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勞爾還是有點貨的
loading...

宿山跟著勞爾繼續往裏走,看到第三匹馬的時候,宿山就有點驚奇了,並不是隔間中的母馬讓宿山驚奇,而是母馬旁邊帶著的小馬駒兒。


剛出生不久的小馬駒長的看起來挺怪,腦袋碩大,身子短四條腿卻顯得修長,尾巴也長兔子一樣短,看起來有點像是小號的短脖子長頸鹿。不過小家夥的身上背著四件黃裝,而且其中的兩件相當不錯,可以說是宿山現在看過的黃裝中,可以在前十名。


四件黃裝的合力差不多可以抵上一個暗金裝了。


“這小駒兒血統怎麽樣?”宿山裝作無意見問道。


不用說,宿山撿漏的心思又起了。如果勞爾知道此刻宿山心理活動的話一準傷心的眼淚都飆出來:您薅羊毛也別緊著我一家薅好不好,別家薅去好不好?


好在勞爾這邊心底有數,張口就把這匹小駒子的血統報了出來,這玩意一出來,宿山便知道自己可以洗洗睡了,這小馬駒隻要不是突變什麽的,無論是一年後還是兩年後上拍會,最少也得百萬美刀起。


現在就是宿山樂意出一百萬美刀,人家勞爾也不可能賣的。


轉頭看看下一個隔間,宿山立刻又不淡定了,這個隔間的母馬比上個隔間更好,而小馬駒呢,一暗金兩黃兩藍,比上一匹小馬駒還要出色,如果上一匹小駒是g1水平馬的話,這匹小馬駒隻要暗金裝備加速度什麽的,幾乎就是穩穩的g1冠軍馬水平了。


不死心的宿山又一次祭起了撿漏大法,可惜的是再一次被勞爾一盆涼水澆了個透心涼。


“好駒兒!”宿山點頭讚道。


像是這樣的馬,上拍價格沒什麽準,隻要這馬駒幾一歲兩歲時跑出個不錯的成績來,價格低不了。


宿山跟著勞爾轉完了所有隔間的時候,宿山終於明白老頭這邊為什麽能養那麽多馬,而且還雇十幾個牛仔照應這些馬匹了。


這麽說吧,勞爾這邊就是宿山第一步的模板啊!現在光是暗金小馬駒,宿山在這裏就發現了兩匹,還有五匹黃裝駒兒,而且個個都是馬中的名門望族。


同時宿山也明白了,勞爾為什麽要賣那匹【快步百合】了,因為在他的母馬種群中【快步百合】生育的表現真的是太差了,相比之下,別的母馬都產出過好駒,都誕生過g2\g1子嗣就你生個孩子一代比一代差,不賣你賣誰去啊。


“還有沒有了?”宿山有點意猶未盡。


勞爾搖頭說道:“沒了”。


“所有馬都在這兒了?”宿山說了一句之後便感慨道:“都是好馬啊”。


現在這場拍會下來,宿山這邊有了八匹繁育母馬,還有兩匹小母馬,一匹是兩歲的【藍草仙子】一匹是一歲的【飛踏流雲】


繁育母馬沒什麽好說的,宿山這邊已經準備好了錢,隻等著聯係出色的種公馬了。至於【藍草仙子】和【飛踏流雲】到底是哪一匹用【秘書處的呼吸泵】宿山還沒有打定主意。至於雷公的兩件套肯定不能給它們用,它們用那就完了。


埃米利諾笑道:“好馬都在這裏,不過還有幾匹廢物,放在那邊的草料間裏”。


“要不去看看?”宿山問道。


現在回去也沒有到吃飯時候,和一幫老娘們湊在一起,宿山寧願看馬了,因為他不知道和這幫人說什麽啊,他又不是李帥包,號稱是丈母娘的心頭肉,和中年婦女有很多共同的話題。


明顯勞爾也不想這麽早回去,於是想了一下點頭道:“行!”


於是三人出了馬廄,向著旁邊的草料房走了過去,到了草料房,宿山發現旁邊一個小木屋子,屋子似乎還漏風,裏麵關著幾匹馬。


這些馬的待遇就差很多了,很多馬匹身上還有馬糞,所有馬看起來都是灰頭土臉的。


現在的情況很了解了,這都是些不能為主人帶來利潤的馬。


宿山從中到是看到了一匹好馬,於是伸手指了一下:“那匹賣不賣?”


勞爾看了一眼,張口說道:“那匹你給五萬刀牽走”。


宿山哦了一聲,然後又指向了高大馬匹旁邊並不太顯眼的馬:“這一匹呢?”


“你要這一匹幹什麽?”


還沒有等勞爾說話,埃米利諾張開了口好奇的多問了一句。


宿山道:“我準備買一匹老馬回去在自己的牧場裏騎”。


埃米利諾聽了笑道:“你隨意買一匹誇特馬都比它適合在牧場裏騎!”


