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神犬遇知音
loading...

“哎呀,小狗能跑哪去呢?”王博說著急忙走出雜院兒的大門,劉姐和李肖瀟跟在後麵。一陣竹笛聲隨著夜風傳來。窄小的胡同盡頭昏黃的孤燈下席地坐著一個披頭散發狀似乞丐的髒老頭兒。小狗狗就蹲在他麵前一米處靜靜地聆聽著演奏。王博他們詫異地走了過去。


“嘿,咱爺倆有緣份!”吹笛子的老頭兒發出一聲感慨又道“我總算有了一個知音了,哈哈哈哈!”


聽他這樣說,大家不禁麵麵相覷。劉姐問道:“方大爺,你說的知音是指這小狗兒嗎?”


“除了它還有誰?”方老頭自顧自地說道“我在這胡同裏吹了半輩子竹笛,從來沒有誰這樣認真聽過。看來,附近的人全都不如這小狗懂音律!”他說完便又將竹笛湊到唇前,吹起一段兒“康定情歌”。


李肖瀟用心聽了一下,發現他雖然吹得認真投入,但是很多音符和節拍都不太準確,所以聽起來會讓人感到不舒服。


這時,隻見小狗狗突然仰起脖子對著天空“嗚嗚嗚”地柔聲鳴唱起來。


“喲,太好玩兒了!”劉姐興奮地說道“這小狗兒唱的還挺好聽,真新鮮!”


“老街坊們,你們都出來看看呀,”方老頭兒停止了吹奏,拍著胸脯喊道“今天我揚眉吐氣啦!這麽多年來你們見我吹笛子要麽翻白眼兒,要麽甩風涼話兒,如今我吹得小狗兒都來合唱,我這才叫音樂家呢!”他越喊嗓門兒越高。


“不對勁兒,”李肖瀟在旁邊自言自語地小聲說道“他好像要犯病!”


“犯什麽病?”王博兒不太了解,便好奇地問。


“哎,你不知道,”劉姐小聲解釋道“他有神經病。”


“啊?!”就在王博驚訝得張大了嘴的同時,那滿臉皺紋的方老頭兒突然翻著紅眼珠子站了起來,用笛子指著劉姐歇斯底裏地喊道:“你他娘的說誰有神經病?!”說話間,他舉著手裏的竹笛兒,作勢欲打地衝了過來!(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