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我這人簡單直接
loading...

“哎呀,不好意思,剛才有點小事情給耽擱了一下!”


門開了,一個一身白的如同死了老爹似的家夥走進屋裏來,隻見這家夥一身白色的西裝,白色的小馬甲,白色的褲子還有白色的皮鞋,最牛幣的是脖子上還掛了個白色的圍巾,圍巾兩邊各繡了一隻米老鼠的圖案——彩色的。


整個人一身白,突然間一個彩色的米老鼠,這打扮,宿山都不好評價。


男人約四十來歲,大背頭,油亮的大背頭,一幅金絲邊的眼鏡,一看鏡片就知道根本就沒有度數。五官麽一般,屬於扔進人群中就找不見的人。


當然了你不能這樣扔,你得把他從一身白還有彩米老鼠除掉,換身衣服再扔。就這身打扮,去視覺係演唱會,別人都可能認為他才是主唱。


男人個頭不高,也就是在一米七左右,整個人不胖不瘦,身材保持的還算是不錯。


男人進得屋來,邁進屋的第一步,雙肩微微一掀,身披著的白色風衣就落了下來,身後跟著一個跟班隨意上前半步,伸手這麽輕輕一捋,風衣就掛在了跟班的胳膊上,無論是男人掀肩還是跟班接風衣,整個隊伍幾乎就是沒有任何的不和詣感,行雲流水一般的節奏,讓人驚歎不已。


來到了宿山三人的麵前,男人身後的七八個跟班立刻兩邊一閃,如扇形一般站到了男人的身後,整齊的如同軍隊裏的標兵一般,驚掉了一地眼珠子。


這下宿山才發現,人家這幾個跟班都沒有空手的,六個人的手上都捧著東西,別的宿山也不認識,隻認識一個雪茄盒。


“我自我介紹一下,鄙人姓古,古龍的古,單名一個彪子,彪悍的彪……”男人介紹自己。


宿山望著他心道:你這出場果然夠彪的!


“你是賈先生吧,老林和我說過,說你這個人靠譜,不像是很多在這邊混油滑的華人,一個個就知道坑自己人的錢,……”古大土豪這邊欠了一下身體和賈胖子握了一下手。


人家欠身體,賈胖子這邊就得屁股離開沙發,伸出手雙手去和人家握了。


“坐,坐!”古大土豪虛按了一下手,示意賈胖子坐下來。


接來就是宿山,唐娜兩人。


等著一圈介紹完,古大土豪這才問道:“吸雪茄麽?”


“我來一根!”賈胖子笑道。


宿山這邊也好奇,這去款爺的雪茄是什麽樣的,於是也點頭說道:“我也來一根”。


連唐娜也好奇,於是仨人都點頭表示想來一根。


古豪這邊一抬手,那邊就有人立刻從盒子裏抽出了一根雪茄,雲淡風輕一般切掉了茄帽,然後用木條點著了火開始燒雪茄。好家夥這一通折騰下來,最後才塞到了古土豪的手中。


隻見古豪接過了雪茄,這麽輕輕的一吸一吐,整個人仿佛就置身於輕煙之中,越發顯得此人的形像不那麽正麵了。


宿山仨自然沒有人幫他們點,不過跟班的到是幫他們把茄帽給切了。


三人也都是抽過雪茄的,隻是現在手中拿的一支能買他們以前抽的兩三盒罷了。


輕輕的吸了一口,宿山從口中吐出了煙氣,然後回味了一下,這才感覺到以前自己吸的那就是樹葉,根本不是雪茄。


“怎麽樣,這盒雪茄我養了五年,味道還不錯吧?”古大豪有點小得意。


賈胖子可是拍馬的慣犯,聞言立刻陪笑道:“從來沒有抽過這麽好的雪茄!”


“那就別客氣了,蘇珊,等小賈走的時候給他帶上一盒,算了,也別一盒了,這邊一人一盒!”


古大豪伸出夾著雪茄的手指,虛點了一下三人,同時一口仙氣吐了出來。這家夥的動作中那真是自然中透著瀟灑,瀟灑中又帶著一分不羈,另外藏著三分可愛。


你說也是怪了哈,一盒雪茄到手,宿山看著古大土豪突然間覺得這位一點也不土,反而是有點眉清目秀了,你說怪也不怪!


又抽了兩口,古大土豪張口說道:“我呢是個痛快人,也不和你們繞圈子,我這趟來美國一是買個房子,為了以後來這邊也方便,二就是想玩玩馬,人家說玩馬是貴族運動嘛,咱不是貴族,也隻能說是腆個臉湊個熱鬧。但是我有個原則那就是要麽不玩,要麽就玩出個名堂出來,以前在國內的時候,有人介紹我認識ghc俱樂部,說他們現在在行挺出風頭的。不過我不想進,因為我不喜歡一幫人湊一起,大家一起買匹馬,好像大家多缺錢似的……”。


古大土豪說到這兒,輕輕的彈了一下雪茄頭上的煙灰。


還沒有等古大豪彈灰,立刻一個煙灰缸就湊到了古大豪的雪茄前麵。


彈完了煙灰,古大豪繼續說道:“我要買馬,那就得買好馬,有朋友就給推薦了你那匹,那匹……”。


很明顯古大豪想不起烏爾坎的名字了。


“烏爾坎!”


