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初到肯塔基
loading...

吃完了飯,差不多也到了十點多鍾,外麵的小雪下的還有模有樣的。


賈胖子衝著宿山說道:“這麽晚了就別回去了唄,今天就在我這裏睡一宿,沙發給你留著,我和李帥包不和你搶”。


“李帥包現在要能和我搶啊,算了,我還是回去,這回來之後還挺想自己小窩的,再說了就帥包現在的樣子,我可不想留下來晚上照應他,這活還是你自己幹吧”。


賈胖子笑道:“我了個去,現在還騙不倒你了”。


“你以為呢!”


宿山笑了笑鑽進了車裏,試著打了一下火,天氣有點冷,而且有時候沒有開了,再上車子太老了,所以起動有點困難。


打了幾下火,賈胖子湊到了玻璃窗旁邊:“我還你還是留下來吧,和我一起照應帥包”。


賈胖子的話還沒有撂下,那邊發動機開始嗡嗡的轉了起來。


“成了,我走了,你回去吧,外麵挺冷的!”宿山這邊衝著賈胖子來了一句之後,喊了一聲豆丹打開了副駕駛的門,豆丹立刻躥上了車子。


“回去吧!”


宿山開著車子駛上了門口的公路。


“路上小心一點!”


“知道了,回去吧!”


宿山擺了一下手,駕車往前走,很快出了小鎮向著自己住的另外小鎮的宿營地駛了過去。


“你看什麽看?好些日子沒有看到有感覺陌生了是不是?”


宿山轉過頭,發現豆丹依舊是坐在副駕前麵的地板上,並沒有像以前那樣一上車就趴到副駕上睡覺。


汪!汪!


豆丹衝著宿山叫了兩聲,而且語氣很急促,如果是有人懂狗語的話,這時一定知道,對於宿山一走就是大半個月,豆丹很不滿。


伸手揉了一下豆丹的狗腦袋,宿山笑道:“下次帶你一起,再忍一段時間,等著烏爾坎給吃們掙了錢,咱們就換個固定的家,到時候咱們也挖個泳池子,一到了夏天咱們都到裏麵泡著去,到時候你再也不用吃我的剩飯了,每天一隻雞,晚上牛排,早上十五塊一包的狗糧……怎麽樣夠意思吧?”


豆丹也不明白自己的主人再胡扯什麽,隻是覺得主人和自己說話,那肯定就是好事情,於是開心的擺起了尾巴。


“怪不得人家說相處要有距離感,一段時間沒見,連你個狗東西都熱情了!”


望著豆丹擺動的尾巴,宿山忍不住樂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突然間一個黑暗從車頭躥過,宿山這邊急忙一個刹車,還是沒有讓過去,隻聽到咚的一聲,車身一抖,宿山知道自己撞上東西了。


平複了一下心情,宿山下了車往車頭走了兩步,發現一隻鹿正躺在地方,現在正在掙紮著站起來。


在這裏撞到鹿是很平常的事情,隻要你在夜路上走,一出幾個月總能撞到這些家夥,橫穿馬路可能是它們種族技能,而且還是突然間鑹出來,讓你防不勝防。


撞到鹿不算大事,如果鹿死了那就扛回家吃肉,鹿沒有死那就這樣唄。


等了差不多一分鍾,這隻鹿總算是站了起來,搖晃了幾下之後,邁著輕盈的小步子、一下跳過了對麵的小溝,追著鹿群方向去了。


回到了車裏,宿山望著豆丹說道:“差一點咱們一個月就不用買肉了,可惜啊可惜!”


係上了安全帶,接下來順利的回到了營地。


這時候已經沒有人出來逛了,一幫窮鬼們在這大冷天的都老實的縮在了自己的房車裏。


打開了房車門,宿山這邊頓時覺得整個人都被冷的一哆嗦。


讓豆丹進到了車裏,宿山給自己燒了一壺熱水,給自己泡了一杯薑茶,然後坐在車裏等著水暖毯子熱乎起來。


一杯薑茶入肚,毯子還沒有全熱,但是宿山已經扛不住了,直接脫掉了長褲鑽進了被窩裏。


等著被窩熱乎起來,宿山這才美美的長出了一口氣:“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啊,這往床上一躺,全身都透著舒服勁兒。你說對不對?”


