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臨時提價的老東西
loading...

駛出了警局的雷克薩斯,已經撞掉的保險杠被繩子捆紮到了原來的位置,左臉搖搖晃晃的大燈也用膠帶給貼好了,至於中網什麽的那就沒有了,因為在原來的地方找了好久,也沒有發現中網飛到哪裏去了。


總之原本來的時候嶄新的雷克薩斯現的就如同被人用錘子掄過一樣,還不是五十一下的小錘,穩穩八十一下的大錘。


沿著道路,行駛了差不多十來分鍾,遠離了小鎮的路邊,車子停了下來,一時間車安靜的如同鬼車一般。


過了兩三分鍾之後,賈胖子的聲音幽幽的響了起來:“快點吧,自己有點覺悟!”


李帥包這才回道:“你們停我解釋……”。


話還沒有說完,李帥包便被坐在旁邊的宿山一下子掀翻在了座位上,然後壓住了他一一條腿開始給他脫鞋。那邊在前麵開車的賈胖子也一樣,轉過身來揪住了李帥包的另外一條腿,同樣在脫著他的鞋子。


三下五除二,李帥包就成了光腳的,而宿山和賈胖子這時全都壓住了他的腿,伸手開始撓李帥包的腳心。、


“哈哈哈哈哈!”


“嘿嘿嘿嘿嘿!”


“嗬嗬嗬嗬嗬!”


“嗬嗬嗬嗬嗬!”


………………


很快李帥包的口中就發出了讓人刺撓的笑聲,開頭的時候這個笑聲還帶點歡樂,沒到一分鍾這個笑聲中就充滿了殺豬味兒,就像是被人綁上了殺豬凳上的大白豬似的,聽起來讓人有那麽一點點不寒而栗的感腳。


“兩位大哥……哈哈哈……嗬嗬嗬……我……我錯……了……嗬嗬……”


李帥包瞬間認慫了,一直不住的求饒,可惜的是這一次無論是宿山還是賈胖子都恨的狠了,根本沒有鬆手。


“兩位……大大大……哥……嘿嘿嘿……看……看……看這……這裏!”


沒有辦法,李帥包隻得忍住難受從口袋裏掏出了錢包,然後揪出了兩張一百美刀來,衝著兩人晃了晃。


看到錢到了麵前,宿山伸手一把揪了過來,揣進了自己的口袋裏繼續撓。


賈胖子這邊同樣是如此。


這下李帥包明白了,一百美元無法滿足這兩個好友,也就是無法平息兩人心中對於自c己的憤怒,於是立刻又抽了兩張出來。


收了錢的兩人繼續撓,沒有一會兒,李帥包錢包中的兩百多美元就空了。


“沒……沒……沒了”


賈胖子放下了李帥包的腿,抹了一下臉上的汗珠兒:“這一次就放過他?”


“就這麽點懲罰?”宿山覺得不夠。


賈胖子道:“怎麽可能,這隻是中場體息罷了!”


“那就這樣,反正今天晚上也不用投店了,有的是時間!”


說完宿山也放下了李帥包的腿。


無論是宿山還是賈胖子對於李帥包跑的這件事都沒有什麽怨言,如果放到一般人的身上指不定有多恨李帥包,但是這兩人的腦回路有點不同,他們會覺得與其留下來三人危險,還不如讓李帥包跑了呢,這樣的話總會留個能報警的,三人都栽在這裏算哪門子事啊。


兩人之所以腦火,賈胖子是因為他撞壞了自己的車,而宿山是因為自己的'房子'被李帥包給弄沒了,雖然保險公司會賠車,可是宿山的破拖車就算是賠了錢也不夠重新買一輛二手的。


三人這麽一路上,李帥包給撓了三次,其中兩次都算是大刑,因為豆丹參與了進來,狗舔的李帥包生不如死,簽下了無數類似乎做多少頓飯,請兩人烤多少肉之類的協議之後,宿山和賈胖子這才放過了他。


回到了愛達荷的小鎮上,宿山是沒家了,隻得先借住在賈胖子家,等著賠的款子下來去買個二手拖車,李帥包自然是回自己家住去了。


至於為什麽宿山不去李帥包家去住。那是因為他覺得正常的人都不會喜歡住在李帥包的家裏。


不是說沒房間,而是因為這貨家裏隨處可見裝著標本的瓶瓶罐罐,你想想一個正常人住這樣的地方,往床上一躺,頭頂罐子裏放著心髒,腳邊擺著肺和眼珠子,還都是真的,那多瘮人啊。


