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直奔洛杉磯
loading...

所謂的公共牧場,其實就是州或者是聯邦劃出一塊土地來,這塊土地可以在旱季的時候給牧場主在上麵放牧,也可以放生一些負擔不起的牲口。說負掃不起的牲口其實指的就是馬匹,因為牛羊什麽的就算是養不起也可以殺肉,馬可沒有這樣的待遇,反正宿山是沒有親眼見過吃馬肉的美國人。


說是放養,其實就是任其自生自滅,馬主們把自己不要的馬往公共牧場這麽一放,然後拍拍屁股走人了。


不說別的地方,光是宿山知道的這個公共牧場就放養著超過三四萬匹的馬,任何人隻要是需要的話,都可以到公共牧場去捕獲這些馬,而且隻要放養過了六個月,前馬主也不能要求有任何補償。隻不過很少有馬主會這麽幹,因為有這樣公共牧場的都是牧業大州,誰家也不缺馬。


老美的操行大家都知道,他自己扔的東西那是不值錢,但是你要是別的國家想要,那他們一定會把自己的垃圾們吹上天,然後狠狠的宰你一刀。


第二天一大早,宿山把自己打扮了一下,其實就是抹了兩把臉,修了一下胡子什麽的,然後開著自己的小破豐田,一路開到了賈胖子家的門口。


到了賈胖子家宿山是借車來的,至於為什麽不借李帥包的改裝皮卡,那是因為它燒油太猛了,普通皮卡能幹的事情為什麽要選多耗油的皮卡?更何況賈胖子的皮卡也是大馬力的,隻是比不上改裝貨而已。


賈胖子這時候正在洗漱,看到宿山來了,從窗戶伸出個腦袋說道:“咦,我說吧,你小子休息了一天之後氣色好多了,簡直可以在顏值上和我一較長短了。喔,對了,你一大早過來準沒有好事,說了來聽聽!”


宿山跟本沒有心情和他一大早的胡扯,直接張口說道:“我借你的皮卡用一用!”


還沒有說完,宿山轉頭一瞅,發現賈胖子家的門口停車位上停著一輛嶄新的雷克薩斯suv。


“新買……”。


“我跟你說別打我的lx主意,我剛拿到手的,還沒有新鮮一天呢,想借我的皮卡我沒有意見,但是你想借這個?可以,咱們先決鬥,活著的開走”。


賈胖子一瞅宿山的眼神,立刻開始跳腳了,連牙都不刷了直接跑了出來,飛快的站到了新車的前麵,撐開了手如同一個護崽的老母雞似的。


宿山很想開開這車,別說在國內了,這玩意在美國也屬於豪車,一輛入門少說也在八萬多美刀,真不是宿山可以買的起的。


“我就是看看!”


“別看,拿著皮卡的鑰匙滾蛋!”賈胖子的嘴裏還插著電動牙劇,也不知道這玩意怎麽就能掛在他的肥嘴裏,要知道這玩意比起傳統的牙劇來可不輕啊。


賈胖子說完,帶著小跑閃進了屋裏,然後又瞬移回來,把手中的鑰匙拋給有宿山:“快滾蛋!”


宿山笑著接過了鑰匙:“看你那小氣樣!”


上了皮卡,宿山打著了火還沒有拐到路上呢,發現李帥包同誌開著他的改裝皮卡來了,兩車相會,兩人同時打開了車窗。


“早啊!”


“早啊,你這麽早過來做什麽,怎麽開胖子的皮卡車?要拉貨麽?”李帥包問道。


宿山道:“我準備去公共牧場去看一看,你呢?”


“賈胖子買了一輛豪車,我過來見識一下!”李帥包道。


宿山明白了這位才是鐵了心的過來換車開的,於是勸道:“我覺得你還是算了吧,這小子現在跟惡狗護屎似的,我就是想看看,最後結果連邊都沒有粘上”。


“以你的智力如何對付的了賈胖子,而且這事不能急,一定要出奇不意,開了就跑,算了,跟你說也是對瞎子拋媚眼,你忙你的去吧,我去對付他!”李帥包信心滿滿的和宿山錯車而過。


宿山這邊開沒有開出三米,就聽到賈胖子喊道:“你來幹什麽,滾粗!”


