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靈馬入夢來
loading...

夜幕拉了下來,三人在身上抹上了風油精驅趕蚊蟲,小燒烤爐子裏的火也熱了起來,醃製好的大五花肉片往烤盤上一放,瞬間發出滋滋的炙烤聲,同時伴著肉香味飄到仨人的鼻孔裏。


賈胖子一手拎著啤酒瓶子,一手拿筷子夾了自己盤子裏的一塊烤肉,嘴裏塞一塊肉灌上一瓶啤酒,然後美美的發出一聲滿足的嗝兒。


“我說騷包,我要是女人哭著喊著也要嫁給你!你說說你還能算個人麽?人長的帥也就罷了,還特麽是個學霸,學霸也就算了,還特麽的會做飯,中西餐都會做,還不是一般街邊的手藝,會做飯我也能忍,但是特麽的你連飛機都會開是幾個意思?……”賈胖子絮叨道。


這樣的情況也不是宿山第一次見了,每一次賈胖子吃到了美處都要向李帥包發出這樣的靈魂拷問,頭一次還新鮮,老這麽來就有點無趣了。


埋頭吃肉喝啤酒,宿山把自己的眼皮子給聳拉了下來,吃這麽兩口扔一塊看起來過肥的給豆丹,也隻有這時候豆丹才會擺一下尾巴,盡一條狗對於主人該有的熱情。


“我出現在你們麵前,就是為了讓你們慚愧,知道什麽樣的人叫有天份還比你們努力……”李帥包的回答也一如往常的欠揍。


不過宿山和賈胖子都不當回事,有好吃的誰有空理他王婆賣瓜,再說了,從某種意義上人家說的也是這麽回事,雖然是個小獸醫,但是人家李帥包的生活方式那是健康的一米多深,每天六點起床,晨跑到七點,然後自己做點吃的,不是上班就是去健身,十點鍾左右不上班的話開始學習,正兒八經的學習醫學知識,中午吃個飯下午小睡半小時,又學習,到五點鍾少吃點東西又泡健身房,十點鍾準時上床睡覺。


這習慣宿山認為李帥包隻要不破了童子身,能和一隻烏龜比長壽。


“我為什麽和你做朋友?就是哪一天我沒錢花了,淪落到要去街上要飯了,順手操起一個木棍子打昏你,把你扔一又肥又醜的老富婆的床上,讓你給老子賺錢去!”賈胖子一邊撕扯著肉,時不時的抹一下嘴角兩邊的油花,嘟囔著說道。


這樣的對話都是老套路了,宿山這邊時不時的也插上兩嘴,不是損一下賈胖子就是李帥包,反正損友嘛,這樣相處起來才叫舒坦,正兒八經的那就不是朋友顯得生份了。


吃飽喝足,鬧騰到了八點多鍾,賈胖子和李帥包就起來準備回去。


宿山也沒有留,因為這點小酒對於他們來說開車沒有問題。要說美國這邊也奇怪,警察抓酒駕也不測酒精,而是讓你走直線,你要是能走直線就不算酒駕,要是走不了那嘿嘿你就麻煩囉!


兩三瓶小啤酒對於李帥包和賈胖子來說根本不算什麽,開車那是一點問題沒有。


改裝的大皮卡是李帥包的,宿山可沒有錢買這東西,賈胖子錢到是有,但是這貨太扣門根本不會買這麽一個油老虎。


宿山開個車?二手的小豐田,至於為什麽是這個車,第一是便宜,第二還是便宜,不光是買起來便宜,用起來也便宜,很適合宿山這樣沒錢而且不太會擺弄車的人使用,因為毛病少啊。


要是有錢宿山還想開勞斯萊斯呢,沒錢怎麽辦?那隻有小豐田嘍!誰讓你沒這個實力呢。


送走了兩朋友,宿山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戰場,便轉回到了房車裏,先衝了一個涼之後,回到了床上,雙手抱著後腦勺開始思量起了今天發生的事情。


從腦子裏有個不名所以的聲音,到現的成了一個可以看穿馬指標的東西,宿山隱隱的覺得自己的好日子似乎要來了。


美不滋滋的想著想著,宿山就睡著了。


當宿山睡著沒有一分鍾,似乎有個影子從宿山的身體裏爬了出來,慢慢的化成了一匹瘦小的馬形狀,這匹馬很搞笑,大腦袋大眼睛,短身體大長腿,就像是個剛出生的小馬駒子似的。


而在這個同時,宿山的夢中也看到了這一幕,同時腦袋裏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還是那種不知道什麽語的語言,但是這一次宿山似乎明白了這個聲音要傳達給自己的意思。


什麽傳承什麽的宿山都不想知道,他就是想知道這聲音是不是以後還在,好在一分鍾後這個聲音就說什麽傳承完成以後永不相見的話。


捋了捋之後,宿山弄明了,這玩意是什麽靈獸修煉什麽的,反正不是地球的完意,至於為什麽來到這裏那聲音沒說,宿山也不感興趣,反正他是有點弄明白了,自己這輩子怕是和馬都分不開了。


弄明白之後事情似乎是簡單了,宿山需要找到有裝備的馬,用熔爐煉化裝備等到兩個什麽的塵,一種可以提升熔爐等級,越高等級的熔爐越易出塵,另一種塵可以洗裝備,藍裝和黃裝都可以冼出來比暗金更強的數據來,當然這事得看臉,以聲音的敘述,宿山覺得和刮刮樂中個一兩千差不多,不會像七位數那麽變態,但是也好的有限。