回來兩三天,保險公司賠的錢也到了賬,宿山準備去二手市場買個拖車,同時呢今天也是約好了去買馬的日子,到時候買馬買車一塊辦了,然後開始賺錢。


大早上的,宿山起來跑了一圈步,然後衝了個涼換了一身衣服。衣服剛套好就聽到外麵有動靜。


走出來一看,發現是李帥包過來了。


“賈胖子呢?”李帥包把手中的早點往桌上一放。


不得不說現在來美國的中國人多,就在這個西部的小城中,也有了幾家中餐館,而且還都是中國人開的,其中一家早上還有包子油條什麽的賣,居然還很受附近老美喜愛的。


宿山拿了碗筷子,往桌子邊上一坐把豆漿倒進了碗裏,用油條蘸著豆漿吃了起來,在吃的同時伸手指了一下屋內,賈胖子的書房。


“裏麵抱著錢哭呢!”宿山說道。


要買馬了,十二萬的資金宿山掏了八萬,賈胖子和李帥包各借了兩萬,現在賈胖子就在書房哭他那兩萬塊呢。


對於賈胖子的習性兩人已經習以為常了,每一次隻要賈胖子掏錢,那總得摩挲上好一會兒才肯把錢交給人家,也就是宿山和李帥包能借到他的錢,如果是換了別人,隻要槍不對著腦瓜子,胖子是死活不會借錢的。


正說著呢,胖子頂著微腫的眼皮子出來了,看到李帥包來了,張口道:“來啦?”


“嗯,快點吃吧,今天咱們事還不少呢”李帥包說道。


宿山抬頭看了一眼李帥包:“怎麽,你今天也跟著去?”


李帥包點頭應道:“嗯,我今天沒什麽事情,自然是跟著你們去玩玩!”


賈胖子抹了一下鼻子:“我看你不是沒什麽事情,是又逃班吧!”


李帥包的逃班那是經常性的,無論是宿山還是賈胖子都認為自己要成了李帥包的老板第一個開掉的就是他,因為老話說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這貨直接調了個兒,變成了兩天打魚三天曬網,找個借口就不去上班了。


要成為李帥包的老板,那真是十分磨性子的,磨不好一口老血飆上來,就被這貨給超渡嘍。


“你的那份錢呢?”


習慣的事情就沒什麽好奇怪的,對於李帥包翹班的事情兩人都不會說什麽,賈胖子這邊卻伸出手要錢。


“喏!兩萬”


李帥包從口袋裏掏出了兩圈子錢扔到了賈胖子懷裏。


看到別人的錢賈胖子總是滿臉笑容的,哪怕是這錢隻在他身上呆一分鍾,也能讓賈胖子展開笑顏。


接過了錢,賈胖子美滋滋的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書房,再出來的時候手上多了一個布袋子,裏麵咯咯愣愣的一看就知道是裝著錢,除了李帥包的兩萬,還有宿山的八萬塊。


笑眯眯的賈胖子把錢放到了桌子上,坐下來和宿山一起吸溜完了早飯,然後拍了拍錢袋子:“哥幾個,走!”


雷克薩斯現在是不可能修好的,以美國修理廠的尿性,不拖個兩三周那車子根本就出不了修理廠。


三人上了李帥包的皮卡,出了城往老頭所在的小鎮方向去。


離的也不遠,四十分鍾的路程就到了。


開車四十分鍾對於國內來說地方是不近,但是在美國西部來說根本不算什麽,這邊說白了就相當於中國的大農村,而且人遠沒有國內那麽多,車子走上三五分鍾就能看到個小鎮子,這邊呢,買個菜開車四五十分鍾都不奇怪。


老頭的牧場不大,甚至都稱不上牧場,其實就是一個二十多英畝大的馬微型馬場,有人可能對英畝沒什麽概念,差不多一英畝等於六畝,二十多英畝也就是一百多畝的土地。


一百多畝的土地對於國內農民來說挺不小了,但是在美國西部這就是最小最小的農場,再小的話機器都用不起來了。


對於買東西,李帥包沒什麽興趣,於是他把車子停在了門口,宿山和賈胖子兩人推開了馬場的門,走了進去。


上次遇到的老頭站了屋子門口意思了一下,算是迎了一下兩人。


“你們會養馬麽?”


這才一個照麵,老頭就帶著一種疑問的口氣衝著宿山和賈胖子問道。


“我們是沒有養過馬,但是賽馬這東西托管給馬房就可了呀”賈胖子回道。


連握手的餘溫都還沒有退去,老頭就提出了這個問題,讓宿山有點不爽,不過因為想買人家的馬,想掙錢,宿山把這氣給忍了下去。


“那先看看馬吧!”


老頭也不多話,直接帶著兩人往他的馬廄去。


馬廄就在老頭住的屋子後麵,走兩步就到了。


一進了馬廄,宿山便知道老頭對於馬挺上心的,因為馬吃喝拉撒一半的時間都在馬廄中,這樣的話馬廄肯定會有味道,馬糞混著馬尿的騷氣是不可能除掉的。


但是這個馬廄味道比一般馬廄小很多,可見照顧馬廄的人打掃的一定是十分頻繁的。


進了門,宿山便看到了兩個小夥子,僅從長相上看就知道這兩小夥子一準是老頭的兒子或者是孫子,因為臉型長的太像了充分展示了基因在人類繁衍中的作用。


老頭也沒有介紹,所有宿山衝兩人點頭微笑了一下。


馬還是那匹馬,就算是離在再近,宿山也看不到兩件暗金裝備的屬性。


就在賈胖子提出談談價格的時候,老頭一下子把兩人給驚住了。


“十五萬!”


“不是十二萬麽?”


“十二萬是賣給懂馬的人,你們想買那就十五萬一毛都不能少!”老頭梗著脖子說道。


“……”


無論是賈胖子還是宿山,現在都有一種罵人的衝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