“我來看看你,你看,我給你帶了豆漿過來了,還有燒餅……”。


李帥包的聲音在宿山的身後響起,聽起來溫柔中帶著磁性,可是宿山怎麽聽怎麽覺得腦子裏要跳出一個裹著紅頭巾的狼外婆形像。


不管這兩貨怎麽折騰,宿山開著皮卡一路往公共牧場飆,大約開了四個多小時,宿山這才到了目的地。


公共牧場處於愛達荷與蒙大拿的交匯處,兩州的野馬都放在這兒,其實在蒙大拿那邊還要比這邊多上一些。整個州牧場全部處於山區,海撥高,水草也不夠豐美。


這情況也容易理解,上好的大平地怎麽可能用來養這些野馬啊,賣錢不是美滋滋?美國人不傻!


宿山到了公共牧場,開著車子四下裏尋找馬群,目標當然是找那些身上有'裝備'的馬兒。


當邊瑞看到第五群馬的時候,眼睛突然一亮,因為這群馬兒的頭馬身上就有一件'裝備',除了頭馬之外,後麵的兩匹馬身上也都有,其中一匹馬還有兩件,雖然都是藍裝,但是也讓宿山有些萎靡的精神為之一振。


當宿山小心的靠近馬群之後,驚喜的發現在這些無主的馬,身上的'裝備'可以很容易的'取'下來,並且'放’到自己意識中畫麵最下方的一排空格上去。


有了第一件,第二件,也就會有第三件第四件,隻是到了第五件的時候,卡殼了,因為那匹馬兒太精了,宿山根本無法靠近它,通過這幾次,宿山也大致了解了,隻要馬兒離自己二十米左右,自己就可以'摘'下它的裝備,但是一但超過二十米,那宿山隻能是望馬興歎了。


皮卡越野是不錯,但是想在山地和馬兒爭鋒那還是差的老遠,追了兩次之後,宿山隻得放棄,開始尋找別的馬兒。


直到找到了天黑,宿山才收獲了八件裝備,而且其中七件都是藍裝,加幾點力量,幾點敏捷的這種,三四個詞條,每一個都不是那麽給力,有些加的還是一些草地,泥地,沙地的適應力,對於宿山來說根本就沒有用。


一件黃色的裝備也隻能湊和,至少比起自己看到那匹叫狐山馬身上的黃裝差了不少,人家那加的都是速度等級,這加的什麽玩意兒,加的躲閃,躲你老妹啊,跑就跑你躲個毛線!


弄的宿山睡到了卡車上過夜,心情還有點憤憤不平。


心情雖然不怎麽樣,但是宿山還是舍不得把這些東西送到熔爐裏分解掉,一是他就這麽點貨,二是他現在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好與不好,因為他還沒有能把所有的指標都給摸透了。


早上天還沒有亮,宿山爬了起來,沿著山道往回開,出了公共牧場之後一路往回飆。等到了賈胖子的住處雷克斯堡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快十點鍾了。


“怎麽現在才回來啊?”


賈胖子聽到了門口的動靜,跑出了門,看到宿山的第一句話便是抱怨。


宿山很不解的反問道:“我說兄弟,是我先要去加州的,不是你先要去的,你就是跟班的好不好?”


賈胖子道:“你說這話就紮我的心了,你這邊不是精神有問題麽,我作為朋友陪著你去散心,你還這麽說我,你知道我這分分鍾多少錢?……”。


宿山不想搭理他。直接關上車門往自己的車邊走,一邊走一邊問道:“帥包來了沒有?”


“帥包早就來了,正在屋裏看動畫片呢”賈胖子回道。


宿山道:“那我回家收拾一下,等會咱們在愛達荷福爾斯碰頭”。


賈胖子道:“別,到時候你在這邊等我在那邊等,我們陪你一起去吧,到時候直接出發了!”


說完賈胖子衝著屋裏吼道:“帥狗子,別看了,快點準備出發了”。


“你說你急什麽!”宿山沒好氣的說道。


賈胖子道:“什麽叫急啊,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要想天黑前趕到加州,這一路上可沒有多少時間休息了,現在不趕什麽時候趕?”


