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讓賈爺丟臉
loading...

“喲,你小子居然買馬票,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嘿!”


就在這個時候,宿山的身後傳來了李帥包的聲音。


李帥包的聲音還沒有落,賈胖子的聲音傳進了宿山的耳朵:“我看看,我看看!”


宿山把自己手中的馬票交到了賈胖子手中,同時說道:“我算是明白了,這玩意想中難著呢!”


賈胖子接過了馬票看了看,隨手扔到了地上,然後說道:“那不是廢話麽,要是這麽容易被你猜中這些人吃什麽飯?你知道這樣一個賽馬場一年能賺多少錢麽?說出來都能嚇死你!”


“馬票這東西你想要贏下大賠率那幾乎就和中彩票相差無幾,好猜的賠率都低,越不確定的越多可能性的賠率都高!”賈胖子指了一下腳底的馬票繼續說道。


“你這還是用的筆算,人家用的計算機,所有的馬匹所有正式的成績一輸進去,然後唰唰唰賠率就給你出來了。有一位在這裏幹過的人和我說過這麽一句話,從你口袋裏掏出一美元,還沒有比賽呢,就有八毛錢落入人家的口袋裏了,你怎麽贏?”


宿山深以然,通過剛才幾場再結合賈胖子這個算是內行人的分析,宿山很明智的把利用馬票發家致富的念頭給撚死腹中。


賈胖子一看宿山副受教的樣子,立刻精神一振,攬住了宿山的肩頭:“當然了你要是想賭馬的話可以找我,咱不在這裏賭,咱們去有點小內幕的馬場去賭……”。


“你別聽他胡扯,上次就騙我說是有內幕,給果一天下來一百塊扔進去,連個屁都沒有賺回來!”李帥包沒好氣的說道。


“那天不算!”賈胖子老臉一紅。


宿山哪裏會信這個,真的要是能贏這死胖子估計在外麵都能養出八個洋外室出來,說上天宿山也不能相信胖子對美國的賽馬事業的公正性這麽愛之深切。真要知道內幕這貨一準能把美國金庫掏空。


“那去年三月份那一次呢?你坑了我一百三十三塊三毛!“李帥包又道。


賈胖子有點惱羞成怒了:”你這人怎麽就隻看到小錢,沒有看到前景?“


“小錢還我!”李帥包根本就無視胖子的臉色。


胖子小眼睛一轉,立刻換了一張臉:“有機會哥帶你去地獄酒吧玩!看大腚的妹妹,光滑滑的……”。


說完無聲無息的就想把錢的事給滑過去。


就這麽著哥仨扯來扯去發現誰都不是個好鳥,於是全都閉嘴老實去吃東西。


回到了賽馬場,又看了起場比賽,到了下午四點多的時候,g1比賽這才正式拉開了大幕。


這時李帥包和胖子都下場賭了二三十美刀,隻有宿山一分錢沒掏。


此刻的宿山站到了賽馬亮相處,伸著腦袋癡癡的望著從自己眼前滑過的馬。


參加這次比賽的一共有九匹馬,每一匹馬的身價都在上百萬美元,而每一匹馬的身上最多也就是三個暗金裝備,按著顏色來,最多的是三暗金兩黃裝,最少的是一暗金一黃裝三藍裝。


“十二萬美元可買!”宿山此刻咬了一下牙,發狠的暗自想道。哪怕是可以贏下一場g1賽,十二萬美刀都花的值。


說的同時,宿山開始記下自己可以看到的黃裝還有藍裝的數值,等著都寫好,那邊開賽在小號聲也就響了起來。


比賽的結果再一次和宿山預測的相反,一暗金一黃裝三藍裝的那一匹馬奪了冠,並且以四個馬身的優勢平趟了剩餘的八匹馬。


讓宿山的心中像是長了草似的,想看看這暗金裝到底是個什麽玩意兒。可惜的是這馬並不屬於他。


這一下馬票賺錢大法更是在宿山的心中連灰都沒有剩下來。


李帥包的手氣不錯,送出去的二十多美刀,換回了近四十塊,算是小贏了一把。賈胖子就不行了,幾十塊幹幹淨淨的交給了馬場連個水花都沒有飄起來。


賈胖子看好的馬沒有贏,這讓賈胖子有點不高興,一路上都在自我反問這馬為什麽沒有贏。


李帥包則是美不滋滋的看著贏來的十來刀,時不時的彈一下子發出清脆的響聲。他到不是沒見過錢,而是隻有這樣才能讓賈胖子更不爽,賈胖子不爽此刻他就越開心,有的時候朋友並不是那種肝膽相照的,還有李帥包這樣幸災樂禍的。


“我要買馬!”宿山突然間說道。


“嗯,買馬!”賈胖子隨口應道。


“這個想法好!”李帥包這邊也隨意的回了一嘴。


嗯!走出了三步,兩人同時回頭望著宿山。


”你剛才說什麽?”


宿山說道:“我要買馬,就是那次路邊老頭那一匹,現在我缺四萬塊,我沒有地方借,就隻能問你們倆借,四萬塊,兩年後還!”


宿山的話直接把兩人給弄傻眼了,李帥包是直勾勾的望著宿山眼都不帶眨的,賈胖子的小眼那是眨個不停,同時嘴巴張開到了能吞下一個雞蛋。


“你說什麽?”


