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身家全都壓上去了
loading...

宿山捧著一個熱狗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跟在宿山旁邊的是賈胖子和李帥包,哥仨快大半個月沒有見麵,現在一見麵居然還感覺挺親切的,在一起呆在一個多小時,都沒有互懟,可以說相當難得了。


李帥包和賈胖子這時也沒有提烏爾坎的事情,而是專注於眼前的比賽,每一次兩人都下十幾美子的玩個樂子。隻不過今天兩人的運氣都不是太好,沒有人中過哪怕是一塊錢。


宿山那肯定是不會玩的,他已經受到教訓了,所謂的馬票就是有錢人騙沒錢人的把戲,真的指望它發家,除非是下次烏爾坎還跑這樣的比賽。


當然了你有這樣的想法可以,但是,賽馬會肯定是不會讓你麽幹下去的。要不然拿三冠王水平的馬跑最底級別的比賽,你還把賽馬會給贏破產了呢。


這場比賽隻要烏爾坎能贏,那麽肯定會進入更高一個級別的比賽,這是無用置疑的。


“那匹十六號不錯,我看了一下,這一場準贏”賈胖子伸手指了一下正在準備的十六號馬。


宿山看了一眼,便點了點頭,這馬的確不錯,身上兩件黃裝中有都有加速度的,剩下的兩件藍裝也不錯,一件高敏,一件是高耐力。


雖然能看到所有馬的數值,但是最終的表現還得看結果,因為這一層次的馬數值都差不太多,主要看臨場發揮。


而且這場比賽也不是比的二歲馬或者是三歲馬,比的是五歲以上的馬,這時候馬已經到了生命中的巔峰狀態,同時身體的各項指標也都固定了下來,這麽說把,這時候上賽道的馬幾乎成績就固定了,這要是沒有什麽條件的話,一二三四到最後一名排出來那幾次八九不離十。


像是這樣年紀的馬賭性小,於是這幫馬會的混球們就發明了讓磅賽,就是說你快,那你就多背上東西,你慢那你就少背點東西,總之讓你的水平平衡下來,這樣的話猜中的難度就呈幾何級別上升,想猜中那可就難囉。


你猜不中,坐莊的馬會自會賺的盆滿缽滿。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穿著綠色上衣戴著帽子的老頭走到了賽道邊上,吹起了手中的小號。


當小號響起的時候,那就意味著下一場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小號想起的同時,賽場的廣播也響了起來,兩個所謂的馬評人侃了起來。


雖然說這段時間看過了很多次比賽,但是宿山還是有點受不了賽馬場那標準的英國腔,也不知道美國人為什麽在賽馬場完全用英國腔來播報。


想不明白宿山也沒有準備去深究,反正美國人自己都不在意,他這個外來人口就不必挑三撿四的了,賺錢才是硬道理。


小號聲一響,原本活動的賽馬與騎師們紛紛的往起跑閘方向走去,然後按著號數依次進入了起跑閘。


當所有的賽馬都進入了起跑閘的時候,微等不到十來秒,閘門便打開了。


隨著閘門打開,所有的賽馬都瞬間衝了出來,整個賽場裏也開始喊起了助威聲,同時廣播裏的解說也開始激烈了起來,解說員不住的提到賽馬的名字,還有現在的排位,直到最後大聲喊出了奪冠者的名字,這一場比賽才算是正式結束了。


如果是大賽在話,冠軍馬還會有拉馬儀式,也就是騎師、賽馬、馬主和練馬師一起麵對鏡頭拍照,像是這樣的小比賽就沒有這個環節了,一般就是比賽完大家分分錢了事。


李帥包和賈胖子兩人這次又沒什麽收獲,於是在比賽結束的時候,兩人學著其他一樣把自己手中的馬票拋向了天空。


“要不要再買點?”宿山扭頭問兩人。


李帥包回道:“我不買了,今天的預算花完了”。


賈胖子道:“等會我再買一點,今天的運氣實在不好”。


“不好你還買?”宿山說道。


賈胖子道:“你懂個毛線,把不好的手氣買掉,那麽幹別的事情自然就有好運氣了”。


“這是哪家的歪理?”宿山有點鬧不明白。


“你就別管他了,他想買就買唄,這小子前段時間接了一個大款爺,好家夥光是中介費就讓他收了好幾萬,有錢不讓他折騰幹什麽,給國稅局留著啊”李帥包說道。


賈胖子笑道:“哪有這麽多,不過就是七八萬塊錢”。


“我去,還不多啊!”宿山笑著伸手點了一下賈胖子。


“真不算多,這條還是小魚,等著下個月我逮條大魚給你們瞧瞧”賈胖子得意的說道。


宿山隨口笑問道:“現在你就知道下月有大魚了?”


