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夜間放馬的新方式
loading...

整個拍賣會結束,宿山的收獲不小,收獲了八匹正當時的繁育母馬,歲數都在五到八歲,屬於正當年的馬,分別是【快步百合】【星灑森林】【次次勝】【黑羊山】【奎拉恩忒】【藍色橡子】【星海風】和【紫氣璿】。


兩匹還沒有上賽道的小母馬,分別是一歲的【飛踏流雲】和剛兩歲的【藍草仙子】


一匹快五歲的成年公馬,也就是勞爾家的那一匹,宿山為了換個氣運,給它改名為【龍門飛客】準備重推上去打比賽。


還有一匹小公馬,數值非常的出色,但是沒有暗金裝,宿山改名為【風雪哨兵】


其中【龍門飛客】宿山這邊僅僅是給它加了一件減脾性的裝備,便把它送到了加州的威爾遜馬房調教去了。至於一歲多的【風雪哨兵】則是放在基蘭馬場附近的馬房和【藍草仙子】【飛踏流雲】一起接受調教。


牧場的建築是一天一個樣,宿山的心情也隨著建築的撥地而起,變得有點不平靜起來,來到美國這邊十年了,宿山還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擁有一個家。咱們中國人的性子大家都明白,沒有房子那不能稱之為家的,住在拖車中頂多就是比流浪漢好一些。


拍賣會結束一周,牧場的第一個馬廄建好了,宿山把自家的八匹母馬從寄養的馬場拖了回來。


“小心,小心!”


宿山示意運馬車小心的往後倒一些。


現在宿山牧場從大門口通往房屋的地麵已經做了硬化處理,走個拖車什麽的不是問題。


馬剛運過來,換到新的地方有點緊張,所以宿山並沒有第一時間把馬放到新建好的馬廄裏,而是放在外麵青草地上讓它們熟悉一下環境,同時活動一下。


除了馬廄之外,宿山還在牧場上開辟出了二十塊馬圍圈,每一個都是二十米見方的小方框,用木欄子圍起來,裏麵全是新鮮的青草可供馬兒自然的啃食。


今天李帥包也過來了,並且一身的醫生打扮,開始給每一匹馬建立醫療檔案,同時給每一匹馬檢查了一下身體情況。


幾天後,這些繁育母馬除了已經懷了駒的【快步百合】之外,剩下的七匹都要陸續的配種。


原本宿山這邊想出點大血找名種馬來給自己的馬配種,但是人家那邊說了要排隊,一排就得排一兩個月,所以宿山這邊隻得退而求其次,雖然依然是出色的種公馬,但是並不是頂級的像是【正義】、【範高爾】這種層次的。


現在宿山約到的最滿意的種馬【酒國琴音】它是【正義】的同父兄弟,賽道上的成績並不理想,現在配種費在四萬美刀,但在宿山看來,這貨隻是運氣不好罷了,而且遺傳性挺不錯的,屬於價格便宜但是'量'很足的那種,也就是保證母種馬懷孕,不懷孕可以補配,這個對於小氣巴拉的宿山來說挺實惠的。


運馬車的坡板放了下來,宿山第一個走進了運馬車裏,把第一匹母馬【紫氣璿】從運馬車上牽了下來,緩緩的下來之後,到了圈欄旁邊,打開了圍欄的馬,然後解開了轡頭,輕輕在馬屁股上拍了一下。


“去吧,嚐嚐咱們自家的青草味道怎麽樣”。


屁股上挨了一下。【紫氣璿】邁著小步子帶著小跑繞著圍欄跑了起來,一邊跑一邊時不時的發出希律律的馬嘶聲。


“看來不錯!”宿山笑眯眯的望著【紫氣璿】就像是看一張跑動的美刀一樣。


李帥包這時走了過來,包怨道:“你把轡頭解開了,我怎麽給它做檢查?”


“哦,我忘了,下一匹好了”宿山眯著眼,美滋滋的說道。


下一匹是【黑羊山】,也不知道原來的馬主是怎麽想的,你叫個黑山羊什麽的也行啊,偏偏叫什麽黑羊山,這名字,要不是宿山有點懶,而且想名字有點複雜,早就給換了。


李帥包檢查給黑羊山檢查的時候,還真發現了一點小問題,蹄子上有點病變,所以【黑羊山】暫時就不能快樂的在欄圈中玩耍了,得關進馬廄中接受治療。


剩下幾匹馬還都挺健康的,不過有些馬的身上有一些老傷,大多都是比賽時候落下的,算不得什麽大傷,但是李帥包這邊還是用心的結合以前獸醫的疹斷,治定了長期的治療或者說是療養方案。


牧場裏有了馬,對於宿山來說就多了生機,這讓宿山的心裏一整天都是喜氣洋洋的。


到了晚上的時候,宿山、李帥包和唐娜三人一起把所有的馬趕進了馬廄中,吃完了晚飯,李帥包回家,唐娜則是回去睡覺,宿山這邊負責第一天上半夜的工作,主要就是鏟馬糞拖馬屎什麽的。


原本宿山這邊等著屙屎拉尿呢,誰知道等了兩個小時居然沒有一匹馬拉的,宿山給這些家夥們添上了一些草料,靠著馬廄的柱子,誰知道這一靠居然睡著了。


一進入夢鄉,靈馬再一次覺醒了過來,宿山的思維似乎在另外一個層麵上又'清醒'了過來。


當宿山以靈馬的狀態,看著馬廄中這些馬的時候,突然間宿山發覺所有母馬都抬頭望向了自己,似乎靈馬在眾馬的眼中並不是虛無的,而是真切存在一樣。


希律律!