宿山又重複了一遍。


“不給!”賈胖子回過神來斬釘截鐵的說道:“你別的事情要借錢我沒二話,但是這事我一分都借,都和你說了那老頭是傻缺,你要是買了,那我不是多了一個傻缺的朋友?讓人笑話好玩吖!況且你別忘了,你要是買了那馬,那別人取笑起來可就不像老頭那樣了,老頭再怎麽樣也是白人,取笑你……”。


李帥包道:“你聽胖子的,你對馬一竅不通,突然間想買馬來做什麽?你真的以為是個人養個馬都能上g1的?全球一年下來總共才幾十場g級賽,那你知道世界的純血馬有多少匹?……”。


宿山早就料到了兩位好友的反應,聽到他們這麽說心下也是一暖,因為他知道兩人並不是舍不得四萬塊,而是怕自己跳進這火坑裏。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宿山這火坑今天是跳定了。


“你們總說我日子過的淡,沒什麽意思,現在我就瘋狂一把,你們讓我去試一試,跑不跑的出成績來都是我生命中的一次經曆,就算是輸了那我也不過輸了四萬塊,這一次我想放縱一把,成了就贏它一個農場回來,敗了也無非就是再辛苦幾年……”宿山說道。


無論是李帥包還是賈胖子聽到這都明白自己好友的心思是難以改變了。


想了一下賈胖子說道:“就算是借了你四萬,你就能把那馬送上賽道?”


“還有什麽?”宿山愣了一下神,不解的問道。


“參賽時候要買馬欄位,要請訓馬師,要請騎師,還有醫生等等的,哪一步不要錢,就算是你買下馬來,也要最少花一兩萬才能送上賽道,要不然你以為賽馬場都是做慈善的啊,開始的初級賽跑的贏就有的賺,跑不贏就損失錢……”。


宿山這下有點刺撓了,他還真不知道上賽道之前有這麽多彎彎繞繞。原本他以為騎師這些在賽前找就行了,沒有想到還一套一套的。


“你下定了決心?”賈胖子見宿山沉默下來。


“嗯,人總要趁年輕瘋狂一回”宿山淡淡說道。


“還特麽的拗造型,我一個屁崩死你!”賈胖子不滿說完,然後嘀咕起來:“老子遲早因為你們兩個貨在經紀人的圈子裏混不下去,一個比一個不靠譜。這特麽的要幫你買下馬,要傳到圈裏不知道要被人笑話多久!特奶奶的,我這麽勤快的人沒成億萬富翁就是你倆妨的我!……”。


胖子雖然是嘴上這麽說,但是心中還是開始琢磨起來,想著如何以最低的價格把那匹馬拿下來,一直以來宿山都是沒什麽愛好的,身上一件衣服可以穿上三四年,現在突然間想買一匹馬,出乎胖子的意料,但是胖子決定還是幫一下,因為宿山畢竟精神上出了問題,或許玩個馬能好一些?


雖然胖子和李帥包都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兩人真的挺關心宿山的。


“這個,我自己去買就行了!”宿山這下真是有點不好意思了。


不過也就是一點,而且這一點在瞬間就化成了灰,然後從宿山的氣道裏消失無蹤了。


“你會談價格?我談不下來的價你可以?……”賈胖子望著宿山輕蔑的說道。


做生意什麽的,宿山和李帥包兩人捆起來再乖以二十都比不上賈胖子,這是不需要考證的。


“您說的有理!”


事實就得承認,這一點上宿山自覺是做的最好的,不管到了哪裏,宿山都覺得這一點是自己最大的優點,至於另外一個優點那就不好說了,說出來直接404。


李帥包對賽馬並不是太關心,有就投兩注,也無目的,也沒有看好的馬,但是現在聽到宿山要買馬,而且相中了那麽樣的一匹馬,便覺得回去得好好帶他看看醫生,莫不是真的得了精神病成了二百五,以前的宿山可幹不出來這樣的事情。


三人就這麽到停車場取了車,路上吃了一點東西,並且給豆丹帶了一塊牛肉,就這麽回到了營地。


仨人這邊倒頭睡,等到了第二天亮的時候,宿山留守營地,而李帥包和賈胖子則是外出會友,至於會的什麽朋友兩人沒說,宿山也沒有好奇到去問。


到了下午三點的時候,兩人一起回到了營地,這才掛上了拖車準備往愛達荷開。


駛出了加州到了內達華州的荒涼道上,車子開了沒有一個小時,前麵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輛停在了路邊的車子,前頭的引擎蓋被掀了起來,看樣子是車子壞了。


車子壞了到是小事,關健是一張妙曼的身材此刻正趴在車頭,撅著腚,露出了一種讓人看的不由往歪路上想。


臉看不到,但是就身材來說一流,現在大家的眼前就有這麽一個身材一流的靚妞在修車。也不知道多少看過《變型金剛》中梅根*福克斯那騷情萬丈的彎腰鏡頭,如果沒有看過的話現在可以看前麵的這位修車女郎。


嘟!


賈胖子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前麵有個妞兒需要賈爺我搭救,等會的時候宿山下去負責修車,賈爺我負責去安慰妞兒那顆受傷的小心靈,至於豆丹可以打個掩護,豆丹你一定不要對女孩子凶,裝溫柔一點。最主要是你,宿山!記住修的慢一點,明明是能修好的你也要拖上一拖,最好拖到太陽落山,這樣的話,姑娘一進咱們的拖車,嗯哇哈哈哈哈……!”


胖子這一笑,頓時讓宿山覺得自己等會可以看美女抽色狼的大戲了,於是很幹脆的閉上了嘴巴坐等好戲開場。


“那我幹什麽?”李帥包等了好一會沒見自己的任務於是張口問道。


這一問頓時像是卡住了賈胖子的脖子,好懸一口氣沒有喘上來。


“你?老實的呆在車裏,長成這模樣還好意思出去,等會妞兒要是上車你就裝啞巴,要實在想說話你就對妞兒說自己是gay!兩樣你自己選一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