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以為是精神病
loading...

夏日的午後,太陽有點炙熱,把路麵照的有點發白,在這樣的天氣下,很少人有人出來活動,這讓原本就很冷清的公路上車輛就更少了。


在26號公路上,一輛外型老舊的皮卡發出了轟鳴聲,明顯改過的引擎帶著車子那動靜就像是一列小火車似的。


當車子急馳而過的時候,留下的除了引擎的轟鳴,還有依稀的動感音樂聲,很是顯然車內人把收音機或者是cd機開的很大。大到了足以刺痛正常人耳膜的地步。


“我說,能不能把聲音關小一點!”


坐在後排的小夥子似乎有點受不了了,伸手拍了一下正在開車的胖子,扯著嗓子大聲喊道。


”什麽?“胖子微微回了一下頭,又把腦袋轉了過去,並且全身的胖肉都伴著音樂不停的顫動著。


坐在胖子旁邊也就是副駕駛位置的是一位帥哥,真的很帥,帥到了足以和正當年吳彥祖的顏值掰掰腕子的地步。


一胖一帥的兩個人此刻如同得了顫抖症似的,不停的隨著音樂抖著,自以為很帥氣,但是在後座的小夥子看來就像是個兩個傻子似的,不是有句話說嘛傻缺歡樂多!


“別這麽愁眉苦臉的,高興一點,來!隨著音樂搖擺起來!”大帥哥轉頭看了一下後座的年青小夥,開心的大聲說道。


“搖你大爺!”


坐在後座的小夥終於有點忍不住了:“你們是陪我過來看醫生的,還是一路上氣我來的?”


大帥哥直接無視了後座小夥的鐵青的臉色,一邊搖擺一邊說道:”醫生說你沒什麽毛病,就是自己把自己逼的太緊,好好放幾天假,出去旅遊一下放鬆放鬆就成。小夥子,工作重要,但是也要有個度,人不能……”。


“滾一邊去,我不工作你出錢養我啊!”後座的小夥子沒好氣的說道。


“我說宿山,說真的,放鬆一下,你這賺錢賺的太狠了,兩三個月不休息一天,沒這麽拚的,你不要命了?”搖擺的胖子終於把音樂關的小了一點。


坐在後座的小子,也就是胖子口中的宿山說道:“我給自己訂了個小目標,那就是到今年的年底一定要買上個小農場,把家安下來,到時候把父母接過來過上兩天”。


“國內現在比美國這邊要好,疫情都這樣了,依我看你把他們老兩口接過來,到這邊反而是不妙,再說了買個菜去個超市都得花上四十分鍾,現在咱們呆的地方給人看就是個大農村”胖子說道。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接父母過來看一看,讓他們知道我在這邊過的不錯”宿山說道。


宿山來美國和一般人的渠道不太一樣,十來年前來美國那在國內說出去是個挺惹人羨慕的事,當時一位叔爺從美國回去,臨走的時候說是想帶一個孩子回美國,等著他離世的時候正好繼承他的一個農場,於是看上了宿山。


這話說出去,宿山的父母自然是同意的,於是辦好了手續就讓兒子跟著叔爺到了美國。等到了這邊沒兩年叔爺一翹辨子,宿山這才發現叔爺的農場是租來的,老家夥帶自己過來,隻不過想省個勞力外加有人養老罷了。


抱怨是沒有用的,回國也不太可能,因為家裏還欠著賬呢,於是宿山便開始了四處打工的生活,後來幹上了建築,也就是給人建房子,因為能吃苦肯幹活,所以日子慢慢過的好些起來,口袋裏也攢了一點餘錢。


就這麽著一邊幹活一邊攢錢,宿山給自己定了個目標,那就是二十六歲之前買上一個小農場,當個有地的小地主,買了地之後就不用像現在這麽辛苦了。


在討生活的過程中,宿山認識了前麵的兩個人並且成了要好的朋友。


兩人同樣是來自於國內,胖子叫賈宜誠,英文名叫邁克,都叫他賈胖子,是個經紀人,這貨是啥都賣,大到遊艇房子,小到汽車手表,反正隻要是賺錢就沒有這小子不賣的。沒臉沒皮的人很適合美國,所以胖子的小日子過的還可以,是三人中收入最高的。


大帥哥名字叫李景瑜,英文名字叫李奧納多,騷包的家夥和小李子同名!東南省人,人稱李帥包,高大帥氣的他是一位獸醫,畢業於加州全美排名都靠前的獸醫學院,現在在小鎮上的一家獸醫所當獸醫。原本醫生在美國收入還不錯的,但是這貨生活的比美國白人還隨性,因此收入在三人中隻能屬中遊,


三人的組合很奇怪,宿山相當於文盲,國內初中畢業,賈胖子則是國內的大學畢業,李大帥哥則是正兒八經的學霸級人物,美國頂尖大學畢業還要上台發言的那種學霸。


按理說三人聊不到一塊去,但是這人與人之間也奇怪了,三人就愣是看對了眼,成了無話不談的摯友。


至於今天的事情要從兩周前說起,那天的早上,宿山醒來的時候發現腦子裏好像是多了一個聲音,原本沒有在意,但是這聲音一直在,而且盡乎時絮叨弄的他不勝其煩,最後實在是受不了啦,於是決定去城裏,也就是特溫福爾斯看看精神醫生,想著是不是精神出了問題。


