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有錢真任性
loading...

“怎麽又是你?”麵對胖子囂張的氣焰王博絲毫不為所動地道“你為啥老跟我的狗較勁?”


“喂,你會不會說話?”胖子氣哼哼地答“明明是你的狗跟我較勁才對!”


“我的狗在這兒練歌,跟你較什麽勁了?”王博瞪著眼說道。


“我不跟你廢話了!”胖子不再理王博,他叉起腰轉身對著李肖瀟說:“老師,我——是花了錢,包琴房在你們這兒練歌兒的,是你們這裏的顧客,所以要首先保證我的利益!”


“呦,大哥,你怎麽知道我們沒有花錢呢?”一旁的謝驕陽早已忍耐不住,此刻站起來質問道。


“我一節課二百五,買了五十課時,是有收據的!”胖子望著謝驕陽不屑地道。


“哦,我們是一節課一結的。”謝驕陽一邊說著一邊從褲兜裏掏出一張百元的人民幣,啪地一聲,拍在鋼琴上。接著又掏出一張,啪的一聲摞了上去。


“你是一百五每節課對吧?”謝驕陽笑眯眯地望著胖子說“那你聽好啦,我們的小狗一節課比你還多五十塊,是兩百呦!”


“哼!比誰有錢嗎?”胖子說完,掏出一個大錢包兒,抽出一張百元鈔票拍在鋼琴另一端,大聲喊道:“那我就二百五!”


這話乍一出口,立刻引得一屋子人哄堂大笑起來!


胖子突然意識到自己說話有了漏洞,頓時惱羞成怒。他滿臉通紅地高聲喊道:“好!好!那咱們就對著幹吧,誰也別想上成課!”他說完,拿起錢轉身回到琴房,也不關門,兀自亂彈著鋼琴扯著脖子唱起跑調版的“無所謂”。(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