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賈胖子客戶的朋友
loading...

和練馬師聊了差不多十幾分鍾,宿山這才弄明白烏爾坎現在狀況。


“那接下來還要不要安排一些比賽?”宿山問道。


烏爾坎上賽道,現在對宿山就意味著有收入,作為一個窮幣,宿山自然是想烏爾坎多跑跑,最好的跑那些獎金高的賽事,因為窮幣主人很缺錢。


練馬師搖了一下頭:“賽事的積分早就已經夠了,接下來就要全力準備肯塔基德比了,對於烏爾坎不光是我,馬房這邊也是相當重視的,被列為奪冠的熱門……”。


以威爾遜馬房的水準來說,今年有兩匹馬參賽,一匹是烏爾坎另外一匹是一位加州互聯網大亨的馬,各自以兩匹馬為中的小組現在正相互憋著勁呢。


當然,這事和宿山沒什麽太大的關係。


聽說到五月份,烏爾坎直接跑肯塔基德比,讓宿山有點小失望,因為現在離五月份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兩個月沒有收入,讓宿山覺得自己心慌的一幣。


雖然現在烏爾坎贏的錢可以撐到五月,但是宿山這樣的窮幣在兩個月之中沒有任何收入,還是讓他覺得有點不安。


不安歸不安,宿山也知道賽馬自己是老天給飯吃,人家那才是專業的,所以對練馬師的安排一點意見也沒有,直接點頭同意。


和練馬師分了開來,宿山準備回去找自己的小夥伴。


這時候比賽已經結束了,賽場已經沒什麽人了,所以宿山很容易就看到了賈胖子、唐娜兩人。


“走!”


“嗯,回酒店吧”宿山點了點頭。


賈胖子道:“誰說回酒店了”。


“吃飯?”宿山隨意的回了一句。


賈胖子道:“你不是答應我見見我那個客戶的朋友了麽?”


“不是說明天麽?”宿山有點好奇。


“他臨時改了時間了”賈胖子笑眯眯說道。


如果是換別人宿山一準轉頭就走,但是現在是賈胖子的事情,他就不好這麽有性格了,雖然要去,但是宿山還是抱怨道:“什麽人啊,安排的時間說變就變!”


賈胖子笑道:“是啊,什麽人啊,不過您多擔待一些!”


“老板,你現在的模樣好狗腿子啊!”唐娜不失時機的取笑了一下自家的胖老板。


賈胖子伸手虛踢了一腳:“你懂個屁,做生意就得拿的起放的下,舍得老婆才能套的了流氓!”


“宿爺,您外麵請,車子已經在外麵等著您嘞!”賈胖子繼續裝狗腿子。


“那咱們就走吧!”宿山笑眯眯的享受起賈胖子的奉承。


三人起有說有笑的出了賽場場,一出門便看到路邊上停著一輛勞斯萊斯,黑色的而且還是長個的,這還不算什麽,車子的兩邊還站著兩個身裝黑西裝的人,西裝墨鏡,搞的跟黑幫大佬出行似的。


“這車?”


宿山有點不敢上車,總覺得這特麽的和自己放浪不羈的形像有點不符合,哪怕來輛馬拉的平板車宿山都沒有意見,這排場擺出來,宿山老覺得有人想坑自己的錢,下意識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錢包。


賈胖子道:“有錢人的愛好,放心坐!”


宿山聽了賈胖子的話,心中帶著不安,來到了車子旁邊,站在車旁在西裝男一見宿山過來立刻伸手彎腰同時拉開了車門。


三人坐在了後麵,兩個西裝男則是坐在了前排,兩撥人之間還有隔斷擋著。


別人不知道,反正宿山自己是第一次坐這麽高檔的車,以前最過最高檔的就是賈胖子雷克薩斯,現在突然間跳到這個檔次上,讓宿山覺得自己有點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那看什麽都新鮮,摸什麽都覺得上檔次。


“等老子有了錢也要整一輛!”宿山咬著後槽牙說道。


唐娜道:“你同意賣馬就能買的起了”。


宿山看了一眼唐娜的小模樣,覺得這丫頭似乎和自己一樣也是個沒見過什麽世麵的,於是心裏這才順暢了一些。


賈胖子道:“這時候傻幣才賣烏爾坎呢,就這成績,三冠賽的前兩關肯定沒問題了,前幾年的冠軍都是兩分零幾,烏爾坎隻要正常發揮,兩場下來就是一百大幾十萬到手,到時候你別說買一輛,買兩輛一輛開一輛拖都沒有問題”。


提到有了錢,宿山想起來了:“老賈,那邊的牧場看的怎麽樣了?有合適的沒有?”