聽說宿山要看病,兩個難得閑在家的家夥自告奮勇過來陪護,最後到了醫院,賈胖子拉著墨西哥裔小護士的手給人家算了半個小時的命,李帥包則是和無聊的醫生探討了半個小時的醫學,至於宿山,醫生給的結論是生活太緊張了,讓放鬆一下。


因此出了疹所的門,這兩人就給宿山放鬆了,把音樂聲開到了最大,差點把宿山的腦仁給吵炸了。


“喂,喂,小心一點,前麵有人可要幫忙!”李帥包這邊示意開車的賈胖子小心前方。


順著公路,宿山發現前麵約五十米的地方停著一輛老皮卡,老皮卡還拖著一輛運獸車,在運獸車的旁邊有一位約六十來歲的白人老頭,滿臉大毛胡子,在老頭的旁邊有一匹特別漂亮的純血馬。


就在宿山的目光落到了馬身上的時候,腦子裏那個討厭的聲音又傳了出來,一陣絮叨宿山也不知道說的個啥。


因為這次的話還算是清楚,宿山就試著去理解一下,好像是某一種方言一般。


這個念頭一起,宿山又聽到一句,這下子宿山似乎是聽明白了,腦子裏的聲音好像說了一句類似乎等不及了的話。


剛覺得像是這話,突然間宿山隻覺腦海中一片雪光,就如同電視沒有信號一般,好在一秒之後,一切都恢複到了正常,眼前藍天白雲,自己兩個二貨朋友依然在自己的麵前抖的跟個神精病似的。


不過當宿山把目光再一次移到馬身上的時候,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馬身上出現了五個半透明的格子,分別出現在馬頭、馬胸口,馬腰,馬臀和馬腿上,其中兩個空格上還有如同裝備一樣的東西。


同時在馬頭上前方出現了一個雷達圖表的示意圖,在十二點,二點,四點,六點,八點,十點的位置分別標注著根骨、敏捷、耐力、脾性、抗性、力量這六個圖示,不光有名稱還有數值,從顯示上來看根骨78,敏捷70,耐力60,脾性80,抗性55,力量77。拉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多邊形。


除了這玩意兒,在馬的後上方,還有一個類似於小盒子一樣的東西。


宿山很好奇,想著點一下,居然自己的思維便落在了小盒子上麵,顯示出了一行小字:熔爐。


當宿山把思緒又落在了兩件'裝備'上的時候,跳出來的兩行暗金色的字讓宿山有點小不滿:此物並不屬於您,你無權查看此裝備。


就在宿山擺弄著新玩意的時候,賈胖子開著皮卡車停到了路邊並且伸出頭看了一下路邊的老人問道:“嗨!要不要幫忙?”


老頭見了說道:“有水沒有?幹淨的水源,要人可飲用的”。


“有!”


賈胖子說著從自己的杯架上取了一瓶飲用水伸手遞了過去。


老頭走過來接過了水道了聲謝便隨手擰開了瓶蓋給旁邊的馬喂起了水來。


“還有什麽需要麽?”賈胖子又問道。


“沒了,謝謝你們!”老頭道了一聲謝,便轉過了頭,望著自己的馬。


賈胖子見狀,直接發動了車子往前走,走了差不多一百來米這才歎了口氣,用一種帶著可憐的語氣衝著後麵的宿山說道:“看到沒?那樣的才叫神經病,你這樣的最多就是傻”。


李帥包問道:“老頭是神精病?沒看出來啊?馬挺不錯的,你認識他?”


“我知道他,別說我了,這附馬關注賽馬的很多都知道他,老頭有個馬場,也不知道中了什麽邪,今年突然說他的馬要賣十二萬美刀,一開始大家以為他開玩笑,過了一些時日發現老頭真的想把自己的馬賣十二萬!……“賈胖子笑嗬嗬的說道。


李大帥哥道:“馬挺漂亮的啊,不是純血馬麽,這麽漂亮的馬賣不出十二萬來?“


賈胖子撇了一下嘴:”漂亮頂個蛋用,一匹純血馬上不了賽道,跑不出成績也就是賣馬肉的料,就他的那匹馬還十二萬,一百二十塊都沒有人要,成績跑出個屎來,誰要這樣的馬?買回去殺肉都嫌肉柴!”


說完賈胖子轉頭看了一下後麵的宿山問道:“你說呢?”


“什麽?”宿山這才回過神來。


“我去,你想什麽呢?”賈胖子轉過頭繼續開車。


這時候車子正巧經過了一個小馬場,草地上上百匹的馬正在悠閑的吃著草,當宿山的目光落在這些馬上的時候發現,有些馬身上有空位,但是有些馬身上並沒有。


“停車!”


宿山叫了一聲。


賈胖了一個急刹同時問道:“怎麽了?”


“我去看看馬!”宿山推開了車門走了下來。


賈胖子和李帥包同時一愣,相視一眼後幾乎同時說道:“馬有什麽好看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