扭頭一看豆丹,發現這貨坐在自己的狗窩裏還是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看。


“看的老子心裏毛毛的,再看揍你!睡覺!”宿山喝道。


聽到宿山這麽說,豆丹趴了下來,隻不過狗頭依舊是衝著自己主人的方向,似乎是怕宿山再一次跑了似的。


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等宿山洗漱好了出來的時候,看到附近的人正在鏟雪,大家看到宿山也挺驚奇的,紛紛和宿山打招呼,問宿山去哪了。


宿山說去加州了,於是大家就不再問了,拿著工具,宿山也加入了掃雪的隊伍中,不過是大家都各掃門前雪,旁人家的雪那是一粒也不會掃的。


接下來的日子宿山過的很舒服,不用上班,每天不是通過網絡看看烏爾坎,就是了解一些賽知識,要不就是注意一下全美各地的馬匹拍賣會,不管是多小的拍賣會,都會在馬場主的聯盟下麵有公告,有些還有馬的照片以及血統資料。


美國人的這種結社的習慣讓宿山方便了不少。


有些資料宿山掃一眼就不看了,上麵密密麻麻的套黑體字,說明了這些馬的血統那是輩輩名馬,哪裏是手握二十萬美子的宿山可以踮記的。像什麽加州鉻、戰神,鞍匠井、天文學家這些子嗣,宿山一目掃過,就算是人家打個低價處理,和二十萬宿先生也沒什麽關係。


在家呆了十來天,到了去肯塔基的時候,往肯塔基去的機票這時候已經不是太好買了,於是賈胖子和宿山兩人決定開車去,李帥包是沒時間的,這小子又在準備他的論文,醫生幹的不怎麽樣,對於發論文這小子真的像是中了邪一樣。


雷克薩斯當坐駕,把豆丹又扔給李帥包,宿山和賈胖子輪流開。因為下雪的緣故路上並不是太好走,兩人在中途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下午這才進入了列克星敦。


列克星敦是個小城,總人口也就二十萬,看清了這是總人口,至於在城裏的,估計也就一半,想想看這是個什麽概念,連國內一個小縣城的人多都沒有。


街道也就一條道,從這頭到那頭也沒有多少距離,站在這裏,宿山仿佛有了一種回到了自己十來歲出來的時候老家小縣城的模樣。


也是幸虧跟著賈胖子過來,要不是宿山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基蘭馬場拍賣會,吸引了全世界的賽馬愛好者,這時候過來大酒店什麽的你就別想了,在這裏擺排場那是自取其辱,滿大街包頭巾的阿拉伯王子們,哪一個腿毛不比宿山的腰粗。


“我去!”


宿山沒有想到,兩人這一周要住的還是房車,雖然比自己的房車要大的多,但是和賈胖子睡一個房車裏,宿山覺得自己的睡眠質量有點危險了。


“怎麽,嫌棄這裏?我跟你說這時候有這麽個地方住就不錯了,要不然你多花一點錢,去住民宿,就是馬場的房間,一晚上兩百多美金”賈胖子道。


宿山連忙回道:“很好,很好,我哪有說不好了。對了,你怎麽一過來就有房間,我這兩天打了多少電話,都說沒有房間”。


“你又不能給他們帶來生意,我這邊一年最少也得帶七八個款爺過來,一半人買馬就得花上兩百多萬美元,你說為什麽我有房?”賈胖子道。


“沒有想到,你還有這一手哇,佩服佩服,我以為你隻認識老山姆那樣不上路子的貨色呢!”宿山放下了手中的行李包。


“走,帶你去吃正宗的中餐!”賈胖子把自己的大行李包往床上一扔,伸手拍了一下宿山的肩膀示意跟他走。


宿山一聽自然是樂意了,笑眯眯的跟著賈胖子出了房車。


兩人這邊剛下了車,突然間賈胖子停住了腳步,跟在後麵沒有注意的宿山差點撞到了賈胖子身上。


“幹什麽?”


“你看那邊?”賈胖子伸手指了一下十來米遠之外。


宿山扭頭看了一眼:“我去,你沒見過女人啊,四五個女人罷了”。


在十來米開外,有四五個年青的白人姑娘,每個打扮的都很時尚,員然肯塔基這邊不像是愛達荷那邊那麽冷,但是也是幾度,這五個姑娘個個露著白花花的大腿,著實是有點凍人。


“誰讓你看姑娘啦,你看那個戴著黑帽子的”賈胖子道。


“不看姑娘看……我去,怎麽好像是上次遇到的劫匪啊?”宿山說道。


賈胖子道:“什麽叫像,特麽的就是好麽?”


“你怎麽看出來的,我沒有把握,隻是覺得有點像”宿山道。


“所有白人在你的眼中估計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不是布拉德·皮特就是李奧納多·迪卡普裏奧,要不就是郭達·斯坦森,你還認識別的不?”賈胖子不屑說道。


宿山道“瞧你說的,我還認識建國!”


“別和我扯了,走咱們去會會她”賈胖子腆起了肚子一臉笑容的向著女劫匪走了過去。


剛要到她的旁邊,一隊運東西的馬車正好經過,等著馬車過後,兩人發現女劫匪和她的朋友們都不見了。


四周找了一會兒,連根毛都沒有找到,於是兩人隻得去中餐館吃飯。


這個中餐館很正宗,那家夥酸菜魚燒的跟國內街邊一樣地道,紅燒肉咬著都彈牙,唯一不美就是價格貴了一些,好吧不是一些,是特麽很貴,一頓飯吃下來兩人吃了快二百美刀,幾乎就相當於宿山一個月在愛達荷的生活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