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姬家天才
loading...

絡腮胡雖然麵對著洛生,但對於身後發生的變化同樣有感應,當即他的麵色微微一變,隨即冷笑道:“怎麽?想以多欺少麽?”


洛生麵無表情的道:“首先,是你自己找上門來挑釁的,並非是我的緣故,另外,對付你這樣的貨色,我還用不著找別人幫忙。”


他說完,看了一眼門口的敖大力,道:“大力,幫我堵住門口,別讓這家夥跑了。”


“沒問題!”敖大力嘿嘿一笑,那笑聲中倒是頗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意思。


見到洛生真有與他單獨一戰的架勢,絡腮胡的內心也忍不住有些犯嘀咕起來,他先前聽到過一些傳言,說是洛生在楚雲霄的手下走過了三招,不過對此他並不以為意,畢竟洛生的境界太低,就算真的天賦極高,也不可能真擋得住楚雲霄三招,極大的可能,楚雲霄隻是跟他隨便動動手,沒有認真。


而實際上,洛生不但接下了楚雲霄全力而為的三招,甚至他當時的境界,還隻是半步玄位境,根本不能與現在相比。


當然這些,絡腮胡並不知道。


他乃是天榜前三十的強者,即便是在這內院之中,也是頗有名聲,否則也不會有資格成為姬勝的小弟之一,他此次來找洛生,雖然不是姬勝授意,卻也等同於他親自開口,作為小弟,他自然是要將事情辦的漂漂亮亮才行。


原本他認為,以他的實力,要拿下洛生很簡單,可是沒想到,洛生本身實力不但超出他預料,身邊居然還有著幫手,甚至就連那深不可測的白衣女子,都有要幫他一把的意思,早知如此,他便不會這麽莽撞的一個人跑過來了。


但事已至此,早已是騎虎難下。


他暗自凝聚靈氣,想要盡快將洛生擊敗,然後離開此處。


“九重疊浪!”


因此他一出手,便是極為強橫的招數。


隨著他一聲暴喝,在他麵前,一道接著一道的無形氣浪,也是朝著洛生站立的方向侵襲而來,每一重浪濤,都能讓玄位境下極位的修士鄭重以待,九重浪濤疊在一起,就算是玄位境上極位的修士,也不敢有絲毫懈怠。


洛生心念一動,雷神仙體便是施展而出,緊接著,整個手掌猛地一握,一股刺眼的閃電便在他的手心當中匯聚,而後向前一擲,便帶著恐怖的雷霆之力,轟向那翻滾而來的九重疊浪。


如果放在十天前,他或許還要施展神雷之縛才能將絡腮胡這一招接下,但是此時他的境界已經提升了上去,對付這樣的招數,已經不用施展什麽殺招。


耀眼雷電瞬間便是洞穿了那翻滾而來的九道無形浪濤,而後餘勢未消的落在那絡腮胡的身體之上。


“滋滋滋——”


強橫的雷電元素立刻將絡腮胡電得渾身顫抖了起來,不過這家夥也的確有些能耐,身處劣勢後,狠狠一咬牙,濃鬱靈氣立刻通過丹田引出體外,瞬間覆蓋在全身各處,將雷電之力隔絕。


然而,他還未來得及再出招,便是感到左膝蓋一陣劇烈的疼痛,低頭一看,洛生的長劍,竟然刺穿了他的膝蓋。


隨著長劍收回,絡腮胡的左腿關節處也是刹那間鮮血噴湧,而且失去了膝蓋骨的支撐,他再也無法立直身形,嘭的一聲跪在了地上。


而這家夥倒也是條硬漢,忍受著這種非人的疼痛,愣是一聲沒吭,額頭上瘋狂的冒出冷汗,那一雙眼睛則是充斥著無窮怒火,死死的瞪著洛生。


洛生視若無睹,平靜的道:“剛才你揚言打斷我兩條腿,我念你還有些骨氣,今日便隻斷你一條,回去告訴她,如果有什麽恩怨要跟我解決,就讓她親自來見我,我洛生隨時恭候!滾!”


絡腮胡沒有說話,強撐著從地上站了起來,拖著一條傷殘的腿,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房門。


敖大力和蘇傾城,也都沒有去阻攔。


畢竟這裏是學院,不可能隨便殺人。


“這家夥跟你有仇?”


等到絡腮胡走後,敖大力看著地上拖出的那一長條血跡,不禁問道。


“有個屁,我連他叫什麽名字都不知道。”洛生搖了搖頭。


敖大力不解:“那他為什麽要來找你麻煩?我剛才好像聽你說什麽回去告訴她?告訴誰啊?”


洛生知道,如果要在青天學院待下去,這些事情就免不了要有個解決之法,於是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的跟敖大力說了一下。


敖大力聽後,總算是明白了其中因果。


他拍了拍洛生的肩膀,道:“別擔心,等我再修煉個一年半載的,一定幫你把姬勝打出屎來。”


洛生笑了笑:“那就先謝謝兄弟了。”


“用不著跟我客氣。”敖大力擺了擺手,剛準備再說點什麽,這時,另外一道空靈的聲音便是平靜的響了起來:“萬不可掉以輕心,那姬勝不是楚雲霄之輩能比,我久居靈虛城,了解的比你們要多一些。”


聞言,洛生眉頭一挑,拱手道:“勞煩傾城小姐仔細給我們講講。”


蘇傾城有些幽怨的看了他一眼,歎道:“也算是同進同退過了,還用得著這麽生分麽?稱我一聲傾城不行?”


洛生無言以對。


蘇傾城也沒有在這個話題上抓著不放,很快便是說道:“姬勝來自靈虛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姬家,也是姬家至少五代以內的第一天才,十八歲就突破到了玄位境,二十四歲,成功堪破玄關,突破至通天境,幾乎所有青天學院的長老都認為,他很有可能會在三十五歲之前,成為一名化龍秘境的修士。”


“當初他進學院的時候,隻差一點就點亮了測試碑上的五顆石珠,因此對於這個人,絕對不可輕敵。”


蘇傾城說到此處,看了洛生一眼,道:“我知道你很不簡單,但是你的境界真的太低了,如果現在跟他交手,必敗無疑。”


洛生自然能感覺到蘇傾城話語中那種善意的提醒,他笑了笑,說道:“謝謝你的提醒,我並沒有任何輕敵的意思,隻是該我解決的事情,我從來不躲。”


“真的?那你為什麽老躲我?”


蘇傾城那燦若星辰的眸子微微一眯,緊緊的盯著洛生,頓時令得後者整個眼皮劇跳了起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