“你不懂,我們這行你要是等著客戶上門,那還不得喝西北風啊,好的推銷員都是主動出擊,現在這個客人我可是跟了一年多了,有事就打打電話,沒事也發個消息什麽的,他們家準備到這邊來買房子,我自然要熱情一點囉”賈胖子道。


李帥包道:“又一個國內賺錢國外花的”。


“你這人狹隘了不是?人家自己賺的錢怎麽就不能隨心花了,再說了他們這些人不來我們吃什麽呀?”賈胖子笑眯眯說道。


宿山不想談這話題,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中午了,咱們出去吃點東西吧?”


“你不是吃了個熱狗了麽?怎麽還不夠祭你的五髒廟的?”李帥包問道。


宿山道:“早上就沒有吃什麽東西,就等著你們倆過來呢”。


“我去,你的錢呢?現在扣門到這種地步了嗎?等我倆從愛達荷跑過來請你吃飯?”賈胖子一臉懷疑的問道。


宿山道:“我的錢全買了馬票了”。


“我x!真的假的?”李帥包一聽愣住了,好一會兒這才用一種看傻缺的目光望向了宿山。


賈胖子道:“你信他的,就他小氣鬼而且走一步想三步的樣子,怎麽可能把所有錢都買了馬票,幾萬塊呢……我去,不會是真的吧?”


說到後來,賈胖子看到宿山一臉淡然,立刻追問道,見宿山點了點頭,賈胖子一下子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你這麽有信心?”


賈胖子問完之後又問道:“買的哪一匹?”


“我還能買哪一匹啊?”


“我去!”


“我了個x!”


賈胖子和李帥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兩人同時望向了宿山。


“神精病真是發作了啊!”


“人生總要搏……”。


“搏你大爺,怎麽不把你餓死,你個龜孫~!”


兩人一邊說一邊直接拉住了宿山,一個擠腦袋一個擂腚上的厚肉。


“打住,打住!……”。


“這次回去以後,我給你找一家好醫院查一查,這樣下去不光是你瘋了,老子都要眼著你瘋了……賈胖子嘟囔著說道。


“停,停!我是有信心的,我跟你們說,我有一種感覺……”。


宿山的話還沒有說完,腚上又挨了李帥包一巴掌:“感覺你大爺,我特麽感覺我還能住白宮呢,誰把白宮給我?”


賈胖子這邊道:“等這場跑完,你小子就跟我們回去,這輩子別提賽馬的事情,你要是再提連特麽兄弟都沒有的做,原本老實攢錢買農場的娃哪裏去了?說,你是不是偷了別人的殼,裝成宿山的模樣?嗯?快點說……”。


宿山連忙搭手:“真的,咱們看比賽,要是烏爾坎輸了,那我就不提賽馬的事情,要是贏了,那跟你們說我可就賺一筆了”。


這下兩人才放開了宿山。


“走,帶這貨吃飯去!”李帥包站了起來。


賈胖子道:“要不去吃那邊的中餐吧?”


“這邊的中餐?你還不如啃漢堡呢,都什麽味道”李帥包道。


賈胖子道:“那這樣,叫個車去城裏吃四川菜,我知道一家地道的四川菜”。


說到這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正好,現在過去,等回來的時候差不多比賽就開始了,等會把機票訂了,咱們帶晚回去”。


“喂,喂!”


宿山剛想說話,賈胖子和李帥包同時抬起了手,一副你再張嘴就揍你的模樣,宿山一看這架式老實的閉上了嘴巴。


仨人出門打了個車,直接奔著賈胖子知道的四川菜館子而去。


一進了館子,宿山便聞到了一股正兒八經的中餐味道,於是自己的中國胃就開始蠢蠢欲動。


“紅燒肥腸、油燜大蝦、毛血旺外加一份羊肉鍋子,再給我們來幾瓶啤酒,不要老美的,要咱們國產的……”。


賈胖子找了個地方坐下,叫過了服務員就開始點菜。


李帥包也不發表意見,自顧自的斟著茶。


“再添一份平橋豆腐羹!”宿山說道。


“你不掏錢還有要求!”


賈胖子有點不滿,說完之後示意服務員把宿山點的平橋豆腐羹添上,然後手一揮讓服務員去下單。


“這次回去別想三想四的,老實幹你的建築工去!”賈胖子道。


“放心吧,一定成的,我對馬有一種感覺,以前我沒有感覺……算了,就當我沒說”。


看到賈胖子抬起的胖手,宿山閉上了嘴巴。


等菜一上來,宿山就沒有時間和兩人扯了,因為大半個月老是啃美國菜,吃的宿山想吐,現在這麽一桌子中餐擺在麵前,宿山吃的差點連比賽都忘了。


就著小啤酒,吃著川菜,一腦門子汗,那家夥叫一個舒服。


吃了快一個半小時,三人酒足飯飽,賈胖子結了賬,哥仨打了個車又返回賽馬場。


三人進了賽馬場,正好倒數第二場的比賽結束,下麵一場就是烏爾坎出場了,勝負在此一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