宿山挺無語的,總覺得胖子對於去加州也太熱心了,又不是沒有去過大城市,覺得今天胖子的反應有點不同喔。


也沒有多想,反正宿山也沒什麽大事,說一起去就一起去唄。


於是等著李帥包從屋裏出來的時候,手上還拎著一個小包,於是宿山開著自己的車,李帥包和賈胖子開著新雷克薩斯。


到了宿山的拖車旁,宿山還想去換個衣服什麽的,誰知道賈胖子和李帥包居然把宿山的房車給掛到了雷車的後麵。


“我去,別這麽搞啊,我這車子不一定抗的住!”宿山對於自己的車子很擔心,最主要是自己兩個好友真特麽的沒幾次靠譜的時候,自己這可是房子啊。


李帥包卻道:“沒什麽事,我看了輪胎花紋還沒有吃透,車底的情況也都挺好的,幾乎沒什麽生鏽的地方,反正你這破東西也不值錢,就算是半路散了也就散了,要是沒散,咱們、就有一個休息的地方了”。


“對,對!住酒店多貴啊,小酒店我又不想住,你知道的我有點潔辟,還是你這小拖車好一些,放心吧,我們不嫌你髒!”賈胖子這邊笑眯眯的一邊說一邊接駁著拖車的線路。


宿山一看,自己也阻止不了了,這兩個貨都不是什麽好鳥,自己這邊要是不讓,指不定給自己鬧出什麽妖蛾子來。


這時候宿山有點後悔了,覺得自己怎麽那時就沒有說坐飛機去呢,胖子家不遠就是飛機場,自己省這錢幹什麽!


現在說什麽也晚了,房車都掛上了,那就出發吧!


“豆丹,上車!”


招呼豆丹上了雷車,宿山坐到了後座。


“你坐後麵幹什麽?”


宿山屁股還沒有坐穩當呢,便看到一左一右開了門,李帥包和賈胖子一臉驚奇的望著自己。


宿忌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你們讓我開車?”


“要不然呢?”李帥包理直氣壯的問道。


“我生病啊!”


“那是前天,你今天的氣色不是很好麽,看起來都能吃下一頭牛!”賈胖子說著,把宿山給拉下了車,然後自己坐到了豆丹的旁邊。


豆丹一臉嫌棄的跳下了車,跟著自己的主人宿山跳上了前排,然後躥到了副駕駛前麵的空當上臥倒了。


“嘿!你說我這暴脾氣,別拉著我,我要給它一個衝天炮!”賈胖子看到豆丹的模樣,捋起了袖子。


李帥包這邊神補刀:“去吧,我不攔著你,隻要你別忘了上次被它追的爬樹的慫樣!”


賈胖子小眼睛一轉放下了袖口衝著豆丹道:“今天我就放過你!不能有下次了知道嗎?”


宿忌發動車子,李帥包一人搭頭望著車頂,豆丹一狗無聊的甩著尾巴,沒有人也沒有狗搭理賈胖子。


車子開出了小鎮上了道還沒有開多久呢,賈胖子就開始作妖了。


“來個音樂聽聽!”


“不來,你要聽音樂你來開車!”


“那算了!我還是小眯一會兒吧”賈胖子一聽說要開車立刻不聽音樂了。


不聽音樂是不聽了,不過沒有一會功夫這死胖貨自己唱了,而且還唱的很投入。賈胖子這一唱別說是宿山了,就連豆丹的狗臉都擺出有一副開門讓我跳下去摔死的表情。


“大哥,求您了,別唱了,聽音樂,聽音樂!”


宿山實在忍不住了,擰開了收音機開始聽音樂。


西部的電台一般播放的是鄉村音樂,就是那種一狗一馬一女人的歌,聽了一會兒宿山就把收音機關了,開始放起了cd,賈胖子這邊的cd準備的還不錯,都是國內的老歌,有什麽齊秦啊,王傑啊這一類的,雖然仨都不是那時代的人,不過老歌聽著可比現在那種跟多動症似的歌好多了,宿山看了看,最後挑了齊秦的放進了cd機中。


隨著齊秦的聲音響起,沒有一會兒,不光是李帥包和賈胖子跟著哼了起來,宿山也跟著晃起來,於是三人很快就成了兩天前李帥包和賈胖子的造型,一邊哼一邊搖頭擺尾的,隻是此刻豆丹代替了上一次宿山的表情,一臉嫌棄並且生無可戀的望著三個人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