眯的說道:“我們可能認錯人,但是內達華沙漠的警察估計不會認錯人吧?”


說完,賈胖子轉頭衝著宿山說起了中文:“你看,這小娘們鬼精鬼精的!”


“你這老爺們也怎麽樣,和一個女人在這點小事情上糾結!”女人張口就是一口標準的普通話,比賈胖子都要幹淨利落的多,一點口音都不帶的。


……


宿山和賈胖子都愣住了,兩人拿一種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女劫匪。上次事情太急,兩人並沒有聽出來這女人說中文,所以現在很吃驚。


“看什麽看,沒有見過大美女啊,再看把你們倆的眼珠子給扣出來”女劫匪又用中文說道。


“你的中文很地道,說老實話我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聽到老外講一口地道的中文”宿山很自然下意識的讚了姑娘一句。


對於中文說的如此好的老外,國人這邊自然都要感歎一下的,就算是宿山也不能勉俗。


賈胖子這時卻道:“喂,喂,我們現在是和女土匪打交道,你這家夥談什麽中文啊,中文說的再好她也是個女匪,我看這樣,咱們還是報警吧。特大爺的,該警察做的事情,我們自己給辦了,抓到了人還特麽沒有工資拿。你說這上哪裏說理去?”


當賈胖子掏出手機正準打的時候,女匪伸手按住了賈胖子手上的電話:“我看這樣吧,我把錢還給你們”。


賈胖子玩味似的望著女劫匪,那檢上的表情十分零揍,明顯就是再問:你覺得這樣可能麽?


“那這樣好了,我把身上的錢全都給你們”女劫匪道。


賈胖子依舊不言語。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裝工作服的白人小夥走了過來,小帥長的挺帥的,高挑的個子,一頭金發,湖藍色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個帥哥。


“唐娜,出了什麽事情?”


小夥子牽著馬站到了女劫匪,哦,是唐娜的麵前,用身體微微把唐娜擋在了身後。


賈胖子一看小夥子的模樣便知道,兩人就算不是戀人,那至少也是小夥子剃頭的挑子——一頭熱乎,也就是說小夥子最少是女劫匪的追求者。


賈胖子伸手指了一下站在車子旁邊的宿山說道:“這位唐娜小姐大約兩周前,在內達華州花錢買了我朋友跳舞,跳完舞之後又帶著有朋友出活,最後趁著我朋友睡著了,不給錢就跑了……”。


賈胖子說的頭頭似道的,但是把宿山、唐娜還有帥小夥都給搞懵了。


宿山沒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還能'賣'上一把男色。所以賈胖子的話一出口,宿山這邊就陷入了'震驚'中。


唐娜則是被賈胖子雷了個裏嫩外焦,心道:老娘長這副模樣,真想睡幾個男人需要花錢麽?


小夥子也一臉的疑惑,他此刻心想:就唐娜這模樣想找個男人做點什麽還要花錢?不問男人要錢就不錯的了!


再看一看宿山,雖然身高不錯,身材也還算是可以。但是無論如何也不像是在夜店給女人跳舞的那種人,這這骨架子說殺豬的似乎還湊和,酒店跳顏舞?可別胡扯了。


賈胖子看著小夥子繼續扯道:“你別不相信,小夥子,你還年青,不知道女人的險惡,這位唐娜小姐帶著我的朋友到了酒店之後,那……嘖……嘖!……這麽說吧,第二天我看到我朋友的時候,那身上的皮鞭鞭打後的傷口,我看了都覺得嚇人!”


說這兒,賈胖子伸手指了一下宿山,宿山和賈胖子配合久了,想都沒有想就麵露苦色一副受害人的模樣。


“到現在,我朋友那個時候還有點陰影呢,這一兩個月都沒有能陪新的女客人……你說這事怎麽辦?”賈胖子賊兮兮的說道,一邊說一邊用目光望著臉色鐵青的唐娜。


這時候唐娜可不敢耍橫掏槍,更何況可能也沒有槍,美國的鄉間橫人沒什麽生存空間,因為每家每戶都有槍,無論是老牛仔,還是小牛仔脾氣都不算是太好的。在這地方動槍,危險性相當高。


賈胖子很得意,宿山這邊裝身心倍受催殘的失足婦男,唐娜一張俏臉上掛滿了寒霜,至於小夥子則是一臉沉思。


賈胖子這邊正等著小夥子給個反應呢,誰知道小夥子回過神來的一句話,差點沒有讓宿山笑噴了。


小夥子一臉哀求的表情衝著唐娜說道:“唐娜,我也可以的!”


噗!


賈胖子聽了之後差點一口老血噴死眼前的混蛋玩意兒。


“滾!”


唐娜也受不了,直接衝著小夥子來了一句。


“唐娜,我真的可以的!”


唐娜甩起了手中的小馬鞭子,小夥子一見立刻牽著他的馬走到了一邊,離著三人十來進的地方,眼巴巴的望著。


宿山望著小夥子,長歎了一口氣:“我以為就國內娘炮橫行,沒有想到美國這邊也是這慫樣!”


唐娜沒有接這茬,而是望著賈胖子道:“說吧,要多少錢,但我先說明,我可沒多少錢,連這個月的工資才一千塊錢”。


“有一點是一點!我要現金,而且還不要有記號的……你別和我耍什麽花樣,指望告我勒索什麽還是算了吧,我是個經紀人,而且還算是個成功的經紀人”賈胖子笑眯眯。


唐娜這邊臉色微微一變:“果然老話說笑眯眯不是好東西,你這胖子的確可惡”。


“還行,還行!”


賈胖子不以恥反以為榮,好像是唐娜誇他似的。


“那今天晚上七點,鎮上的藍草酒吧見”唐娜說道。


賈胖子點了點頭,然後又道:“一千美金可不行,你還撞壞了我的車,最少也得五千美金”。


“我沒錢!有錢你以為我會來幹這活?”唐娜道。


賈胖子一副吃人不吐骨頭的模樣:“那不是我考慮的範圍,還別琢磨,我這邊是有手續的,等晚上我拿給你看,要你五千美金一點也不貴”。


唐娜也光棍:“那我到時候一定要看看你有什麽手續”。


“邁克,克林特,唐娜出了什麽事情?”


這時馬場的經理走了過來,看到唐娜三人以一種奇怪的姿勢站在一起,於是問道。


賈胖子道:“沒事,萊恩,隻是遇到了熟人,我們走了!”


說完轉身來到了車子旁邊,拉開了車門上了車之後和牧場的理理揮手再見。


宿山見了也跳上了車,哥倆就這麽駛出了牧場,留下肚子裏把兩人罵出狗血來的唐娜。


無論是宿山還是賈胖子都沒有怕過唐娜報複,說實在的,兩人都不是什麽膽小的人,以前就曾遇到過搶劫的,並且兩人拿槍還和劫匪對射過,上次那是因為沒有防範,誰能想到馬路邊上一個壞了車子的撅腚修車的年輕姑娘是劫匪呢。


兩人直接驅車到了鎮上,吃了一點東西就來到了唐娜說的藍草酒吧,一邊喝著酒一邊等著唐娜過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