跟班的小聲提醒了一下自家的老板。


“對,烏爾坎。說它的成績不錯,我看了今天這場比賽,跑的是好,始終在最前頭……


”古大豪說道。


宿山都聽傻眼了:敢情這位比自己還小白呢。跑在最前頭就是好馬?不過轉念一想也沒有毛病,跑在最前頭的不是好馬,難道最後的是好馬?那不是扯蛋嘛!


不過當聽到古大土豪問自己願不願意出售時,宿山還是堅定的搖了搖頭。


“真的不好意思,烏爾坎目前我真的沒有打算出售,您還是看看別的馬吧”。


古大豪伸手攔住了宿山的話。


“小夥子,你相信我一句話,這世上隻有買不起的東西,沒有不賣的東西!隻要是個東西,他就有個價格,以前我在上小學的時候學過,價值這東西包括兩個方麵,一個是物質價值,一個是感情價值……”。


這下別說宿山了,連賈胖子都在心裏嘀咕起來:我特麽怎麽從來沒學過你說的這東西,和你讀的不是一本書?難道我上的不是九年義務教育?


宿山是被繞住了,覺得古大豪還特麽似乎有點文化啊。


古大豪說了一通也不知道是自己發明的,還是從哪裏聽來的歪瓜理論,然後美滋滋的望著宿山。


“說出一個價來,買不起那是我的錯!就像是我這房子,一周前賣家還咬定了不賣,我畫一個價來之後,現在你看不照樣成了我的麽?這世上什麽東西都得有個價,要沒有價,那不是耍流氓!就是那東西屁錢不值”


宿山聽到這一句話,再看看古大豪夾著粗壯雪茄的粗手指指向他自己,一副瘋蛋雲輕的模樣,心中那是讚歎不已:特麽的,以後老子有了錢逼也要這麽裝才行!


“真不好意思,我真不能賣烏爾坎,您知道這馬對我來說有多重要?……”。


古大豪揮了一下手:“那我給你開個價你琢磨一下!八百萬!”


宿山聽了一症:“您說什麽?”


“八百萬美金還不夠?那九百萬!”古大豪說著翹起了二郎腿。


“真不行!”


宿山自己都覺得自己話說的語氣有點顫。


廢話,這特麽的是九百萬美刀,不是九百塊!


“一千萬!”古大豪臉不紅氣不喘,好像這一千萬美刀如同一千塊似的。


宿山這下真不淡定了,一個窮幣突然有人說一千萬買你的東西,這種心境沒有經曆過那是完全不能體會的,整個五髒都跟著震顫。


人生頭一次被人拿錢砸啊,而且還不是要你的身子,你說換成誰不糾結?


“一千萬,我要配種權!”宿山想了一下咬牙說道。


“那不行,老實說我最討厭和別人同用一個東西了,弄的我好像沒錢似的,一千二百萬!你也別和我說東說西了,一千二百萬!成咱們就成交,不成的話咱們再談”古大豪衝著宿山皺了一下眉頭。


古大土豪到不是心疼錢,而是覺得這人真不爽快!


古大土豪可不是亂開價,他是不太懂馬,但是他有懂馬的人啊,有錢就這一點好,買的到專業的服務,要不然他也不可能現在和宿忌廢話這麽多。因為以他的要求,可選的馬還真不多,最好的就是宿山的這匹烏爾坎了。


宿山此刻真的沒什麽話好說了,活了那大宿山不是沒有想過有一天被土豪拿錢砸,但是誰能想到真有那麽一天美夢成真了呢。


一千二百萬美刀,可能值烏爾坎的身價,也可能不值烏爾坎的身價,但就現在來說,一千二百萬美元遠超烏爾坎的身價。


當然烏爾坎要是能贏下三冠那自然另說,那怕是贏不下三冠,拿下兩冠一冠的,一千二百萬美元的價格也說的過去。


關健是時間,宿山要是持有烏爾坎,那麽烏爾坎賺到一千二百萬最少還得四五年。期間還不知道會有什麽事情發生。


現在呢,一千二百萬就擺在宿山的麵前,有了這一千二百萬,宿山的牧場買下來之後,暗金馬最少也能買下五六匹來。


還是那句話關健是時間!


這一千二百萬和烏爾坎在四五年後創造的價值比,肯定遠超烏爾坎創造的價值。


當然了你不能把烏爾坎當神,更何況宿山還是見過雙暗金馬的,真到了頂級大賽,真難說烏爾坎一定就能贏。


宿山此刻的心中那是千般盤算,萬般思量,最後都是一個結果,拿一千二百萬賣烏爾坎更合算。


“你這讓我怎麽拒絕您呢?”宿山有點無奈。


在一千二百萬麵前,宿山和賈胖子提起過的傻幣這時候才賣烏爾坎呢,一下子灰飛煙滅了。


“你看,這就很好嘛!大家談生意,你總得讓我有出價的機會!一千二百萬,等會咱們就去辦交接。不過,這裏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那就不要把咱們成交的價格說出去”古大豪說道。


宿山點頭同意。


說不說的對於宿山來說意義真不大,古大豪怕被人嘲笑也好,被人羨慕有錢也好。總之這一千二百萬要是真能到手,宿山覺得自己很多計劃都可以展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