賈胖子道:“還是等等吧,就你給的價,那得好一通挑,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肯塔基牧場的價格,就算是租你出的價也租不到什麽好的。再說了,你現在也不急著要,咱們總得挑好一些,現在手上的真不行,你接手了還得花大力氣整頓,再等等”。


“行,你辦事我放心,反正你替我留心”宿山說道。


宿山準備在肯塔基弄地方養馬,買現在是買不起的,隻能租,租他也給不起高價,所以隻能慢慢挑,指望從一幫斷了腿的當中挑出一個跛子來。


唐娜道:“那你的牧場還缺人麽?”


“對,唐娜這人幹活勤快多了,等你的牧場開了之後,讓她到牧場工作去吧,……”賈胖子一聽這話,立刻來了精神,那表情似乎是現在就想把唐娜扔給宿山似的。


唐娜看了一眼賈胖子:“我工作不出色麽?”


“出色是出色,但是明明一個人的活,你讓兩個人來幹,這就有點不符合我賈爺這個商人的身份了”賈胖子道。


唐娜聽了之後,也不再搭理賈胖子而是望向了宿山。


“馬場的工作很辛苦的,而且我隻能雇一個人,你得想清楚了,而且錢也不高,一周也就四百多美刀……”宿山說的很詳細。


關於馬場的事情,宿山已經在腦子裏過了無數次了,租合適的馬場,然後雇個人,同時自己也要幹活,反正就是一條:艱苦創業!


“我沒有問題,但是你得包吃包住”唐娜說道。


“行,等租下來咱們再談!”宿山覺得唐娜幹活還真可以,賈胖子這麽挑的人都讚了好幾回,而且四百多刀的薪水真沒什麽吸引力,唐娜要來幹,宿山憑什麽不雇?


三人路上這麽東一頭西一頭的扯著,車子開了約三十分鍾,轉過了大道之後,便轉進了一條綠樹姐蔭道路上,這道路建的比美國這邊的國道還寬呢,而且樹木高大幾乎把道給包裹了起來,形成了一條大樹隧道。


不說別的,隻看到這麽一條道,而且差不多得一公裏長,你就知道這塊地的主人有多豪了。


車子到了門口,大門自動開了,進了院子便是一眼望不到邊的綠草地,肯塔基的春天已經來了,最著名的肯塔基蘭草在這裏繁茂的生長著。


從門口到建築差不多又是一裏多地,坐在車上的宿山居然沒有發現草地中有一根雜草。


想想看一個這麽大的草坪,居然肉眼看不到一根雜草,這可就是豪的無聲無息,豪的逼格十足。


房子也不是那種高樓小別墅之類的,整棟房子都是用白石建成的,隻有單層占地麵積宿山真不好算,雖然他是建房子的,但是他建的房子和人家這房子沒有辦法比,人家這叫房子,他那建的隻能叫狗窩了。


賈胖子這時乍舌道:“這特麽的下來最少也得在五千萬刀”。


“真……”


唐娜這個純美國人也不知道說什麽好了。美國人歸美國人,美國人也有窮幣的,像是唐娜姑娘就屬於這個階層,沒錢吧日子也過的將就,啥也不多,但是吃喝不愁,這就是一般美國廣大勞動人民的生活狀態。


像是這樣的房子,唐娜家估計從五月花號到北美的那一天開始賺,到唐那這一輩子也不一定賺的到。


總之,這房子豪,地方豪,特麽的什麽都豪,就是和坐在車上的三個窮幣沒有多大關係。


勞斯萊斯停在了房子的麵前,車子停下來的時候沒有讓客人感覺到任何的頓錯,如果不是拉開了車門,三人還感覺車子依舊在行駛中呢。


三土鱉下了車,抬頭望著麵前白色的建築。離遠看了還挺矮的,但是到了近前才知道,這房子足足有四五米高。


“先生請跟我來”


三人隨著一口標準的英國腔待者進了屋子,轉了幾轉之後,在宿山差點迷路之前,推開了一扇門。


“請三位稍等,主人馬上就過來!”


三人進了屋子,立刻就有幾個身著灰藍色裙子,白色花邊圍裙的姑娘給三人端上來六七個拚盤,裏麵有水果也有糕點。


宿山等著屋裏所有人都出去了,這才低頭研究起了糕點。


“特麽的,我居然一個都沒有吃過!”


賈胖子捏了一個類似於葡萄一樣的水果放到了嘴裏,一嚼那表情頓時就出賣了他的靈魂:“我x,小唐、老宿,嚐嚐這東西,太特麽的好吃了!”


“我嚐嚐!”


宿山和唐娜立刻把爪子伸了過去。


“真好吃!”


就在沒有見過大世麵的三個貨這個整兩口那個弄一顆的吃著水果點心的時候,外麵走廊裏傳來了腳步聲。


“我的客人們了麽?”


一個聲音粗獷的男人問道。


“來了,按您的意思請到了雪茄室!”


剛才引著宿山三人進來的英國口音男人說道。


聽到了外麵的動靜,宿山仨人抹嘴巴的抹嘴巴,整理衣服的整理衣服,賈胖子這邊還伸手理了理頭發。


等著外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三人同時把目光轉向了門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