熔爐的等級越高,那麽獸靈,也就是從宿山體力飄出來的無形之馬靈力也就是越高,這玩意可以淨化疾病,不光是對獸的,也能對人,而且這玩意還可以捕獲自然之力,宿山的理解就是撥苗助漲讓草樹什麽的長的更豐茂一些。


反正大體是這樣,其中一些細節方麵那就要宿山自己去體會了,聲音的主人已經沒有靈力了,算是要湮滅了,也就是死翹翹哩。


總之這是個好東西,宿山的苦日子看樣子要一去不回頭了。


一覺睡的美滋滋,再一次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沒有了生活的壓力,這麽多年來,宿山第一次睡冒了頭。


就在宿山睜眼的那一瞬間,那匹光形的小馬也重新臥回到了宿山的身體裏。


雖然宿山覺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夜的夢,光形馬看到的東西就像是他自己親眼目睹的一樣,但是一睜開眼,宿山覺得自己精神的能打死一頭牛,全身似乎都充滿活力。


起來衝了個涼,順帶著刷牙洗臉,宿山帶上了工具準備出門幹活。


雖然昨晚有了那樣的驚喜,但是今天的班該上還是得上的,一方麵是賺錢,二來也是要對老板有個交待。


通常國人來美國,遇到國人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想方設法坑你的,一種是真心想拉你一把的,現在宿山的老板就是屬於後者,對於國內的新移民很友善,很樂於幫助大家在美國紮根下來,當然了賺錢人家是肯定賺錢的,但是在賺錢的同時順帶著能幫一下同胞,這一點是很值得肯定的,不像是有些人心都黑了,專門坑自己的同胞,而且這樣的人還不在少數。


鑽進了自家的二手小豐田,宿山開著車子出了營地,在鎮上的小餐館子裏買了一個熱狗,一邊吃著一邊往鄰近的小鎮上開,新的工地在那邊,所以宿山每天早上隻要不下雨都得開四十來分鍾的車去工地幹活。


到了工地,很多工友也都到了,大家都在整理東西。


“小山,今天看起來精神多了,以後常休息,張馳有度才好”。


一個工友和宿山打起了招呼。


大家都是國內來的,最少都在美國呆了七八年了,但是湊在了一起還是習慣講中文。


“都好麽?”宿山也和大家打起了招呼。


打招呼歸打招呼,聊天歸聊天,但是手上的活可不能停,很快宿山就加入了勞動大軍中。


現在宿山的活兒就是和工友們一起新建一所房子,正常的美式兩層的小樓,上下一共三百來個平方,像是這樣的房子宿山都不記得建過多少了。


現在這邊的建築市場,中國人的施工隊伍是最受歡迎的,因為同樣一個房子,白人或黑人的施工隊要幹六個月,老墨的施工隊要三個月,而國人的施工隊呢僅僅要兩月,而且建的還是又快又好,同樣的價錢你作為業主的話選誰?


所以中國施工隊一出,原來懶散的白人和黑人施工隊一下子就沒了生意,沒了生意這幫人也就幹別的去了,漸漸的建築市場就剩老墨和中國施工隊競爭了。


從早上過來,到中午宿山幾乎沒什麽休息,除了喝水上廁所的時間和所有工友一樣埋頭幹活,在大家的辛勤勞動之下,一棟房子慢慢的成形起來。


中午十五分鍾吃飯,吃完了飯繼續開工,這也就是中國人的施工隊,換成白人黑人早鬧翻天了,他們得有午休時間,等著午休完了起來溜躂一會兒發現,我去,到五點了該下班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天色黑了下來,宿山這邊才收工。


等著收工的時候,正巧老板過來發工資,這裏和國內不一樣,這裏一般都是一周發一次工資,並不是一個月發一次,今兒正好是發工資的時間。


“頭兒,以後我可能就不來了!”


領了工資之後,宿山把老板拉到了一邊說道。


老板姓徐,五十來歲,十六歲從國內跑到美國來討生活,曲型的山東大漢,一米八快一米九的個頭,身材碩壯有點豐腴。


“怎麽,攢到了買農場的錢啦?那恭喜你”老板挺替宿山開心的,像他這年紀的人見過太多這樣的事情了,買個農場肯定比在工地上活的舒服,所以老徐也挺替宿山開心的。


宿山道:“還沒有定下來,不過也不一定,說不定混不下去了,我還想回來呢”。


“你要是想回來隨時一個電話,我這裏隻要有活,那就沒的說”老徐拍了拍胸口。


老徐也挺喜歡宿山這個孩子的,像宿山這樣年紀的孩子老徐就沒有見過幾個能吃苦的,包括他家的孩子,整天走個路都沒有正形,理手劃腳的玩什麽rap,在老徐看來就是沒正型,男人老實點求一門養家的手藝多好。


看多了不靠譜的,像是宿山這樣的就很難得了,老徐也希望手下勤快的員工多一些,那他也就少操點心。


簡單和老徐告了個別,和工友們也客氣了幾句,宿山鑽進了車子,一路往回開。


後天就是周五了,宿山準備周五一早出發去加州,明天呢自己準備去公共的馬場看一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