宿山的這個回答讓埃米利諾想起了宿山還是個菜鳥,幾乎什麽都不懂,牧場用的馬比純血馬合適的太多了,適合趕牛的有誇特馬,適合騎乘的有摩根馬、美國花馬。要是看漂亮,那就得數美國騎乘種馬,很多人認為這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馬。


在牧場裏騎純血馬亂躥?一個老鼠洞能讓馬折了腿,也能讓騎師斷了脖子。這可不僅僅是嚇唬人的事情,因為過多的近親繁殖,純血馬的速度是越來越快了,但是腳裸的結構也越來越支撐不住它們的速度了,要不然怎麽純血馬又被稱之為玻璃馬呢。


“騎著走不行麽?”宿山反問道。


埃米利諾大笑道:“行,非常可以!”


說完望著勞爾,讓勞爾報價。


“六萬,這匹可是你剛入手【快步百合】的第三個孩子,因為沒有人買,我自己送它上了賽道,可惜的是沒有贏下過哪怕一場g2比賽,最好的一次拿了個第三……”勞爾也沒有坑宿山,直接把這匹馬的成績報了出來。


六萬塊買這匹馬不能說貴,但是也絕對不算是便宜。


“那行,成交!”宿山伸手。


“成交!”勞爾和宿山握了一下手,同時說道:“它現在可是快五歲了!”


“快五歲就五歲吧”宿山很開心,覺得自己的兩瓶洋河m6送的太有預見性了。


這匹馬身高並不高,肩高差不多在一米五的樣子,和一般一米六一米七的肩高相比顯得有點弱小,但是四肢的結構還是勻稱的,胸部寬闊,臀部的肌肉也不錯,最關健的是身上有一件暗金,一項指標顯出了其特殊性,表示其屬於後熟馬,也就是在三四歲時候,它才開始正式發育,到了成年時候,它才真正的發育成為一匹頂級的速度賽馬。而不像是一般的馬三歲時候就顯示出了天份。


除了這一點之外,這匹馬還有一個缺點,那就是遺傳性太差了,三十幾的遺傳性,根本就沒有做為種公馬的價值。


還有一點,這過不算大問題,那就是這匹馬的脾性值很高,也就是說它是一匹暴燥或者是性格不太穩定的公馬。


那麽多缺點,但是在宿山的眼中一個暗金裝就完全掩蓋住了,哪怕是不是晚熟馬,宿山也要把它帶回去,大不了像是這次買的幾匹馬,宿山隻收暗金裝,至於馬扔到野地自生自滅了事。


這生意做的,無論是宿山還是勞爾都是開心到了咧這個大嘴,勞爾開心的是牧場的廢物換了七萬刀,宿山開心自然是撿了個暗金馬。


兩人每個都覺得對方傻,這種歡樂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問題,而是大於二的問題。


交易一達成,宿山這邊又看了一會兒,最後差點連老勞爾家的那幾隻棉羊都看了看,生怕再次錯過薅勞爾羊毛的機會。


我要和勞爾做朋友!


宿山心裏暗暗的下定了決心,像是勞爾這樣的朋友,宿山就怕交的太少,自己薅羊毛薅的不夠盡興。


勞爾也覺得宿山這人不錯,從自己這裏撿了兩件垃圾了,真是個好人啊!


等吃飯的時候,兩人坐到了桌邊,一邊喝著小酒一邊吃著西班牙大餐,相視而望頓時覺得對方都非常順眼。


菜品怎麽樣,宿山是一點沒有吃出來,光是望著勞爾開心的傻樂了,現在宿山看勞爾就像是個招財貓,還是給自己招財的那種。


回家的路上。


唐娜對於今天的晚餐非常滿意,不光是吃著還從人家打包了一個菜,現在正捧在手上:“他們家的西班牙菜做的真地道,比一般西班牙餐廳做的還好呢,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麽好的西班牙菜,我愛上了西班牙!”


“菜是不錯,尤其是gazpacho和salmorejo,正宗的安達盧西亞味道……”李帥包一邊開車一邊也是讚不絕口。


宿山一聽安達盧西亞立刻問道:“還有安達盧西亞?我怎麽沒有看到過?”


“說的不是馬,是西班牙菜”唐娜有點無語。


“菜還有叫安達盧西亞的?”宿山又問道。


李帥包說道:“想你的馬去,跟你談生活真費勁,你小子現在一點也沒有以前的幽默了,照這樣下去再過幾個月就得開除你了,到時候你的位置就讓唐娜頂上,你看看人家唐娜這幾個月進步很快,一心向組織靠攏,而且人家不光幽默而且還長的漂亮,顏值上都快趕超我了!”


唐娜一聽雙手抱拳衝著李帥包:“過獎了,過獎了,我是革命一塊磚,哪裏需要哪裏搬。雖然我是進加入的,但是我不得不說,老宿這人人品太差了,資本家嘛……”。


李帥包點頭不住的嗯嗯。


宿山一瞅這兩人,立刻說道:“我跟你們扯這些幹什麽,咱們現在都準備留背頭了,不跟你們一般見識”。


李帥包道:“你就是留砍頭,也擺脫不了你一身的二哈氣質!”


“對頭!”唐娜笑嗬嗬。


一路吵吵鬧鬧回到了牧場,發現那在還在施工,僅僅是這幾天的時間,一座馬廄的架子已經搭了起來,並且房屋這邊的化糞池什麽都已經挖開了,化糞池超大的塑料桶子也已經擺放到位了,這樣的速度根本不是美國本地施工隊可以比的,一天幹了別人一周的活,咱們中國工人就是這麽牛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