突然間,宿山被馬廄中的馬嘶聲給吵醒了。


宿山一醒,靈馬自然回到了宿山的身體中,而整個馬廄自然又再一次陷入了安靜中。


這樣來回幾次之後,宿山發現有些馬開撞隔斷門。


“你們是想出來麽?”宿山伸手摸著【藍色橡子】的腦袋,柔聲的問道。


【藍色橡子】自然是不可能回答宿山問題的,要是真回答了估計能把宿山給嚇的尿出來。


照應馬,宿山最多也是個半調子,而半調子通常膽兒都大,所以宿山這邊直接把所有的馬從馬欄裏放了出來,同時打開了馬廄的門。


把所有馬放了出來,宿山再一次倚在門框上,進入夢鄉的同時喚起自己身體內的靈馬。


當靈馬再一次出現在時候,所有的馬都望向了靈馬,於是宿山控製著靈馬轉身出了馬廄大門。


所有的馬也跟在了靈馬身後出了馬廄的門,此刻在'夢境'中的宿山心中湧起一股難以振製的愉悅感,似乎自己成了馬王一般。


帶著所有的馬出了馬廄,開始在草地上自由奔跑著,跑著跑著,宿山透過靈馬的雙眸看到了自己牧場上還有一些未長草的空泥地,於是心中想道:要是這草長的快一點就好了!


這種想法一跳出來,宿山就發現一個畫麵跳了出來:是否要使用一塊星焰之塵施法?


宿山這邊下意識的一點,突然間靈馬的蹄上突然間生出了一股子清氣,而在馬蹄附近約五米之內,原本泥土地中鑽出了嫩綠的草芽,原本已經有牧草的地方,牧草則是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生長著。


看到這樣的情況,宿山抬起自己的馬蹄挪了個位置,發現自己挪到哪裏,哪裏的牧草就開始旺盛的生長,這下可把宿山給高興壞了,開始帶著一串馬兒在自家的牧場撒歡似的跑了起來。


宿山是跑嗨了,但是卻被正在加夜班的老徐和一幫工人給看到了,當然了,他們是看不到靈馬的,他們隻能看到七八匹馬正在牧場上歡快的瞎胡跑。


“這宿山怎麽把馬給放出來了?”


一個老工人撓了一下後腦勺問道。


“不會這小子睡著了,忘了關馬廄的門了吧?”另外一個工人說道。


這話被老徐給聽到了,轉頭衝著下麵喊道:“小許,你去馬廄看看,宿山這小子是不是睡著了,這一群馬跑的跟個二百五似的,也不吃草像是磕嗨了似的”。


下麵新加入進來不久的小工,放下了手中的錘子,嘴裏的釘子帶著小跑向著馬廄跑來。


一推進馬廄,直接把倚在門上的宿山給撞了一個平沙落雁屁股著地。


“喲,山哥,我不是故意的,老板讓我過來看看你,你馬廄裏的馬兒都跑出去了”小許連忙把宿山給扶了起來,一邊扶一邊伸手拍灰,同時嘴也沒有閑著。


宿山這邊正帶著馬群跑的歡實呢,小許這一撞,直接把宿山給撞了回來,而那邊正跑著的小馬群,也一下子失去了'首領'愣在當地傻站著呢。


“沒事,沒事,我故意的,想試試看這馬能不能就這麽放養”宿山笑道。


現在宿山就是這麽想,如果這麽做行的通的話,那麽夜晚的時候就簡單了,到時候自己一睡,靈馬帶著這群馬在牧場裏吃就行了,至於精料怎麽喂,到時候再想想辦法。


小許也不懂養馬,聽到宿山這麽說於是帶著小跑回去和老徐匯報去了。


“這人一有了錢,明顯就開始懶了,以前多勤快的小夥子啊!”老徐感歎的說道。


現在大家都知道,宿山一匹馬賣了一千多萬,一下子和自己這些人的生活拉開了差距,要說不羨慕那是假的,但是大家夥也知道,人家那是運氣,自己還是老實的幹自己的活掙自己的錢別想那些有的沒的。


宿山這邊到沒有想那麽多,回到了拖車裏直接洗了個澡倒頭就睡,靈馬一出帶著馬群繼續在牧場裏蕩了起來。


靈馬馬蹄'踩'過的地方,牧草的長勢讓宿山歡喜的裂開了嘴,隻是這是有時間的,約三十分鍾,靈馬馬蹄上的清氣消失了,牧草也再次停止了快速生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